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大唐不良司 > 第193章 屈打不成招

第193章 屈打不成招

“咳咳咳!够劲,真够劲!还有没有更劲的?来俊臣你个王八蛋,只有这样可没办法让你郭大爷开口啊!”

丽竞门昏暗的牢狱深处,郭烨放声笑骂道。

不过实际上他的状态却远不如自己说的那般好,因为极度的痛苦,一双眼睛都已经充血,像是发怒的公牛,口角有涎水不受控制的流下。

不过对现在的他而言,趁还能说话骂个痛快,可比顾忌仪态强得多了,因为便是他自己也不知能够熬到几时。

在他对面,来俊臣保持着微笑不变,手上端着一个茶碗,就像一尊亘古的石像。

然而即使是桀骜如郭烨,待到来俊臣靠近之时,也忍不住眼角抽搐。

因为他嗅到茶碗中装的竟然是满满一碗的醋!

下一刻,不待他思考太多,来俊臣一个信手就将整碗醋倒入了他的鼻孔里。

一分六合郭烨从未想过,这种再常见不过的膳堂调料,在从鼻孔灌进去的时候,竟然会带来那般恐怖的痛楚,他感觉自己从鼻腔到整个胸膛,都像被滚烫的炭火填满,呼出的每一口气,都是带着血腥味的热气!

“不要急嘛,郭副尉。”

出乎郭烨的意料,来俊臣却没有继续折磨他,反而放下了手中的醋碗,微笑道,“不要急,来日方长嘛,要是一次玩死了,岂不是还有很多好玩的事情都享受不到了?”

他说话的时候始终挂着笑容,但看在郭烨眼里,却是让心中一寒,本来聚起的胆气瞬间就散了。

他这才明白,在来俊臣这种不知折磨死了多少人的魔头来说,什么样的反应没有见过?怒骂也好,求饶也好,他都有办法把你推进恐惧和绝望的深渊。

当来俊臣挥挥手让手下的人把郭烨拉走的时候,郭烨的心已经深深地沉下去了,只有一抹残存的意识在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挺得久一点。

知道他被丽竞门带走,纪青璇、徐帅、狄相爷不会不管他。只要能坚持下去,就还有活命的希望!只要能坚持下去,坚持下去……

突然架着他的狱卒在一间牢房前停了下来。

“进去!”

狱卒重重一推,他顿时失去平衡,耳听“哗啦”一声,跌进了牢房中。

疼痛与冰凉的触感,让他的脑子清醒了片刻,他发现自己似是跌进了什么极粘稠之物中,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定了定神,他赫然发现,这间牢房中竟是一个巨大的陷坑,其中灌满了齐腰深的粪水,这一推顿时溅了他满头满脸!

“呕!”

一股呕吐的欲望顿时充斥了郭烨的胸臆,不过很快就被他以顽强的意志力压制了下去。

“还好,有了这个大粪坑,倒是不用担心这些该死的狱卒随时下来为难我了。”他苦中作乐地庆幸道。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那些狱卒不止是不来为难他了

,甚至也彻底不理会他了。和其他衙门至少一日一顿馊饭菜不同,丽竞门像是真的不在乎他们这些犯人的死活,直接就绝了他们的粮饷。仅仅第一天,郭烨就从囚牢的缝隙里,看到狱卒们抬了好几具尸体出去,也不知扔去了哪里。

等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郭烨更是深深体会到了这个粪水坑的用意之恶毒,那绝不仅仅只是用来羞辱他们的而已。足有齐腰深的粪水,让他始终只能保持着站立的姿势,根本无法睡觉,哪怕只是稍一打盹,就会一个踉跄栽倒,灌上一鼻子一嘴恶臭的粪水,然后瞬间被呛醒来。

这般昏昏沉沉地坚持到第二天,又有狱卒拿着来俊臣的手令,把他拉出去上刑。

这次却不是灌醋了,而是逼迫着他爬进一个巨大的瓮里,然后狱卒们就在陶瓮周围升起一圈炭火,细细的炙烤他。高温之下,他衣裳上的粪水全都板结成块,散发出异常难闻的恶臭。但这些早已适应了丽竞门狱地狱般环境的狱卒,非但不在意,一个个脸上反而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时间一长,郭烨只觉得陶瓮外的热力由外而内地渗入自己体内,五脏六腑都像被火烧,燥热到无法形容。偏偏他的肢体还都被“反是实”枷锁给牢牢控制住,想要挣扎都不得,越是忍耐,越觉得烧心燎肺一般的难受。

一分六合就在他被烤得神智昏昏沉沉,以为自己即将就此死去的时候,狱卒又是一盆冷水劈头盖脸泼下,“嗤”的一声,滚烫的陶瓮瞬间蒸腾出一股白雾,郭烨也清醒了过来。

“郭副尉,今天这‘请君入瓮’之刑,可还合您的口味?”

为首的狱卒揪住他散乱的发髻,从陶瓮中拖了出来,凑近之后,恶臭的口水直接就喷在了他的脸上,“来中丞可是特地交待过了,让兄弟们在你身上多花点心思,不使你尝遍咱丽竞门的美味,可不得死哩!”

