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北宋大丈夫 > 第491章 井边歌舞,坟头蹦迪(为‘迪巴拉巴拉爵士’加更)

第491章 井边歌舞,坟头蹦迪(为‘迪巴拉巴拉爵士’加更)

饥饿会让人感到痛苦和不幸福,所以但凡有条件的人都会尽量让肚子里有食物。

司马光就是这样,他一日两餐,两餐都吃的很多,而且还喜欢吃肉,也就是无肉不欢的那种饕餮。

所以他真的没好好的体验过饥饿是什么感觉。

从昨晚开始他就没吃过东西,期间只是喝了点水。

肚子里在咕噜咕噜的叫唤着,这是在召唤食物,让他深刻理解了饥肠辘辘这个词的含义。

司马光不相信那两个小子,所以才叫来了沈安。

“可稳妥吗?”

他仰头看着井上,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青蛙。

井底之蛙!

沈安的脑袋出现在了井口上,那张脸有些模糊不清。

“司马谏院放心,仲鍼和元泽得知了消息就主动请缨而来,就是担心您这边出事。他们虽然年轻,可对您的学问很是尊崇,恨不能马上就把您给救上来,可人力有时而穷……”

司马光心中一个咯噔……

别是没救了吧?

沈安换了个语气,他幻想着这里就是追悼会现场,沉痛的道:“司马公放心,他们正在计算需要多少时日……哎,头发都扯掉了不少,放心,一定会把您给救上来。”

司马光心中郁郁,只觉得眼前一片灰暗。

“继续饿着,另外,找些歌姬来唱曲……”

沈安觉得这就是一次郊游,可没乐子不行啊!

张八年问道:“为何?”

你这个太过分了啊!小心司马光脱困了找你拼命。

沈安叹道:“一切都是为了救人啊!叫来吧。”

“去弄些肉来烤!”

沈安既然愿意背书,张八年也不想多管,于是歌姬来了,在井边载歌载舞。

“要忧郁悲伤的,比如说……”

沈安见她们跳的欢快,不禁想起了后来的坟头蹦迪,觉得不大好,有碍观瞻。

“某就提个小要求啊!就是要悲伤,若是能伤心欲绝,重赏!”

几个歌姬商议了一下曲目,然后和沈安嘀咕了半晌,演唱会又开始了。

一分六合一个歌姬站在井边酝酿着情绪。只见她的眼神渐渐黯然,用标准的四十五度角看着天空……当泪水出来时,沈安不禁赞道:“好,这个专业,记住了,此人重赏!”

那几个歌姬一听就怒了,不就是流泪吗,谁不会啊!

“力拔山兮气盖世……”

那歌姬的嗓门尖利,带着悲痛的感情唱出了第一句。

“好!”

赵仲鍼拍手叫好,王雱矜持的道:“有些意思。”

一分六合张八年目瞪口呆,沈安赞道:“这唱的让某都想落泪了,真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啊!”

……

赵祯一直在挂念着司马光的安危,等皇城司的人来说了沈安的意思,他也坐不住了。

什么叫做人力有时而穷?

你前脚给朕保证没问题,到了现场又嘀咕什么要看天意。

你什么意思?

这是个仁慈的君王,不过是考虑了一瞬之后,就叫人准备了一番,然后悄然出宫。

一路到了城外,皇城司的人带路,越走越偏僻。

陈忠珩嘀咕道:“司马光怎么会来这里?官家,要小心……莫不是有人谋逆吧。”

一分六合赵祯瞪了他一眼,但看看周围的冷清模样,心中也有些发凉。

呱呱!

一只黑sè的大鸟从一棵枯死的老树上飞了起来,呱呱叫着。

“是乌鸦!”

有人惊呼一声,然后说道:“在小人的家乡,说见到乌鸦就会……不吉利。”

赵祯看着那只缓慢飞行的乌鸦,不禁伤感的道:“他上次说要出来体察民情,朕就该派些人跟着,至少找人给他带个路。”

陈忠珩安慰道:“这事和您没关系,那司马光当年……”

一分六合一番巴拉巴拉后,赵祯的心情依旧沉郁。

“到了。”

有人看到了废弃的村落,赵祯赶紧下马,疾步而去。

陈忠珩紧紧地跟在他的身边,单手扶着他的胳膊,低声道:“慢些慢些……”

村里那些皇城司的人准备行礼,陈忠珩摆摆手,示意别打扰。

转过一间废弃的屋子后,前方豁然开朗……

一群人就站在侧面,赵祯看到了沈安和赵仲鍼等人,张八年也在。

他的目光转过去,然后身体就不可抑制的在颤抖着,气得浑身打颤。

“时不利兮骓不逝……”

一个歌姬站在井边流泪高唱着曲子,边上的几个歌姬在舞蹈。

瞬间垓下之战的惨烈和悲伤就弥漫开来。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那歌姬唱完就委顿在井口边上悲声而泣。

“霸王……”

这妹纸是彻底的入戏了。

这一刻影后附体……

好!

沈安不禁鼓掌喊道:“好!”

“好!”

“唱得好!”

