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苍穹之上 > 第六零九章 开工(下)

第六零九章 开工(下)

此时,周圣对于十四级战具已经颇有心得,从实物到炼造理论,他全都接触过。所以由他主持战具炼造,宋征一点也不担心。

至于会不会泄密——宋征并不担心,甚至打算提前告诉独孤绝,他这么做当然,另有目的,只是目前不能告知于人。

而对于吉恩,宋征则是另外一种培养态度:对他不进行任何拘束,也不给他限定什么研究的方向,他的思想可以天马行空,随意施为。

独孤绝坚定地不寻找宋征,宋征也坚定地不回大本营了,在旁人看来,两人似乎都显得信心十足。但是资深镇国们却不面为宋征深深担忧起来。

独孤绝将宋征排挤出宝具世界,为此甚至不惜亲自出手。一位飞升强者过问宝具世界,他必定是有信心才会这么做,否则飞升前者的颜面何存?

宋征在百臂天魔界和毁灭新世界都成功了,在毁灭新世界更是经历了被人抢夺,然后反制的过程。并且因此确立了他在开拓新视界过程之中,不可替代的地位。

而这一次,如果独孤绝成功将他“取代”,他这个地位也就荡然无存,下一次天火打开新世界,甚至都不比通知宋征!

资深镇国们大约能够猜到独孤绝为何如此忌惮宋征,他要争夺的不是什么新世界,而是整个灵河东岸的福缘!现在宋征成了这种争夺的“战场”。

独孤绝若是成功,就可以在接下来的时间内,逐步的全面掌控整个灵河东岸!

这其中的关键,整个灵河东岸能够看明白的,恐怕也只有宋征,和资深镇国们了。慧逸公和剑冢仙子坐在一起,一声感叹::“世人庸庸碌碌、浑浑噩噩,反而活的潇洒自在。不像是我等,整日忧心忡忡,担心的都是世间存灭的大难。”

剑冢仙子也是苦笑,可惜笑容一闪而逝,似是询问,又似是自言自语:“只是不知道,宋征这小家伙,这一次到底有没有什么安排?独孤绝去了一趟宝具世界,回来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举动,必定是已经成功了。”

慧逸公也十分担心,最终也是一声叹息。

……

侯天林十分疲惫,并且痛苦绝望。

东屏国的变故他是知道的,险些动用了“灭世雷”!那东西一旦使用了,光网也未必能够控制住它的威力,恐怕还会波及到周围数百里!一个不好,整个东屏国都会化作一片焦土。

所以神灭局副局长贾真亲自来找他,请他想办法关闭那一扇虚空之门。

宝具世界从古至今,经历了无数次的异域入侵,每一次都有新的虚空之门打开,但是这千万年来,有无数惊才绝艳之辈,想要关闭虚空之门,却都没有成功过。

每一次的入侵,哪怕是宝具世界占尽了优势,也只能等着虚空之门力量耗尽自动关闭,或者是对面的入侵者觉得得不偿失,主动关闭了虚空之门。

究其原因,恐怕根源还在于宝具世界的虚空壁垒太过脆弱,在这一侧单独关闭虚空之门效果很差。

但是贾真亲自来了,此事至关重大。而侯天林最近信心暴增,他接连解决了新式大型宝具和新式遮天幕两大难题,一时间风头无两,隐隐有全世界第一宝具专家的势头。

所以他信心大增,觉得前人没有完成的难题,自己未必不行。

但是几个月的研究下来,他痛苦不堪。一切灵感都已经耗尽,他自己提出的、其他专家提出的各种研究方向,都尝试过了,却没有一个能够行得通。

眼看着这项研究就要进入死胡同了,侯天林刚刚建立起来时间不长的自信,就要遭受沉重打击。

几个研究生看到导师这副模样,都不敢上前,生怕挨一顿臭骂。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侯天林暴躁一声:“谁!”赵云弥的声音响起:“老侯,是我。”

侯天林整个人从紧绷状态放松了下来,研究生,们赶紧去开门,心说救苦救难赵云弥啊……这个时候,只有赵厂长可以让导师冷静下来。

侯天林挥挥手,把研究生们都赶了出去,招手请赵云弥坐下来,然后苦恼烦躁的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恼火道:“老赵,这一次的研究,可能是不成了。”

赵云弥看了看他身上脏兮兮的衬衫,问道:“怎么,跟嫂子还没有和好?”