“那可真是有劳了。”

郭烨虽然已经非常虚弱,但还是努力挤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不过就这种程度,还不够让郭某自诬其身啊!”

“不打紧,咱们慢慢来。”狱卒头目一挥手,就让手下把他拉回了监牢。

再度泡在冰凉的粪水中时,郭烨只觉得身上被烫伤的地方一阵麻痒,失去了疼痛的感觉。但是这样的境况非但不能让他舒服一点,反而让他在心中大呼“不妙”。自古以来,不知多少人是伤口沾染了污物,导致发疽而死,他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泡下去,恐怕也要离死不远了。

“纪不良尉、小陆……你们可得快点找人来救我啊!不然郭某这百八十斤,可就真交待在这了……”

郭烨一边苦笑,一边把偏过头,把肩头稍微干净些的囚衣麻布咬碎,一片片地卷进嘴里,然后强忍着恶心吞咽下去。

竞门显然已经是铁了心不打算给他饭吃了,这身麻布织成的囚服,已经是他在满是污秽的囚牢中能找到的唯一能吃的东西了。

他很清楚,此时在丽竞门外,纪青璇等人很可能已经开始为自己奔走呼号,他必须保存体力,才有可能活到被人救出去的那一天。

稍稍填饱了肚子,他便开始照例以思考来打发时间。不过在痛苦的干扰下,这一回他的思路明显混乱了不少。所幸丽竞门的监狱中不见天日,倒也无人打扰,他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将乱麻般的思绪一一理清。

随着这些日子以来碎片化的线索在脑海里渐渐拼凑成一块完整的图景,郭烨的脸sè越来越虚弱,但他的眼神却越来越明亮。

终于,当他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sè时,身子也虚弱到了极限,腿一软,差点栽倒在污水里。

被冰凉恶臭的污水一激,他也清醒过来,扶着囚牢的栏杆站稳了身子,脸上的兴奋被凝重所取代。

“可是,我要怎么把总结出的线索给他们送出去呢?”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他头顶响起:“郭大哥,郭大哥,是你吗?”

郭烨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就看到自己头顶一块瓦片竟然被移开,露出一张年轻清秀的脸庞来。

长久的饥饿和疲惫,让他的视线模糊到了极点,看了好几眼,他才从那张脸上认出了裴旻的轮廓。

一分六合下一刻,他急得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快出去!被人发现可就完啦!”

“没事。”

裴旻趴在屋顶上,满不在乎道,“就这些酒囊饭袋,能奈我何!就是这丽竞门将这牢狱修得太过隐蔽了些,我找了好几天才找到。郭大哥你莫要怪我!”

其实倒是裴旻想多了,这一刻郭烨压根没想到怪不怪的,他的下一句话就是:“你带了吃的没有?”

“带了,带了。”

裴旻被他前后大变的态度搞得一愣,然后忙不迭道,“纪姐姐早知丽竞门不会给你好日子过的,吃喝都让我带来了。”

郭烨闻言,松开扶着囚笼栏杆的手,踉踉跄跄走到裴旻揭开的瓦片下,朝天张大嘴:“吃的给我扔进来,水直接倒就好了。”

他相信以裴旻的眼力和准头,想做到这点不过等闲。

裴旻也果然不负所望,把随身携带的胡饼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给他以投食的方式喂了下去,又把皮壶中的水远远倒进他嘴里,竟然一点都没有洒在外面。

唯一不美的是,郭烨此前醋灌伤的咽喉,让他在吞咽的时候,整个腔子里火烧一样痛苦。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把所有食物和水一饮而尽。因为他知道,这可能是自己未来几天能得到的仅有的补给了。

吃完了东西,又喘息了几声,待缓过一口气后,郭

烨习惯性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道,“你赶紧回去,让纪不良尉再查一查韩承平,若是郭某所料不差,那个失踪的女子莫莲,应该是被他带走了,只有找到莫莲,才有为我洗清罪名的希望!”

“啊?被韩承平带走了?”

“对!郭某也是这两天静下心来思考,才想到这一点的。莫莲既然当初是韩承平最喜爱的女子,为何她失踪之后,韩承平毫无动静?以他在长安的声势地位,以及手中握有的银钱,当时怎么也该翻个天翻地覆才对,可我们在调查之时,却是一星半点的风声都未闻见!”

“可是……郭大哥,为何你笃定莫莲失踪了,他就一定会找?”裴旻愣愣地问道。

一分六合郭烨顿时气结,他这才想到,眼前这小子就是个不通世故的傻小子而已,于男女之情方面,更是一张白纸,他怎么可能明白一个男人对女人复杂的情感,哪怕是逢场作戏,一个有权有钱的男人也不会允许自己看中的女人突然人间蒸发、不告而别的,这是对一个男人赤裸裸的挑衅。

想到这点,他也没了脾气,只得催促道:“别问了!你把我刚才说的原话转述给你纪姐姐,她会明白的……快走!”

(本章完)
( = )

看网友对 第193章 屈打不成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