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九零章 长生不死

第一二九零章 长生不死

陆商鹤醒来之时,四周一片昏黑,他先不管身处何处,立刻运气,发现丹田空空如也,随即便感觉神堂和命门两处穴道如同针扎般刺疼,一时间万念俱灰,知道自己的武功是真的被废了。

  他苦修多年,此时武功被废,当真是绝望到极点,此时却有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知道自己已经陷入绝境,终是抬头,左右看了看,顿时心下更是冰凉。

  此刻显然是在一处山洞之中,洞口外依然在下着雨,野鬼岭山峦起伏,像这种山洞也是多如牛毛,一时间根本不知道究竟在何处,让他心下发凉的是,目光所过,只见到几双眼睛都是盯着自己看。

  洞内昏暗,他内力被废,只依稀看到几双眼睛盯着自己,到底有哪些人,一时也看不清楚。

  “陆庄主醒过来了?”齐宁的声音传过来:“你可要多谢轩辕校尉,一路上提着你过来,也亏了他。”

  陆商鹤颓然道:“你们到底要怎样?”

  “你应该明白我想知道什么。”齐宁冷声道:“地藏到底是什么人?”

  陆商鹤一怔,很快便道:“你.....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她是我妻子,我.....!”不等他说完,齐宁就已经打断道:“阿瑙!”

  陆商鹤还没明白过来,便依稀看到一个人影靠近过来,他心知不妙,想要移开,但浑身上下酸软无力,那身影却已经到他边上,蹲了下来,一句话也不说,抬手用手中的寒刃刺入了陆商鹤大腿,陆商鹤惨叫一声,就听阿瑙道:“说错一句,就给你一刀,我瞧你能受得住几刀。”

  齐宁道:“陆庄主也是懂道理的人,你该知道现在的处境,你我之间没有必要绕弯子,我问一句,你答一句!”

一分六合  陆商鹤忍着剧痛,听得齐宁再次问道:“地藏是谁?”

  “我。。。。。她是夙影,我。。。。。!”话声刚落,肩头又是一阵刺疼,阿瑙下手干脆得很,一刀刺入了陆商鹤的肩头,陆商鹤又是一声惨叫,这时候当真是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阿瑙,他要是再不老实,可以刺瞎他眼睛,也可以割掉他一只耳朵。”轩辕破的声音响起:“两只眼睛加两只耳朵,陆庄主可以答错四次。”

  陆商鹤心下一沉,感觉阿瑙似乎又要动手,他知道这小妮子手辣的很,急忙叫道:“别。。。。别动手,我。。。。。我说!”

一分六合  阿瑙冷笑道:“你再说错,我割你耳朵。”

  陆商鹤犹豫一下,终于道:“我。。。。。我不知道她是谁。。。。。!”耳朵一紧,被阿瑙捏住,显然是要割耳朵,立刻叫道:“真的,我。。。。我真的不知道她是谁,她。。。。她不是夙影,六年前。。。。。六年前她突然出现,我。。。。。我到如今都不知道她到底从何而来。”

  阿瑙问道:“要不要割耳朵?”

  “先别急。”齐宁道:“先听陆庄主说明白,他若真的

撒谎,再割下来不迟。”

  阿瑙答应道:“好。”

  便在此时,却听一个声音道:“她不是夙影,那夙影如今在哪里?”这声音从极其昏暗的角落处传过来,陆商鹤听到那声音,身体一震,赫然扭头,颤声道:“逍.....逍遥贤弟!”

一分六合  角落处突然开口说话的,正是向百影。

  齐宁一行人废了陆商鹤武功之后,便即折返囚禁之地接出了向百影和小蝶,那里的鬼差守卫难免命丧黄泉,齐宁知道那囚牢也非久留之地,一行人离开囚牢,在山里找到了这一处山洞咱做歇息。

  “你将他害成那样子,还有脸叫他贤弟?”阿瑙抬起手,一巴掌扇在陆商鹤脸上,啪的一声脆响,阿瑙怒道:“你还要不要脸?天底下没见过你这样无耻的人。”

一分六合  陆商鹤声音发抖,带着哭腔道:“逍遥,以前.....以前都是我的错,我.....我对不住你。都是我一时糊涂,你我....你我当年义结金兰,你待我一片真心,可是....可是我却恩将仇报,我不是人,我......我错了.....!”竟然挣扎向那边跪下,也不顾地上岩石坚硬,冲着向百影连连叩头:“我对你不住,你想要杀我,我绝无二话.....!”