周围一阵欢笑,沈安说道:“再来。”

另一个歌姬出场了。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竟然是诗经,众人不禁肃然。

几个歌姬开始合唱。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一股孤独悲伤的情绪在蔓延着,沈安吸吸鼻子,问道:“可有感触?”

赵仲鍼很正经的说道:“悲伤,抑郁。”

“好!”

沈安刚说好,却发现歌声停了,众人都在看着某个地方。

“见过官家。”

一分六合赵祯就站在边上,面sè铁青。

陈忠珩在边上嘀咕道:“这是救人?臣怎么觉着是在欢庆……寻乐子呢!”

后世的坟头蹦迪也不过是如此吧?

太过分了。

赵祯看着过来的沈安,低喝道:“这是在做什么?”

陈忠珩冲沈安使个眼sè,然后摇头。

这次你做的太过分了,某也救不了你。

赵祯的怒火谁都看得见,连皇城司的人都觉得要大祸临头了。

沈安从容的道:“官家,司马光的身体有些肥胖,若是节食减肥见效慢,臣就想着让这些歌姬弄些悲怆的曲子演绎一番。”

“有何用?”

一分六合赵祯觉得这样不尊重司马光,而且有拖延之嫌。

沈安笑道:“人在紧张痛苦时会瘦的更快。”

一分六合他觉得这是很普通的道理,可这些人竟然不知道,真是让人无语啊!

赵祯不好意思问,气氛正在尴尬时,王雱说道:“官家,伍子胥一夜白头就是如此。人若是绝望焦躁不安,消耗就会大,自然瘦的更快。”

这个说法有些道理,但却没有被证实过。

不会是忽悠的吧?

赵祯心中不渝,这时陈忠珩突然有些扭捏的道:“官家……”

“有话就说。”

赵祯准备去看看司马光。

一分六合陈忠珩说道:“当年……还没到官家身边之前,臣差点被人给害了,那时候整日食不甘味,睡不安枕,只是十日,臣就变得尖嘴猴腮般的……”

他指指自己的脸,可现在他的脸白白胖胖的,和尖嘴猴腮压根不搭干。

“果真?”

对于自己的近侍,赵祯总是会多些信任和宽容。

陈忠珩苦笑道:“官家,当年许多人都记得这事,那些人还嘲笑臣是要被那人逼疯了。”

那人是谁他没说,但以陈忠珩现在的地位而言,当年整他的那人不会有好下场。

赵祯看了王雱一眼,然后走到了井边,“司马卿,可还好?”

“官家……”

司马光没想到赵祯竟然来了,一时间不禁哽咽起来。

人在绝境时会绝望,会沮丧,许多平日里被隐藏的情绪会被放大。

不然谁能想到司马光会哭?

赵祯安慰了几句,正准备打包票时,边上的赵仲鍼说道:“官家,此事说不准啊!咱们只能是尽力而为……”

赵祯想起刚才说的要让司马光绝望,于是就说道:“司马卿好生……安心,我在宫中等着你出困。”

“多谢官家。”

赵祯都说了此事艰难,于是司马光就更绝望了。

等赵祯走后,那几个歌姬还在不敢相信中。

俺们竟然见到官家了?

沈安见她们竟然在发呆,就说道:“哎哎,动起来,继续。”

一分六合“寒蝉凄切,对长亭晚……”

歌声再起,这个荒废的小村里仿佛变成了鬼蜮。

第二天,司马光已经站不稳了,沈安让人放下绳子,王雱指导他用绳子捆绑自己,然后上面隔一会儿提一下,让他的双腿放松放松。

……

第三天,赵祯问了皇城司的人。

“陛下,那边说……还不够。”

“还不够?”

韩琦有些怒了:“若是饿死人了,他沈安该当何罪。”

这事儿是赵仲鍼和王雱的主意,但杂学是沈安教的,自然要把责任丢在他的头上。

曾公亮也有些纠结的道:“要不……问问?”

一分六合韩琦皱眉道:“外面那么冷,饿两天了,陛下,差不多了。”

赵祯也觉得该动手了,“陈忠珩去一趟,催促沈安。”

于是陈忠珩再次出马。

到了废弃的小村,陈忠珩左看右看没看到沈安三人,就问了皇城司的人,有人带着他去了后面的一间屋子。

这个小村的屋子大多废了,只有这间看着完整些。

“少放些盐,酱料涂上。”

“嗯……真香!”

陈忠珩一脸黑线的站在门口,看着沈安三人在烧烤。

半只羊架在炭火上,不时劈啪作响。

是很香啊!

沈安抬头看到了陈忠珩,就招手道:“老陈来的正好,这羊肉差不多了。这天冷的邪乎,正好喝点。”

陈忠珩板着脸道:“官家和宰辅们在城里忧心忡忡,你倒好,这就开始吃肉喝酒了,司马光呢?”

沈安笑道:“他?还得等两日,反正他身上的肥肉多,正好当做是辟谷,保证他出来唇红齿白,浑身轻松。”

“你就扯淡吧!”

陈忠珩说道:“官家有令,该动手了。”

……

第三更送上,晚安。

看网友对 第491章 井边歌舞,坟头蹦迪(为‘迪巴拉巴拉爵士’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