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苍穹之上 > 第七三五章 星霜冰爆石(下)

第七三五章 星霜冰爆石(下)

夜晚来临,官员抱着玉印战战兢兢的入睡了,忽然整个世界都在对睡梦中的他不断的说着:逃走吧,留在这里就只能跟旱魃同归于尽!你想死吗?你不想死。所有的人都逃走了,你也快走吧。虽然以后就要隐姓埋名,但至少你还活着……

各种声音在他的梦中诉说着,猛然间他惊醒过来,大喝了一声:“来人!”

整个院子中空空荡荡,只有他的回音。

他不由又是一个哆嗦。

旱魃在镇子外,从大地之中伸出一颗头颅,微微露出一个微笑,闭上了不断低语的火焰双唇。

恐惧是会传染的,如果一个地方都像那座军营,众志成城,旱魃不管怎么做都难以撼动大家的心智。但是像这座镇子中,已经大量人口逃亡,从众心理之下,再加上恐惧互相影响,旱魃只需要在暗中轻轻地推动,镇子中从上到下已经逃了个精光。

一分六合那镇守此地的官员心中的惊恐也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怪叫一声丢下了怀里的玉印,撕碎了身上的官服,随便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飞身上马,连抽几鞭,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外面逃去。

旱魃志得意满,还是那句话,恐惧是可以传染,只要突破了一道缺口,其他的位置上,那些人就会暗中产生怀疑:自己选择同归于尽,真的有意义吗?能够威胁到旱魃吗?

一旦动摇,那么慢慢侵蚀他们的意志,最终一定可以成功。

它身边的大地好像水面一样荡漾着,它从地下漂浮起来,身高达到一百八十丈,身上不断有各种代表着火焰的古老符号漂浮而起。

自从他一出现,整个空间顿时变得一片炽热,无形之中“水”的力量在这一片空间中彻底消失。

它走进了小镇,巨大的脚掌踩踏了房屋,来到了官员居住的院子。它轻轻抬起手来,被丢在地上的那一枚玉印凌空飞起,落入了它的手中——它推测这就是启动那星霜冰爆石的关键之物。

它想要看看,这星霜冰爆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玉印落入它的手中,它仍旧十分谨慎,以强大的火焰力量,隔绝了玉印,担心玉印之中有什么问题。

观察了一番,确定玉印的确是关联到了地下的一处密室。

它犹豫了一下,如果星霜冰爆石真的如同传说中那么强大,它焚烧此地之前,就必须将这东西扔出去。

否则效果恐怕达不到预期。

它正在计划着,要出去控制几个人类,让他们过来搬运冰霜冰爆石,忽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冰寒,迅速的从脚下升起,它低吼一声咒骂着,却已经来不及逃走,因为这种冰寒爆发的非常之快,明显是针对它进行的布置。

一分六合整个空间迅速被寒冷封锁,旱魃感觉到一股来自星空的深寒,让它的行动有些迟缓,但是这种局面,距离真正威胁它的生命,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它心念一动就要催动遁术。

但是愕然之间它发现,整个水乡竟然没有一团火焰!

一阵古老而晦涩的语言从它的口中发出,溅出了许多火星。它觉得这根本不可能,若大的水乡,被自己肆虐了这么长时间,已经遍地干枯,怎么会没有一团火焰?

转瞬之间它就明白了:大阵!

狡猾的人类修士,用我的办法来对付我。

一分六合它已经感觉到了,整个水乡范围,它所要袭击的这些地点,每一处的确都有一块星霜冰爆石,每一处地点都被大阵相连,一旦自己这里的星霜冰爆石发动,其余的各处也一同爆发,寒冷的气息瞬间将整个水乡冰封,所有的火焰,城内城外全部熄灭!

但是旱魃并非束手无策。这些人类修士很聪明,也很强大,竟然能够想到这种办法来限制自己。可是他们能够熄灭地面上的一切火焰,却不能将大地之下全部的地心火脉冰封。

一分六合自己同样可以遁入地心火脉。只是它习惯于先寻找地面上的火焰,因为火焰数量更多,火脉毕竟是有迹可循的。

它再次发动遁术,却愕然发现自己的神通一阵错乱!它自身在抗拒自身的神通!

一分六合怎么回事?它猛然明白了:那个官员!该死!

