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龙抬头 > 1720 杀掉南王

1720 杀掉南王

  红花陡现,谁都知道这是红花娘娘来了!

  上百朵红花虽然都被击落在地,但春少爷还是一脸惊愕,朝着某个方向看了过去,老乞丐、酒中仙、河西王也是一样,纷纷看了过去。

  身穿红裙子的女人果然出现了,正一脸愤怒地盯着春少爷。

  在红花娘娘身后,则是我和赵虎、程依依、韩晓彤。

  “杜……杜鹃,你怎么来了?”春少爷显然十分诧异。

  “得亏是我来了……”红花娘娘怒气冲冲地说:“如果我没有来,还真不知道你做了那么多卑鄙的事!春少爷,亏我一直帮你说话,原来真是你把我们给卖了的,你到底得了什么好处,要和战斧搅在一起?”

  “我没和战斧搅在一起,也没得什么好处!”春少爷立刻说道:“我是卖了隐杀组和龙虎商会,可咱们几个,还有童耀和何红裳,不是都没事吗?我就是觉得,咱们这些人足够干掉乔戈尔了……”

  春少爷的算盘打得不错,说到底还是想独揽功劳。

  但,无论春少爷怎么解释,也掩盖不了他出卖我们的事实。

  这就已经是死罪了!

  “春少爷,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红花娘娘一声怒喝,再次挥洒出无数的红花来击向春少爷。其实一直以来,最维护春少爷的就是红花娘娘了,两人毕竟一起长大,春少爷对红花娘娘也确实不错,上次春少爷一剑挑断南王七根心脉,我想找春少爷报仇,但被红花娘娘以“春少爷已经得到了该有的惩罚”而阻止了。

  而这一次,红花娘娘是真的对春少爷失望了,才会下手这么绝情、这么狠毒。

  春少爷知道事情败露了,也咬牙切齿地说:“杜鹃,不管你怎么想我,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只要南王活着,我就永远无法得到你,所以我才想把他给杀了的!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隐瞒,我就是想杀掉他,就是想得到你!”

一分六合   春少爷一边将红花娘娘的红花尽数击落,一边又撩剑刺向南王。

  红花娘娘当然不干,继续朝着春少爷飞出红花。

  春少爷看了一眼河西王。

  河西王立刻会意,拦在了红花娘娘身前,帮春少爷抵挡那些红花。

  我和赵虎、程依依、韩晓彤也准备上了,眼看现场就要发生一场混战,但是就在这时,南王却挥舞着双手说道:“住手,都住手,听我说几句!”

  南王说话当然是管用的,大家纷纷停下手来,疑惑地看着他。

  南王看了我们几个一眼,算是打过招呼,最后看向红花娘娘,似乎想说什么,红花娘娘已经先开口了,怒气冲冲地道:“刚才我用红花射他,你为什么没有下手?”

  确实,红花娘娘刚出手的时候,是南王袭击春少爷的最好时刻。

一分六合   南王摇了摇头,说道:“我在出来之前,和小三子聊了几句,得知童耀和何红裳都走了,现在要想击败乔戈尔,非得我和春少爷一起,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红花娘娘气呼呼道:“他都要杀你了,你还幻想和他联手?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南王还是摇头,显然不同意红花娘娘的看法,认认真真地说:“别忘了咱们来东洋的使命,这可是关系着整个华夏啊,私人恩怨什么的,还是先放到一边吧!”

  南王显然很拎得清,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但红花娘娘还是很气,指着春少爷说:“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就是不想跟你合作吗?他就是想杀了你,你跟他说再多也没有用!”

一分六合   我很欣赏南王“舍小为大”的精神,但更认同红花娘娘,春少爷摆明了就是不想和南王联手,屡次搞出事端,南王还留恋他干什么?

  老话早就说了,攘外必先安内,自己内部还一团糟,怎么去打乔戈尔啊,不如先干掉春少爷,再想其他办法对付乔戈尔。

一分六合   南王还是不为所动,仍旧认认真真地说:“谁说我和春少爷不能合作了?说到底,我们两个打成这样还是因为你。杜鹃,我很喜欢你,我爱了你几十年,为你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但如果我对你的感情,和华夏利益发生冲突的话,我宁肯放弃了……杜鹃,如果你对春少爷也有意思,那你就和他在一起吧,我保证不会有任何的怨言……你们两个在一起了,春少爷自然就愿意和我合作了……”

  这番话一说出来,现场众人当然皆惊!