侯天林更加恼火:“和好个屁,我要跟那个婆娘离婚。”

一分六合“那你也应该找个人照顾自己啊,小刘怎么样?”赵云弥笑呵呵的说道:“我可以给你当媒人。”

小刘是个研究生,年轻,曾经跟侯天林有过一段。侯天林还是摇头:“不合适。你能不能不提这个?我已经够烦了。”

赵云弥一笑,从怀里摸出来一瓶酒:“我知道你喜欢,日照国的高地精酿麦酒,三十六年份的。”

侯天林顿时眉开眼笑,两人满满的喝了一杯,侯天林整个人才算是放松下来。赵云弥又从兜里拿出一包花生米,两人喝光了整整一瓶高地精酿麦酒,酒量本来就一般的侯天林借酒浇愁,很快醉的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实验台上,口水把稿纸打湿了一块,但是整理稿纸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上面潦草的字迹演算出了一种可能,封闭虚空之门的可能!

而且从演算的过程来看,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他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实在想不起来昨晚上自己进行了这些演算。但是字迹分明就是他的。他来不及去想那么多,先迅速的把整个演算过程复核了一遍,然后呆呆的坐在桌子前面,抓了抓头,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他接通了赵云弥的同音宝具:“老赵,昨晚上你什么时候走的?”

“凌晨三点啊,你喝多了,我说送你回去睡觉,可你偏不答应,说什么这酒好,喝的你忽然有了灵感,一定要自己进行试验,还把我赶走了,我裤子上还有你的脚印呢,我跟你说,名牌的,很贵的,你陪我。”

“哈哈哈!”侯天林大笑:“赔,我赔你十条,老赵你真是我的福星啊!”

“喂、喂?什么意思,怎么就挂了……”赵云弥望着已经挂断的同音宝具,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

贾真得到了消息迅速赶来,神灭局也阻止了一批专家,迅速将侯天林的方案验算了一遍,专家们一致认为:可行!

值得一试。

一分六合贾真立刻马不停蹄得带着侯天林和一众专家赶往了东屏国。

……

原三隆按照“神明”的喻示,终于准备好了各种物品,在自己的家中布置好了一个“祭坛”。只要通过献祭,他就可以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洪武世界,神烬山通天朝的营地中,天正老人坐在独孤绝身变,由衷称赞道:“独孤兄,还是你老辣。”

独孤绝也有些无奈:“宝具世界实在是太贫瘠了,连一座最低级别的传送灵阵需要的材料,都很难凑齐,只能暂时这样,暗中通过虚空之门传送,物品通过没有力量波动,应该能够避开他们的遮天幕探查。

我们一点一点吧东西送过去,让原三隆先把传送灵阵建立起来,日后就算是人不过去,也可以通过原三隆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好办法。”天正老人点点头:“东岸人愚钝,只会一门心思的想要冲过去,完全不知变通。”

独孤绝又说道:“这件事情不能着急,得到这样一个机会不易,莫要被宝具世界的人发现了。”

原三隆已经准备好了。几个月前,他还是东屏国的一名士兵,驻扎在虚空之门下,因为没有经受住诱惑,将那几枚金钱私藏起来。

随后神明入梦,指点他应该如何做。

他当即退役,签署了保密协议之后,得到了一笔“安家费”,用这笔钱购买材料,费尽了心思,今日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

他跪在了祭坛下,虔诚的叩拜起来。

独孤绝感受到了,摇头苦笑道:“这会很耗费力量。”

原三隆虽然已经准备好了祭坛,但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灵力来激发这一道最为简陋的传送奇阵——还达不到灵阵的级别。

若是能够建造高阶灵阵,就可以不通过虚空之门,而直接在不同世界之间进行隔空传送。就如同通天朝和神烬山之间的传送灵阵一样。

原三隆没有灵元,就需要独孤绝这边以超强的力量单方面启动传送奇阵,这十分困难,便是以飞升强者的力量,也不是轻易能够办到的。

天正老人跪坐颔首:“我为兄护法。”

独孤绝点了点头,周身力量鼓荡,整个大殿之中灵元浓稠宛若液体。独孤绝双手举轻若重,缓缓落下,庞大的灵元注入阵法之中,硬生生的打穿两道阵法之间的联系。

原三隆不断的叩拜,口中称颂,喃喃有声。

但是他等了足有一个时辰,祭坛上却没有什么反应,他想到神明所说的“考验”,于是更加心诚,继续叩拜祈祷。

又过了一个时辰,终于祭坛上闪烁起了一点微弱的光芒,他得到了鼓励,叩拜祈祷的更加虔诚了。

看网友对 第六零九章 开工(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