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苍穹之上 > 第五九四章 两种命运(上)

第五九四章 两种命运(上)

宋征知道了内情,当着冯婷婷的面烧掉了这一份标书。然后问道:“钱怎么给你?”

冯婷婷告诉他一个账号:“转到这个账号上。”

宋征颔首:“你稍等一下。”他走到一边去,以同音宝具联络了云和炼造,让他们将三千万转入冯婷婷的账户。冯婷婷很快确认到账,微笑对他说道:“很守信用。”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

冯婷婷想了想,却说道:“我还没有想好,这样吧,等我想好了再联系你。”宋征暗中叹息一声,点头道:“那好吧。”

冯婷婷再次离去,宋征也跟着出了门。

有一些资料他不需要冯婷婷帮忙收集,云氏中就有:

整个宝具世界天地元能最浓郁的地方,位于这个世界最北的“北极端”,这里本来不属于任何国家,因为常年严寒,生灵难以存活。

但是在宝具世界的技术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人们发现这里有着远超平均水准的灵材产出,于是以四大强国为代表,各个国家都开始进军北极端,只要扎下自己的国旗,就可以宣示主权。

现在千余平方公里的北极端范围已经被瓜分完毕,分别属于四大强国和六个二等强国。没有抢到的那些只能徒叹奈何,整天在国际上抗议。

四大强国霸占了北极端最核心的位置,这里每年出产的高阶灵材,占整个世界份额的三成还多。

宋征仍旧伪装成了赵云弥,以云和炼造考察团领队的身份,来到了北极端万胜国的领地,表面上的名头是考察明年的高阶灵材采购。

他在北极端转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目标,藏在厚厚冰层下的一块亿年寒灵玉。

相比于别的,玉更容易通灵,也更容易成妖。

于是宋征在北极端的某一处位置上,毫不起眼的跺了跺脚,阳神命轮转动起来,某一件宝物的命运,也随之改变。

当夜,北极端光彩炫目,极光笼罩当空,各sè极光不多不少正好九十九道,然后星空中,有一滴帝浆流坠落大地,深深的渗透进了冰层下。

一分六合宋征在第二天,就敲定了云和炼造明年的采购计划,签署了协议后,就带队离开了。

几天之后,一个爆炸性的消息震动了整个世界:有人在北极端发现了一种全新的物种,经过了仔细的研究之后,这个物种被命名为“灵药”,天生灵物成精,身上妖气纯净,和人类一般无二,但她本质上,还是个妖族。

一分六合进而,又有让整个世界恐惧的消息传来:经过试验,现在所有的大型宝具,都无法检测出灵妖。

他们和一般的修士不同,也和原本的妖族不同。

于是世界上各大节目都在探讨这个问题:为什么灵妖到现在才被发现?会不会有异域的灵妖,已经悄然潜伏在我们的世界中?

而各国、尤其是四大强国,则在大力督促和鼓励自己国家中的顶级书院,研究心得大型宝具,将灵药也纳入监察范围之中。

这是一项技术难题,负责这些项目的宝具专家们顿时忙碌起来,做好了准备几个月不能回家、几年没有休假。

侯天林是万胜国顶级书院“万国书院”的一位宝具专家,几年已经四十八岁了。虽然挂着专家的名号,但是他都是跟着别的导师一起完成项目,慢慢攒着资历,才混到了这一步。

无论是在书院里,还是在家中,他的地位都不高。

书院中,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因人成事,在学术上没有什么独特的见解,有天分的研究生,都不愿意跟着他。

在家中,他也没有感受到丈夫和父亲应有的尊重。家人也不认为他对这个世界有什么卓越的贡献,对于他专家这个名号,他们更多的认为这只是一份“工作”,普普通通和别人没什么不同的工作。

他享受着四大强国宝具专家的名号和津贴,在家里该洗碗洗碗,该洗衣服洗衣服。

一分六合他告诉妻子,自己可能有几天无法回家,妻子立刻在同音宝具之中跟他抱怨,这下得自己一个人照顾孩子和老人,任务繁重,你有不是项目的主导人,并非不可或缺,为什么不能回家?

