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苍穹之上 > 第一一七七章 女帝 三

第一一七七章 女帝 三

  没有人去质疑宋征能否真让权鹤仪成为女帝,就算是一旁的归北流也没有反对,他对宋征正充满了愧疚,而且宋征想要推行什么,他也无力反对。
  宋征看着一旁还瘫着的向东倾心生厌烦,对权鹤仪说道:“换一个人。”
  归北流一缩脖子,决皇者这个“习惯”还是没有半点改变呀。
  权鹤仪很自然的答应下来,她之前虽然隐居,但并非真的与世隔绝,对于永安城的事情她一直暗中关注,便对宋征建议道:“向东倾的侄子向远征秉性谦和,宽容大度,可为新君。”
  宋征一点头:“你看着安排。”又跟苏明伦交代了一句:“你这段时间跟随权鹤仪大人,将这件事情落实了。”
  “是,老爷。”苏明伦心中还是忐忑的,这可是废立真皇的大事啊,老爷您派我这么一个小废物去盯着有什么用?阻力必定十分巨大,比如向东倾的岳丈宇文太浩那可是超越了仙圣的存在,他不会乖乖就范的,至少也应该让九爷去坐镇。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让他大为意外,宇文太浩乖乖的接受了这个安排,带着女儿离开了皇宫,在自己家门口发表了一个声明,表示自己无条件支持新君向远征。
  然后深居简出,甚至连向东倾这个“女婿”都不管,任他自生自灭。
  权鹤仪在新君登基的典礼上,看到苏明伦一脸的不可思议,不由微笑道:“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先生的威望。”
  苏明伦心说这是“威望”吗,这明明是实力。
  宇文太浩又不傻,十二皇城联手,派出了最强的顶尖命魂战士,结果被潘妃仪串成了一串拎回来……他也不过是那被拎回来的十位的水准,宋征不找他麻烦,他还可以体体面面的做他的永安城三大武圣之一;真的惹怒了宋征,跟他计较起来,瞬间就能把他打成狗脑子。
  向远征登基的时候,宋征已经离开了永安城,但是潘妃仪他们都留在城中,似乎是为了掩人耳目。
  宋征破了弥尔忒古神迷惑心神的秘术,擒获了一团古神的力量,这是他手里重要的线索。
  他循着这一道线索,用灵能施展了一些改良之后的秘术,线索便指向了无盐山——当年茂永公神秘陨落的地方。
  无盐山名字很普通,却是个天下有数的凶险之地。山中有堕龙岭、魔神渊、天冥湖,每一处都只是传言,据说亲身抵达者从未有人回来过。
  四十年前仙圣层次的茂永公陨落其中,更是让无盐山增添了三分恐怖,这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人再敢踏入其中。
  宋征孤身一人——这一次他悄然出城,连一双儿女都没有带,就是要隐秘而迅速地发动雷霆一击,彻底解决弥尔忒古神这个祸患。
  如果弥尔忒古神不死,其他的皇城就会心存幻想,哪怕是承认了女帝权鹤仪的领导,在很多事情上也会阳奉yīn违。
  女帝要做的名副其实,弥尔忒古神必须死。
  无盐山的外围看上十分普通,山不高林不密,几道进山的山谷中散落着一些乱石。宋征有一张权鹤仪给他画的地图,大致标出了当年茂永公陨落那一战的地点。
  据说这个地点在天冥湖附近,当年权鹤仪追查父亲之死的时候,曾经不顾一切想要冲进天冥湖范围,却被手下们死死拦住了。
  宋征悄然在山中穿行,以各种手段隐匿了身形,不过他并没有去往天冥湖,而是悄然靠近了堕龙岭,那一团力量指引的方位,便在堕龙岭当中。
  他好像一道山峰悄悄吹过了无盐山,吹到了一座巨大的山岭下。
  任何人见到堕龙岭的时候都会惊讶这里名副其实,一条山岭连绵起伏足有数百里!而宋征只一眼便窥得整个堕龙岭的全貌,在龙头、龙尾、龙爪的位置上,山形都有相应的变化,就如同真的是一条神龙坠落世间所化而成。
  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个世人所不知道秘密。堕龙岭蔓延数百里,天冥湖就在“龙口”前一百五十里;魔神渊则在龙尾后一百五十里。
  这无盐山中最恐怖的三处险地,似乎是一体的。
  宋征摊开手掌,那一团黑sè的力量,就像是一个不安分的yīn谋者,尽管在他的控制之下,仍旧不断地左冲右撞想要逃出去。
  凭着这些看似无规则的跳动,宋征从其中找到了一种趋向——这一团力量最想要逃走的方向,就是弥尔忒古神所在的位置。
  他顺着山岭穿行数百里,一直到了龙头的位置上,发现了一片古老的松林,林子里隐藏着一座小小的道观。
  只有一间屋子、一个小院子。
  宋征镇定自若的推开那一扇嘎吱作响的木门走进去,看到了道观之中供奉的一座神像。他一声冷笑:“还要装神弄鬼?”
