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人皇纪 >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锋芒之争!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锋芒之争!

这一刹那,天地俱静。

整个北面,数百万的大军,东/突厥、高句丽、奚、契丹,包括幽州的大军在内,全部鸦雀无声,诸国的君王也全部望着前方的安禄山,一副唯他马首是瞻的样子。

而如此的寂静,反而给人一种更庞大的压力。

另一侧,南面巨大的钢铁堡垒内,也同样如此。

两军对峙,如今各自主帅出面,搭话交锋,这也就意味着离大战不远了。

战争未起,但气氛却比之之前更加的紧张。

城头上,安禄山那边声音刚落,王忠嗣、阿不思两位帝国的大将军,眼中微微一沉,隐隐掠过一丝忧虑的神sè。

两军交战之前,主帅出面,话锋较量,并不是长言赘述,更不是多此一举,又或者所谓的战争中的传承。

安禄山先射箭,再发声,而且声音宏亮,传遍钢铁堡垒的每个角落,就是为了打击大军的军心士气。

所谓“上党伐谋,下党伐兵”、“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旦士气跌落,大军虽众,恐怕也不攻自破了,更令两人担心的是,圣皇虽逝,但至今在大伍、民间都拥有极大的声望,

安禄山特意提到圣皇,特别是太极殿事件,这件事情王冲根本不好解释。

事实上,两军交战,根本没有人会听长篇大论的解释,安禄山不必在意王冲解释,只要提出这件事就够了,王冲一旦处理不好,就足以影响到大唐的军心,未战而先败!

这是真正的“上党伐谋”!

仅凭安禄山显然没有这种能耐,在他背后必然有高人指点。

“王冲!”

两人看着王冲坚毅、挺拨的背影,欲言又止,虽然心中焦急,但王冲是三军主帅,两人还是选择了相信王冲,静静等待,让王冲亲自去解决这件事。

“不错!”

高高的城墙上,王冲傲立风雪,听到安禄山的讨伐誓词,一脸的云淡风轻,丝毫没有动怒,只是轻轻抚掌,声音中透着一丝讥讽:

一分六合“安禄山,不管你叫安禄山还是安轧荦山,这封信你应该背了很久吧?辛苦了,不过,就凭你还写不出这样的文章,也没有这样的能耐。没有意外,应该是你身后那位军师高尚捉笔的吧?”

王冲的声音洪亮,震荡着整个战争,即便风雪也无法吹散。

说这番话的时候,王冲还扭头瞥了远处人群中,矗立在安禄山背后的高尚一眼。

人群中,高尚眉心微微一突,这封讨伐檄文自然是他所拟定,王冲能够识破也并不意外,只是大战在即,王冲在这个时候特意提起,还是让他心中忍不住咯噔一跳,有种不妙的感觉。

看着高尚默不作声,王冲也只是心中一笑,很快开口道。

“先生真是好文采,这么一来,上次万国盛宴倒是可惜了,只是杀了一个严庄,就让先生逃过一劫。”

听到王冲这番话,高尚心中猛然一缩。京师之行,严庄代他而死,这始终是高尚的心结。

一分六合“王冲,你不必顾左右而言他。”

眼看着高尚被王冲逼入墙角,安禄山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道:

“枉圣皇对你信赖有加,一手提拔你王家,哪知道你王家狼子野心,居然还有脸面统领王师,与我为敌!我若是你,自当自戕于此,以谢天下之人。”

“哈哈,安禄山,不过数月没见,你果然长本事了。”

一分六合王冲闻言,此时也笑了起来:

“安禄山,既然你提到圣皇对你恩重如山,本王问你,圣皇的旨意你是否要遵从?”

王冲声音一落,天地间一片寂静,安禄山,包括身后的高尚在内,齐齐有种不妙的感觉。

两军对垒,师出有名,先想办法打击王冲,这是之前早就策划好的策略,两人之前也推演过很多次,不管王冲怎么解释和抵赖,都会落入彀中。

只是两人完全没有料到,王冲会突然来这么一句。

一瞬间,两人也完全拿捏不住王冲的心思。

“王冲,你这乱臣贼子,亏你还有脸提起先皇,我安禄山对先皇一片忠心,上天可表,亲自出兵讨伐,就是要为先皇而战,诛灭你这逆贼!”

“上天不诛你,我安禄山也一定要杀你!”

一分六合虽然摸不准王冲什么意思,但安禄山疾言厉sè,一脸的大义凛然,说到最后,安禄山眼眶通红,一片湿润,都差点被自己感动了。

“好,就等你这句话!”