侯天林默默地挂断了同音宝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中午的时候,他去书院的食堂吃饭,这里普通学生的食堂、研究生的食堂、教职工的食堂都是独立的,而专家食堂是级别最高的一个。

他来的有些早了,食堂还关着门,里面的人看到了他已经到了,却没有提前为他开门的打算——一般这种情况,食堂的工作人员都会很殷勤地打开门,哪怕是饭菜没有做好,也会请专家们进去,甚至有几位,还会送上美酒,让他先品着等候。

侯天林恼怒地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还没开门呢,等着!”

周围的学生来来往往,他很尴尬,有种颜面扫地的感觉。

在食堂门外,拉着几条横幅。今天有几场毕业生的招聘,作为万胜国最顶尖的书院之一,大工厂、大机构对这里的毕业生很重视。侯天林听到几个毕业生一边走一边兴奋地议论着,云和炼造今年招生带队的,竟然是他们的副厂长赵云弥!

要是被赵云弥看重,调去做他的助理,那可真的是一步登天。

侯天林转身走了,不吃食堂了,今天去外面的饭店。

他在饭店里遇到了云和炼造的人,由专门负责外联的副院长陪着吃饭,副院长八面玲珑,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请侯天林过来喝了一杯酒。

云和炼造这段时间上升势头很猛,万国书院也希望他们能够经常来招生。

侯天林注意到了那位副厂长赵云弥,对方对他很友好,微笑颔首,举杯示意。

侯天林忽然中有个恍惚的感觉,似乎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一分六合晚上的时候,独自加班的侯天林忽然全身一震,呆呆的坐了片刻之后,疯了一样重新演算了一遍,然后再次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结果:没有错!

他抓起资料冲进了实验室,头发乱糟糟的叫喊道:“快,我要试验一下结果!”

有几个研究生在实验室值班:“刘老师正在里面呢,侯老师您稍等,他用完了就轮到您了。”刘斌也是专家之一,同样是这个项目组的成员。

因为上面催得紧,各位专家都在连夜攻克难题,实验室很紧张是正常的。

侯天林点了点头,在一边坐下来,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我做出来了?我真的做出来了?他又趁着这个功夫,把自己的成果推算了一遍。

一分六合一个研究生殷勤地给他倒了一杯咖啡:“侯老师,这是我自己磨的咖啡豆,比外面卖的速溶的好喝,您提提神。”

“谢谢。”侯天林接过来,研究生笑了笑:“您先坐着,我过去盯着了。”

侯天林点点头,研究生又回去了,他的同伴回头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你讨好他有什么用,给他一杯水就行了。”

研究生笑了笑,不以为意。

过了一个多小时,疲惫刘斌带着自己的学生从实验室里出来,跟侯天林打了个招呼,显得没精打采,显然这一次的实验失败了:“果然没那么容易做到啊……”

侯天林正要进去,忽然门声一响,有人冲了进来:“实验室空着?正好,让我用一下。”

研究生有些为难的说道:“马老师,您来的不巧,侯老师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侯天林站起来:“小马,我先来的。”

马志民咳了一声:“老侯你还用什么实验室啊,这么多年了,你有什么像样的成果?新式宝具的事情上面催得很紧你也知道,四大强国都在竞争,这事关国家荣誉,你就别再添乱了,我这个结果很重要,让我先来。”

他推开侯天林往实验室走去,几个研究生都很尴尬,他们知道这个马志民是书院的重点学者,今年刚刚三十九岁,已经是国家级的宝具专家了,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挖他来万国书院的时候,可是院长亲自出马,开出了各种优厚条件,可见对他的看好和重视。

一分六合他要先用实验室,虽然有些霸道,可是官司就算是打到了院长那里,恐怕院长也会支持他,谁让你侯天林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成果呢?

但是这样做,真的太伤人面子了。

刚才倒咖啡的研究生,忍不住劝了一句:“侯老师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马志民脸sè一变,指着他的鼻子斥责道:“你是谁的学生?论文还想不想过了?”

研究生连忙赔笑:“马老师,我错了,我不该插嘴,您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

“哼!”马志民一声冷哼,伸手就要去拉实验室的门,侯天林一股怒火冲上顶门,用力按住他的手:“马志民,先来后到!这是书院的实验室,你等着去!”

他一把推开马志民当先走了进去。

咔嚓!

他锁上了实验室的门,把马志民扔在了外面。马志民气的浑身发抖:“侯天林!你还真当自己是专家了?

好,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院长!”

研究生们一看事情闹大了,暗暗叫苦,连忙劝和:“侯老师,要不您就让一让,不急在这一会儿……”(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九四章 两种命运(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