  当然,春少爷是又惊又喜,一张脸激动的都红了,微微有些颤抖地说:“如果……如果杜鹃真愿意和我在一起,那我肯定没有二话,立刻和南王合作干掉乔戈尔……”

  春少爷是喜了,红花娘娘却怒了。

一分六合   而且是冲天大怒。

  “放你娘的狗臭屁!”红花娘娘罕见地骂了一句脏话,咬牙切齿、怒火中烧地说:“南王,你把老娘当什么了,可以交易的物品吗?为了华夏的利益,连我都能卖了?你做得到,我做不到!还有,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把我卖了,别说我们已经离婚,就算我们还结着婚,你也没有这个资格!”

  红花娘娘越说越怒,双手各抓一把红花,本来是袭击春少爷的,现在直接飞向了南王。

  飕飕飕、飕飕飕!

  好嘛,这局势也变得太快了!

  其实不怪红花娘娘发火,连我这个一向爱戴南王的儿子,都觉得南王说的这些话过分了。我承认华夏利益高于一切,在华夏的事没解决之前,我也可以不谈恋爱、不见程依依什么的,但直接把红花娘娘推给春少爷,凭什么啊?

  红花娘娘是人,又不是物。

  红花娘娘也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和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怎么能够用来交易。

  南王过分了,确实是过分了,所以红花娘娘飞出红花,我一点都没拦着,南王是该得到教训。

一分六合   一时之间,数十朵红花朝着南王疾飞过去,南王当然狼狈不堪,一边躲着红花,一边苦恼地说:“不是啊杜鹃,我没把你当做物品!我就是觉得,你平时挺维护春少爷的,以为你对他也有点意思,只是碍于我的情面不好意思和他在一起,我想干脆不如挑明这件事吧,你俩要在一起也无所谓,我是不会因此而生气的,咱们先把乔戈尔干掉再说……”

一分六合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记得南王刚开始的时候,从来不认为红花娘娘能看上春少爷,但随着天长日久,渐渐有点变化了。当然,这怪不了南王,其实有时候我心里也嘀咕,感觉红花娘娘维护春少爷维护的有点太过分了。

  结果南王不这么说还好,说了之后红花娘娘更生气了。

  “在一起你大爷!”红花娘娘怒火中烧地说:“我对春少爷从来没有过那方面的想法,只是觉得他对我好,我也要对他好,而且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就算没有男女之情,也有兄妹之情、同门之情,你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什么!”

  听了这样的话,南王当然大喜:“那你的意思是,你还喜欢我喽?”

  “我喜欢你个头,你们两个我都不喜欢,我看见你们就来气、就来火!”

一分六合   红花娘娘一边说,一边继续飞向南王红花。

  南王一边躲,一边道歉:“好好好,是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求求你饶了我吧!”

一分六合   “现在道歉,已经迟了,我先杀了你,再杀春少爷,你俩都应该死,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红花娘娘持续飞出红花,南王则是抱头鼠窜,不断躲来躲去,同时口中求饶。

  “儿子,救我!”南王大声叫着。

  “你叫儿子干嘛,一人做事一人当!”红花娘娘穷追不舍。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在原地兜起圈子来了。

  而且一点都没觉得紧张,反而觉得好笑极了,因为他俩不像是在厮杀,反而有点像是打情骂俏,一大把年纪的中年男女,还真有这个精力和情调啊!

  其实不光是我,其他人也能感觉出来,南王和红花娘娘虽然嘴上骂得凶,但是谁也没下杀手,真的就跟过家家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停下来了。

一分六合   两人都是气喘吁吁。

  南王摆着手说:“别……别打了,我认输了,我认错了,别再这样子了……”

  红花娘娘则冷哼着说:“知道错了就好,还有下次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真的,作为儿子的我,感觉两人的爱都快溢出来了,说红花娘娘不喜欢南王,我是绝对不相信的,要不她会和我们一起来接人吗,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期望今晚出来的是南王!

  这种东西掩不住的,眼神、动作、语气都会出卖。

一分六合   我笑呵呵地看着他俩,心里知道他们迟早有一天会复合的。

  但有人高兴,就有人不高兴。

  看着两人近似打情骂俏的举动,春少爷眼中的妒火同样都快溢出来了,一张脸因为愤怒也变得扭曲起来。

  “你们不打了是吧……”春少爷yīn沉沉、yīn森森地说:“那么,现在该我上了。”

  “唰”的一声,春少爷撩起长剑,朗声说道:“河西王、老酒鬼、老叫花子,听令!”

  “是!”三人立刻挺直了身体。

  “今晚,就一个任务……”春少爷嘶声说道:“杀掉南王!”

看网友对 1720 杀掉南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