这么一耽搁,天空之上,有一道巨大的阵环降落下来,一阵阵的灵光扫落下来,将整个虚空封锁起来。它被彻底限制在了这一片虚空之中。

“吼——”

它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咆哮,有火焰光柱从它的口中冲天而起,搅动云霄,天地劫乱。

那官员从一旁的虚空之中走了出来,身躯上灵光淌落,容貌改变,是宋征。

旱魃死死地盯着他,果然如此。

它以神通扰乱“官员”的梦境,让他惊恐逃走,却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宋征以阳神的能力侵入意识潜伏起来。

而当它第一次发动火遁神通,星霜冰爆石爆发,冰封了整个水乡;当他第二次发动火遁神通,宋征发动这一暗藏手段,让它自身和自身抗拒,神通瞬间崩溃瓦解,没能逃遁出去。

有了这两次的阻拦,它失去了逃走的时机,人族修士们有充足的时间布置灵阵,以巨大的阵环将整个虚空封镇起来,它再也无法逃走。

这一切都是针对它的yīn谋!太可恶了。

便是那巨大阵环,也是重点针对它的火遁,专门炼制的。

天镇何半山从另外一侧现出了身形,仰天一声长啸,终于逮住你了!他看向了旱魃:“堂堂正正一战!”

旱魃暴怒,咆哮怒吼,身上巨大的火焰符文腾空而起,炽热滚滚:战就战,本座只是有大计划,你还真以为本座怕你不成!

宋征没有马上皆入,他已经将所有的计划布置完全,接下来是天镇阁下出手的时间了。

对于资深镇国,哪怕是面对旱魃这样的对手,他们也会单打独斗,在没有受到邀请的情况下,皆入何半山的战斗,是对资深镇国的不尊重。

当然宋征不会玉迂腐,如果何半山真的不行,不需要邀请,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一分六合星霜冰爆石计划看上去真的很像是一个空城计,但这东西是真的。他的属民在毁灭仙界中发现了大量的星霜冰爆石,他一直觉得这东西就是一种圣料,还没想好要怎么使用,正好遇上了旱魃的事情。

严格来说这个计划算是一个“半空城计”。因为就算是大量的星霜冰爆石,也不可能把每一个地点,都安置有足以威胁到旱魃的分量。

一分六合真正能够威胁到旱魃的,只有脚下这个地点。其余的位置只有少量的星霜冰爆石,但是已经足够让旱魃察觉到一种威胁感。

以旱魃多疑的性情,一定会将他引到这里来。

而星霜冰爆石加上阳神神通,足以耽搁旱魃最佳的逃走事件,为他们布置灵阵封锁虚空做好准备。因为旱魃的火遁神通非同一般,所以他让周圣制作了一个全新的阵环,专门针对火遁神通封镇虚空。

如果没有这一道阵环,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封住虚空,阻止旱魃再次逃遁那也是不可能的。

宋征在一旁压阵,天镇何半山一声低喝,虚空凝固,他翻手之间,有一道金光大印凌空落下,镇压一切,旱魃的力量顿时受到了限制。

他抬眼望向天空,九霄之上,有另外一枚巨大的石碑降落下来,轰然一声砸向了旱魃。

宋征暗中松了一口气,老牌资深镇国,果然是有些压箱底的本事,旱魃想要逃走是不可能了。

……

申屠血费劲了手段,终于将那一道劫孽黏须暂时封镇了起来——他的确疯狂,尝试了各种手段之后,毫不犹豫的以自身为容器,将劫孽黏须封印在了自己的身体内!

即便是以资深镇国的手段,没有功德之力,对劫孽也无可奈何,哪怕只是劫孽的一段黏须。

只有这样申屠血才可以随时监控劫孽的状态,不断地进行调整。

但是这样十分危险,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劫孽反客为主,占据了他的身躯。

申屠血分处一团分神,潜藏于自身之中,时时刻刻的监视着劫孽。

然后他郁闷的一声咆哮,双拳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将周围十几座山峰轰塌,身躯猛然射出,向着宋征继续追了过去。

……

战场上,旱魃已经节节败退,何半山不愧“天镇”知名,放出了镇印、镇碑、镇剑、镇魂、镇文……诸般手段轮番落下,旱魃也的确强大,哪怕是没有了火遁神通,只靠强大的火炎之力和不死不灭神通,就和何半山斗了个旗鼓相当。

但是它刚刚适应了一种手段,何半山立刻换上了另外一种封镇。

它的身躯号称不死不灭,但是毕竟是有极限的,每一次封镇砸下,都将它的身躯轰碎一部分,千百次之后,它恢复的越来越慢。终于被何半山抓住了一次机会,隐藏在背后的左手五指轻轻拨动,三十六道封天神剑落下,组成了一道特殊的大阵,将旱魃收了进去。

看网友对 第七三五章 星霜冰爆石(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