  那神像全身一动走了下来,伸手在脸上一抹,泥塑的面孔破碎,露出了本来面目,正是被弥尔忒古神附体的归北定。
  但是此时,掌握这具身躯的已经是弥尔忒古神了。
  宋征淡淡道:“找到你还真不容易。”
  弥尔忒古神却是一声大笑:“将你引来此地却很容易。”
  宋征眉头一皱,感觉到周围的虚空中,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涌动,就在这一瞬间,已经将这一片天地锁住了。
  “陷阱?”
  弥尔忒古神微笑:“找到这么一个地方可不容易。你该不会真的认为我会把希望寄托在归北流和十二皇城那帮废物身上吧?”
  宋征补充了一句:“还有北雄武。”
  “北雄武连废物都算不上,还不如归北流之辈呢。”弥尔忒古神暗中催动着什么,却颇为开怀,和宋征言谈轻快。
  宋征表示理解:“你一层层设下埋伏,终于将我引入真正的陷阱,应该是很得意了,你就那么确定,这里可以将我陨落?”
  弥尔忒古神很认真的看着他,很认真的点头回答:“显然你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过这也正常,如果你知道了,就不会来了。”
  他双手张开:“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星海苍穹、宇宙万界中十分罕见的时空漏洞,简单来说就像是时间和空间上的一个流沙之地。
  流沙你见过吧,陷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这里便是如此,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存在知道陷进去之后是什么样的所在,因为所有陷进去的存在不论强弱,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宋征看着周围,他已经感应到这里的时空在发生着变化,正在朝着自己发出一种不可抗拒的庞大吸摄之力。
  他有些疑惑:“你要和我同归于尽?”
  弥尔忒古神摇头:“当然不是,我在这里的只是一个投影罢了,不过归北定的身躯是真的,否则又怎么骗得过你?”
  宋征仍旧在感受着周围时空的变化,他身上时空万法随之发动,试图进行抵挡。
  弥尔忒古神感应到这种深奥的时空之力,也不由得有些惊讶:“你果然不凡,竟然有这等高明的法诀,可惜了可惜了,若是能够从你口中拷问出来,本神超脱成功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但是他也不敢真身前来这时空漏洞。
  “不过呀,没有用的。这里是整个宇宙的漏洞,比星海中那些所谓必死的坟墓星域还要可怕无数倍。”
  宋征费解:“无归之地中为什么会有这种诡异的地方?难道不会将整个世界陷落进去?”
  弥尔忒古神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你是想要知道此地的由来,然后从来源分析试图找出逃脱的办法吗?呵呵呵,倒真是坚忍不拔不肯放弃。
  本神告诉你又何妨?
  这种时空漏洞是被众多无上存在的不甘和怨念腐蚀出来的。所以只会在无归之地这种特殊的世界存在。
  漫长的历史中,无数冠绝星海的存在进入此地,但几乎全都陨落在这个世界中。祂们不是被杀死的,而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无能为力,一点点衰老而死。那种不甘和愤怒你能理解吧。
  若是一般的生灵,这本也没什么,最多会成为怨灵、yīn鬼一类的东西。
  若是一般的世界也没什么,无上存在陨落之后,最多也就是化作了一片凶险之地。
  哪怕是在星海中也没关系,不过是一片坟墓星域而已。
  但是在无归之地却不一样了,这里没有幽冥,和外界几乎彻底隔绝,这些强大的不甘和愤怒只能慢慢累积,以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规则聚集在某一地。
  最后就会形成这种时空漏洞。
  而这种时空漏洞却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影响,因为本身就在这个世界的规则下形成的,这个世界自然有应对的方法。但是对于任何生灵包括你我这种级别,都是无可逃脱的陷阱。”
  他说到这里,堕龙岭、天冥湖和魔神渊已经在虚空意义上连成了一片,三者之间形成了一片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神秘虚无,视觉上所有的一切都在向这一片虚无之中坠落,包括宋征和弥尔忒古神在内。
  宋征发现自己的时空万法的确无效,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在时空万法上的修为还不够精深。
  他抓紧时间问道:“茂永公也是死在了这时空漏洞中吗?”
  “他还没有这个资格,他当年路过无盐山,本神只用了一件古老兵器的线索就把他引了进来,然后出手击杀,尸体挫骨扬灰而已,十分简单。”
  宋征沉着脸:“为什要杀他?”
  “这还需要本神亲自跟你解释?你应该能猜到的。本神要对付你,可是茂永公内心是偏向于你的,他又掌管着皇城司,他活着皇城司还在的话,总会走漏风声的,所以他必须死、皇城司也必须撤销。”
  两人的身躯已经开始融入那种虚无之中,宋征最后问道:“我很奇怪,你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一定会回来,为什么?”
  “哈哈哈!”弥尔忒古神大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一定对你知无不言?就因为你要死了吗?”
  宋征沉声道:“你谋划布局这么多年,必定对这个计划十分得意,现在计划成功了,可是却没有一个分享的人,难道你不想将这一切都说出来吗,这样才能显出你的成功。”
  弥尔忒古神的大半身躯已经被虚无吞噬,只剩下了胸部以上,宋征和他的情况也差不多。
  祂赞许的看着宋征:“你猜的倒是不错,本神不妨告诉你,你们并不是第一批找到古天门的人。”
  宋征心头一震:你们,第一批……他知道天火的存在,而在天火之前,已经有人去过古天门了?