王冲看到这一幕,冷然一笑,似乎早已料到,不待安禄山回话,他的手腕一抖,唰的摊开一道圣旨:

“安禄山,接旨吧!”

“你暗藏祸心,觊觎中土,当日西北之战,勾结大食穆塔西姆三世,还给他送了无数宝贝,圣皇早就看出你狼子野心,日后必起祸端,所以早就留下遗诏,由我日后亲自出面,诛杀你这胡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知大限已至,特临终托命异域王王冲,一来代朕辅国,辅佐太子李亨,镇牧九州,二来防东北隐患,日后平之。

安东大都护安轧荦山头生反骨,暗藏祸心,朕去之后,必定假朕名义,作乱造反,今留遗诏一封,以正天下,特命异域王王冲代朕诛之。

钦此。”

王冲念完圣旨,唰的一收,将圣旨折起,同时居高临下,俯看着远处的安禄山冷冷道。

“这封遗诏已由太师、太傅、礼部以及吏部官员共同审阅,准确无误。安禄山,既然你对圣皇忠心耿耿,又无图谋造反之意,那便自戕于此,你向天下和先皇证明,你安禄山并无反意。”

王冲神情淡漠,那洪亮的声音有如洪钟大吕,震彻云霄,响彻整个战场。

而对面,听到这番话,安禄山、高尚等人心中剧震,纷纷变了脸sè,就连乌苏米斯可汗等人也是如此。

谁能想到,王冲竟然还有如此一招。

先皇遗诏!

一分六合众人之前听都没有听到过这封遗诏,而王冲把它拿在手中至少有数月,但半点风声都没有露出,显然早就准备用这封遗诏对付安禄山。

安禄山的讨伐檄文,假借先皇名义,本来是想师出有名,同时证明自己对先皇的忠心,打击对方士气,却没有想到竟然作茧自缚。

此时此刻,再看城头上的王冲,安禄山心中终于产生一丝慌乱。

这一刹,他终于明白自己射出那封讨伐檄文之后,王冲为什么一直不急不躁,任由他表演,而且嘴角还透出那种淡然轻笑了。

“怎么会是这样?!”

安禄山表面看似镇定,但实际上一双拳头捏得咔咔作响,心中也早就是愤怒无比。

他和先皇只不过见过一面,而且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先皇应该也没有看出什么,否则他绝不可能从万国盛宴上安然离去。

但是安禄山怎么都没有料到,先皇竟然留下这样的后手。

刹那间,四面八方,所有人纷纷望向自己,现在的形势显然对他极为不利。

“太好了!”

而大唐那边,郭子仪、孙知命、陈不让等人心中一直绷得紧紧的,此时见到王冲突出奇招,令安禄山陷于不义,心中顿时长长舒了一口气,振奋不已。

前方,王忠嗣和阿不思一动不动,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

王冲是天下公认的兵圣,地位和实力远在诸国大将之上,安禄山竟然想在他面前玩弄攻心之术,卖弄手段,简直是自取其辱!

而远处,高尚看到这一幕,也是心中一凛。

他从不会小瞧王冲这位大唐“兵圣”,只是王冲的手段远比他想像的还要厉害得多。从目前来看,己方的所有举动全部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

他甚至连先皇的遗诏都准备好了。

这样一来,那封讨伐檄文就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王冲唇枪舌剑,手段极多,安禄山明显不是他的对手,这种情况下,速战速决,转而两军交战,直接攻伐才是最好的手段。

现在唯一有利的是,安禄山一直是用唐语和王冲交谈,而且幽州军以胡人为主,王冲那封先皇遗诏听懂的人有限,对胡人的影响就更加有限。

这一切,都是高尚事先考虑过的。

“王冲,你和李亨沆瀣一气,居然连太傅和朝廷都收买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安禄山也sè厉内茬,厉声叫道,他在这个时候也有些慌乱。

“主公,不宜再和他口头相争,两军对垒,速战速决!”

高尚上前两步,低声提醒道。

不过,高尚还是远远低估了王冲。

安禄山班门弄斧,居然在他面前发射“讨伐檄文”,难道忘了,兵儒之争,他凭借一己之力,以一敌万,媲敌天下群儒,搅得儒家一片混乱,连朱子都惊动了。

安禄山以为他斗得过自己?

这一场“攻心之战”,虽然是由安禄山发起,但是一旦开始,可就由不得他了。

什么时候停,还得他说了算。

“安禄山,信不信都由你,本王毫不在意!”

王冲淡淡道,那宏亮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送你个‘礼物’。你看看这是谁?”

王冲说完这句话,回过身来,朝着身后打了个手势。

看网友对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锋芒之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