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九天剑主 > 第两千六百九十章 死亡的寂静

第两千六百九十章 死亡的寂静

那是一口十分独特的棺材。

棺材的表面似乎是用黑银打造,漆黑之中带着一股独特的亮光,极为的神奇。

而在它的表身,还有两头骨龙雕塑。

一分六合这骨龙雕塑盘绕着棺材,栩栩如生,巍峨不凡。

当然,这些其实不算什么,真正让人印象深刻的其实是那棺材盖上的几个血红大字。

“纵死不灭!”

四个大字仿佛是用人血写上去的。

苍劲有力,极富灵韵,且还有一股摄人心弦的意味,多看两眼,便会深陷于这字体的魔性当中而无法自拔...

白夜眼神凝紧。

他发现,这棺材盖上的字与先前岩壁上的字...极为想象!

恐怕这字就是先前书写岩壁上的字的人所写。。。

“不!!”

这时,一声尖叫响起。

白夜不由一惊,忙朝声源看去。

赫然是墨红刃!

只见她浑身颤抖,像是看到什么极度可怕的东西一样,双眸睁大盯着那边缓缓升起的棺材,一张脸已经是苍白到了极点。

“那是什么?”白夜立刻询问。

“师父提起过,是超强的至尊存在!他的尸体居然被放在这里。。。不可能。。。不可能!不是说他已经自爆了吗?不可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为什么??”

墨红刃竟是吓得直接软瘫在了地上,再也没了站立着的勇气!

白夜瞠目结舌。

一分六合哪怕是面对这无数强者的尸体,墨红刃也不曾吓成这个样子,然而那棺木一升起,她却是如此的惊恐。

那棺木之中...到底是何等可怖的存在?

白夜面sè凝冷,一言不发,只死死的盯着那棺木。

这时,棺木缓缓的打开了。

随后里面喷涌出一股恐怖而爆裂的气流。

这气流完全是血红之sè,尤为的可怕,气流荡出,宛如洪水一般朝外倾泻。

而这倾泻的洪水却是如同一只只大手,抓住了那些死去的强者身躯,继而竭力的朝他的棺木内脱去。

行尸走肉们没有挣扎,只是不断的挥舞着手臂,还妄图攻击。

没过多久,这些行尸走肉们全

部被拖进了棺木内。

咵嚓!

咵嚓!

咵嚓...

阵阵怪异的声音冒出。

便看那棺材口不断迸溅出大量鲜血,仿佛他们的肉身像是被一张大嘴疯狂的拒绝着。

不一会儿,这在场的所有大能尸体全部被吞吃殆尽。

而那棺材口,也全部被溅出来的鲜血与肉块染红。

看到这恐怖的一幕,老猿、赵桧都吓得魂不附体,近乎晕厥。

哪怕是白夜也是胆战心惊,心生恐惧。

倒不是他不够勇敢,而是那棺材口内溢出来的气意,似是能够直接对人的神魂进行威慑,哪怕是再坚强的人,在这一刻都会变得软弱无比。

这是一种来自于上位者对弱者蝼蚁的威慑!

是不可逆转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的加持下,白夜这些人,想要战胜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他们没有胆量去拔剑!

难怪墨红刃会受到如此的惊吓...

那棺木内的存在跟先前这些棺木里的家伙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按理来讲,这样恐怖的存在应该是第一次出现,否则这些棺木内的存在早就被他吞噬了。

可他为何现在会出现?

一分六合难不成...是受到了鸿兵的刺激?

白夜神情凝肃了无数。

轰隆...

这时,棺木的棺材盖整个儿倒在了地上。

大量尘土溅起。

人们怔怔而望。

却是见棺材里面传来了一阵悠扬而深沉的叹息。

叹息声出,四周所有气意为之一震。

同时,那棺材上盘旋着的两条骨龙雕像也齐刷刷的张开了嘴,并且龙眼变得血红起来。

这诡异之景,震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哗啦哗啦...

这时,骨龙雕像突然尽数崩塌。

一分六合原本栩栩如生的雕像就像瓦解的高墙,化为碎片撒了一地。

可在落地之后,它们像是受到了某股气流的牵引,开始旋转起来,动荡起来。

不一会儿,那些碎裂的骨龙雕像碎片直接凝化成了一口修长的骨剑。

这骨剑极为之长,近乎一人高,如一杆枪,矗立在棺木的旁边。

一分六合而棺木内部,也在这时缓缓的走出了一个身影。

那身影...正是棺木内躺着的尸体。

白夜睁大双眼凝视着那身影。

却是见那人有着一头血红的长发,上身赤裸,肌肉鼓胀,且有着大量缝合的伤痕,仿佛他的上半身是被无数尸块拼凑而成。

而在他的下身,则是一件布满鳞片的下摆。

看那鳞片的sè泽...像是龙鳞!

一分六合男子神情冷峻,双眼血红,嘴巴轻张,一团团白烟溢了出来,嘴里的牙齿如同恶魔的獠牙一般,无比尖锐。

而当他走出棺木的那一刹那,整个广场内部的温度都骤然下降了无数。。。

男子恐怖的双眼朝这些人看来。

一分六合仅仅只是一眼,赵桧、老猿乃至墨红刃竟全部匍匐于地,无法自控的朝其叩首。

哪怕是白夜,也有朝其弯腰的冲动!!

这就是上位者的气势!

一分六合这就是超强至尊的可怕!

白夜急忙将鸿兵全部召来,施展出人剑合一,加强自己的气意,避免被对方的气势所影响。

“我已经...死了吗?”

这时,那人突然发出一记记好似石子儿摩擦时发出的沙哑声音。

“你是什么人...”白夜竭尽全力,发出声询问。

“我。。。是什么人?”

一分六合男子抬起双手看了眼,血眼里尽是迷茫与不解。

“我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想杀戮...想破坏...”

男子似乎是极为的痛苦,突然捂着自己的脑袋,浑身狂颤了起来,那身上缝合的地方溢出大量的鲜血,仿佛要将他整个儿染红。

白夜心惊肉跳。

却是见男子猛地停了下来。

他冷冽的盯着白夜,像是凶兽盯住了猎物一样,一把将身旁的骨剑拔出,便迈开步子,朝白夜走去。

暴戾的煞气朝这儿扑腾而来。

白夜瞬间发现自己都不能呼吸了。

“现在,感受死亡的寂静吧!”

男子沙哑的说道,便是举起了手中的骨剑...

看网友对 第两千六百九十章 死亡的寂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