  “本神被困在这个世界无数年,这其间曾经见到过九位强大的存在走进九遗渊,原本以为祂们都不会回来了,可是一百多年后,却有一位真正的帝王再次归来。”
  那中虚无对于弥尔忒古神的吞噬已经到了脖子的位置。
  祂对宋征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神情:“你们穿过九遗渊、抵达古天门的时候,一定以为自己找到了无归之地超脱的秘密吧,哈哈哈,当时你们是不是很绝望?
  本神曾经和那一位真正的帝王论过道,祂明确地告诉本神,无归之地的秘密其实十分简单,那就是‘辨明自我’。只要能够在无归之地中做到这一点,就能够真正的超脱!”
  “辨明自我?”宋征皱眉:真的这么简单?
  可是深想下去,这四个字却并不简单,什么才算是自我?
  “那一位帝王从古天门离开了无归之地,可是祂没有做到辨明自我,于是祂不甘心,祂又回来了。所以你们走进了九遗渊,我就知道你如果没有死在九遗渊,就一定会回来的。
  本神从一开始就看好你,觉得你身负大机缘。本神从来没有去过古天门,因为本神没有能力穿过那一片混沌池。”
  “但是你回来了,本神就有了希望,杀了你你那些朋友很好对付,本神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穿过混沌池的方法!”
  祂显然并不知道混沌池中不断发生变化,每一次淌过都需要小心地计算,祂以为通行的方法一成不变。
  那种虚无已经将宋征的脖子淹没了,马上就到了他的下巴,他急忙喊到:“那一位真正的帝王是谁,祂最终去了哪里?”
  弥尔忒古神最后说道:“本神不知道——祂是谁、祂去了哪里,本神全都不知道,祂已经很多年没有在无归之地中出现了……”
  祂还未说完,就彻底被那种虚无吞噬了。
  宋征的脑袋也只比祂晚了一步全部沉入虚无之中。
  那种虚无仍旧波澜不惊,将两人完全陷落进去之后,时空法则慢慢复原,这周围的一切在视觉层面上慢慢恢复,堕龙岭、天冥湖、魔神渊全部复原,无盐山还是无盐山,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
  只是龙头上松林中,那一座小小的道观不见了。
  ……
  十万里之外,一片蛮荒之地。这里还没有被黄善的征蛮军开拓,各种凶狠的生灵混杂生活在一起。
  这里有可怕的毒沼,有不见天日的原始古林,有咆哮奔腾的凶河,有深不见底的深渊……
  这里天生就是收集恐惧的好地方。
  凶河之畔的一座高崖上,有土人用石块建造的一座神龛,神龛中的乌木神像忽然睁开了延静,一股淡淡的恐惧气息蔓延开去,压的凶河中那些强大的有灵之兽都不敢动弹。
  弥尔忒古神微微一笑,在几十年前祂就准备好了后路。这座神像名为“拔狄拉克”,在当地土人的语言中,意思是“疾病”“灾祸”和“高高在上”。这是他们信仰的一位本土神灵。
  仅仅达到了神灵的层次,还远没有成为神灵。
  便是在本土的神灵之中,也算是弱小的,充其量也就是个修炼有成的妖族的实力。所以弥尔忒古神轻而易举的抹掉了这个神灵的意识,抢占了它的神位。
  宋征已经死了,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擒下他的那些朋友,从他们口中审问出抵达古天门地方法。
  祂在心里盘算着:那两个小孩不好对付,还有那个飘渺城之主,这三人一定要避开。嗯,想办法创造机会让王九落单,那胖子一看就不是意志坚定之辈,只要以恐惧折磨,一定能够得到本神想要的东西。
  祂对宋征当然有所隐瞒,祂和那一位帝王的“论道”过程中得知,虽然古天门并不能直接超脱,但是想要超脱必须去一趟古天门。
  而且到了现在祂对于所谓的超脱已经没有那么多大的执念了,实在不行从古天门离开无归之地,祂是非常古老的神明,回归星海也是最顶级的存在,说不定还能重立弥尔忒神庭!
  祂正在做着自己的计划,忽然感觉到有人来了。难道有人来祭拜?
  可是祂很快觉察到不对,而那人也已经到了神龛前面,对祂微微一笑:“这么巧,在这里又遇到了冕下。”
  “宋征!”弥尔忒古神大吃一惊:“你……怎么会……”
  宋征耸了耸肩膀:“无盐山中是你的投影,也是我的分身。”
  宋征孤身前往,是因为猜到那可能是一个陷阱,他以自己的分身前往,这是一具星变虫分身,本身实力极为强大,在无归之地也是无敌的存在,所以弥尔忒古神毫无察觉。
  宋征取出了另外一件东西:“靠这个,才找到了冕下。”
  那是一块如神子的碎片。
  

看网友对 第一一七七章 女帝 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