  向百影声音淡漠:“夙影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我追随地藏,并非真的要为她做事,这一切都是为了夙影。”陆商鹤哭道:“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害你之心,你对我那样好,我岂能做那忘恩负义之事?都是为了夙影.....不错,这一切......这一切都是为了夙影。”

  “为了夙影?”

  陆商鹤叹道:“逍遥,当年我一见夙影,心生爱慕,却并不知道....哎,并不知道你也对她也有意。你重情重义,成全了我们,当时我便想着,此生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好好待夙影,绝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见向百影不说话,底气竟然壮了一些,继续道:“我们成亲之后,你将封剑山庄交给我,自己.....自己远走他乡,我心中十分不舍,却也知道你是一心要让夙影过上好日子,所以一直以来,我对夙影照顾有加,没有半点怠慢于她,你若....你若不相信,可以打听。”

  阿瑙怒道:“谁让你在这里啰里啰嗦,她人在哪里?”

  “逍遥,你先听我说。”陆商鹤唯恐阿瑙又要动手,微移动了一下,才继续道:“六年前正是影鹤山庄名动西川之时,我那时已经收了数十名弟子,在西川走动,提到影鹤山庄,大伙儿都给几分面子。。。。。。!”似乎觉得废话太多,忙道:“那段时日,我。。。。我四处张罗,便疏忽了夙影几分,记得那一次出远门回到山庄,发现夙影一直不说话,心中疑惑,她平日里也不如何说话,但与我单独在一起时,却也。。。。。却也情投意合,自有话说。。。。。!”

  齐宁

心中着恼,咳嗽一声,阿瑙立刻明白意思,抬起手又抽了陆商鹤一个嘴巴子,陆商鹤心中虽恨,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道:“可是她连续数日不与我说话,而且.....晚上也不与我同房。我心下疑惑,只以为她哪里不舒服,给她请大夫,她也不让瞧,忽然有一日让我将门下弟子遣散,山庄内不要留人。”

一分六合  齐宁冷声道:“陆庄主,你最好不要添油加醋。”

  “不敢不敢。”陆商鹤立刻道:“我若有一字虚言,便天打五雷轰,永世不得超生。”见齐宁不说话,知道是让自己继续说下去,才接着道:“我心中奇怪,问她为何,她也不解释,只是.....只是我对她素来宠爱,她即那般说,必有原因,我.....我虽然并没有真的遣散弟子,却给了他们一个月时间回乡探亲。”顿了一顿,又道:“等他们走后,我又向她询问为何如此,她却问我要不要.....要不要做王侯!”

  “你只是一个江湖庄主,有什么资格成王封侯?”轩辕破冷声道。

  陆商鹤道:“我也是这般想,所以她那样一说,我便大吃一惊。夙影虽然和我情投.....!”却马上反应过来,知道若是“情投意合”四个字再出口,定然还要吃苦头,忙改口道:“....和我无话不说,但却从不过问江湖之事,她.....她突然这般说,我是万万没有想到,而且....而且我要碰她一下,她也不让我靠近。”话声刚落,阿瑙又是一个嘴巴子,骂道:“你这无耻小人,还想着碰她。”

  “我没有碰她,她.....从那时候开始,我便连她的手也没能碰一下。”陆商鹤道:“她还说不但可以助我成为王侯,还可以.....可以让我长生不死!”

  “长生不死?”轩辕破冷笑道:“一派胡言,难道她是神仙?”

  齐宁却是心下一凛,脑中却浮现出剑神北宫连城等大宗师的样貌。

  五大宗师,齐宁已经得睹四大宗师的样容,当初他在东齐见到北宫和岛主,便大感诧异,那两人的外貌都只是中年,和他们的实际年纪完全不符,个中蹊跷,实难揣测,此后到得大雪山,见到逐日法王和教主,这两人样貌看上去也都不过四十岁上下左右,可是大宗师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成名,也便是说,自己目前所见到的几位大宗师在样貌上有一个极其诡异的共通处,便都是驻颜有术,比之实际年纪看上去要年轻许多,似乎在中年时间便都已经停止了衰老。

  此刻陆商鹤说到“长生不死”,其他人听起来固然荒谬可笑,可齐宁却立时觉得这大有玄机。

一分六合  地藏声称可以让陆商鹤长生不死,定然不是信口开河空穴来风,很可能地藏当真有长生不死的法门。

  北宫连城实际年龄将近七旬,但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地藏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年纪,难道那美妇人的实际年龄也远不止三十多岁,甚至是个老太婆?

  

  

看网友对 第一二九零章 长生不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