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苍穹之上 > 第三八零章 蠢材坏事(下)

第三八零章 蠢材坏事(下)

烈公良也赶忙说道:“大人,此事的确和我等无关,大人去家中一查便知。三位叔公那一日来央求,涛儿严词拒绝,他们出去之后骂骂咧咧,家中很多人都听到了。”

宋征点头:“我自然是相信的,所以才将你们请出来。”

父子三人还有些不明白的时候,一旁有天尊亲卫上前,低声禀报:“大人,已经办妥了,遵照您的吩咐,不伤妇孺。”

一分六合三人脸sè大变,宋征淡淡一点头,亲卫退下了。

“大人……”烈北涛的声音微微颤抖,宋征叹了口气:“你们知道的太少了。你们还不知道,他们给再兴宫供应的全都是假货,今天整个再兴宫全都塌了,因为所有的梁柱都是用你们家供应的桢柞木打造的。”

“什么!”三人震惊的一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宋征抬手虚按两下:“都坐下来。”

一分六合“你们家这些不成器的亲戚已经成了你们最大的拖累,但是这些事情你们不方便去做,所以本官帮你们做了。”

烈公良声微微发抖,轻轻问道:“大人……准备怎么处置他们?”

宋征冷笑道:“你还指望本官怎么处置?这等重罪,主犯必死无疑,从犯发配边境,打入狼兵营,百战不死,倒也可以免罪。”

“啊!”烈公良惊讶一声,毕竟是自己的亲族,他有些接受不了。

一分六合宋征最后喝了一杯酒,起身而去:“北涛,我给你出个主意,现在就去总署衙门外跪着,为你的亲族求情,做好准备,至少要跪上三天。”

他走后,屋子里就剩下父子三人,他们呆了半晌,烈公良看了看二儿子,隐约明白,这是宋大人趁机把儿子把前方的障碍彻底扫清了。

他将来就任家主,再也不会像自己一样有这许多掣肘。

虽然心中还有些难过,但他还是强自打起精神,推了儿子一下:“去吧,照着大人的话去做。”

这当然是为了烈北涛的名声着想。

烈北涛有些魂不守舍的去了。

……

烈家,一片撕心裂肺的大哭声,门外站着许多看热闹的人,对着破碎的大门里指指点点。

不久之前,宋征的天尊亲卫杀来,在两位巅峰老祖的带领下,从烈家抓走了三十多名男丁,其中有三位皓首老者。

他们在烈北涛父子面前趾高气扬,被龙仪卫压出来的时候却面如土sè抖如筛糠,狼狈不堪……

烈公良父子两人刚到家门口,还没进门呢,就被里面冲出来的一群老少妇孺拽住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在他们身上,杀猪一般的哀嚎着:“公良啊,你可不能不管你叔公啊,都是一家人,他们可是你的长辈,你能忍心让他们在冥狱那种地方受苦……”

一分六合各种死皮赖脸的哀求,硬是赖上了两人。

烈公良暗道宋大人太有先见之明了,立刻道:“我儿北涛已经跪在了龙仪卫们外,我父子拼尽全力,一定要将叔公他们救出来。”

这才安抚了这些绝望的泼妇。

……

吕万民跟在宋征身后:“烈北涛有大人这样的朋友,乃是他的大福缘。”

宋征无奈苦笑,他大好计划被烈家那群老蠢猪给坏了,他没办法跟烈北涛明说,还要帮他谋划,扫清他成为家主后的一切障碍。

“北涛,其实人还不错。”

吕万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道:“烈家那些蠢货,审讯之后,杀之?”

宋征点了点头,走了两步却又忽然想起什么来:“安排一下,本官要亲自审讯他们一次。”

吕万民点头应是。

……

冥狱是什么概念,没有进来之前,不管你把它想的多可怕,实际上都乐观了。

十四叔公现在就在冥狱的一所监牢之中。

刚走进冥狱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油灯”。少说也有一百多盏。他们都有修为在身,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种可怕的冥灯,当中燃烧的是一道道魂魄!

罪犯的魂魄,死后被拉入其中,不燃尽最后一丝力量绝不会熄灭,死后也仍旧要被折磨!

他刚刚经历了一遍酷刑,按照龙仪卫的说法,这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刑罚还在后面。

他恐惧无比疲惫不堪,这里却yīn森湿重,时不时的会响起各种凄厉的鬼嚎声,要撕碎他的脑仁;又或者字虚空中直接凝聚成各种冰针、雷电、暗火直接伤害于身,痛苦无比。

这种折磨持续不断,根本无法休息。

最让人丧气的是,冥狱维持这些诡异yīn森的阵法,乃是用灵阵汲取了犯人自身的灵元为能量。

这里弥漫着恐惧、绝望、死亡和惊悚的气息,从来没有人能够从冥狱中走出去,是对所有犯人最大的折磨。

宋征走进这座牢房的时候,十四叔公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扑到了他的脚下叩头哭诉哀求:“大人,老朽错了,老朽利欲熏心,耽误了大人的工程,请大人看在北涛那孩子的份上,饶了老夫吧……”

宋征一脚将他踢开:“你还有脸提烈北涛?”

十四叔公老泪纵横:“大人饶命啊,我愿意赔偿,加倍赔偿,大人可怜可怜老夫一把年纪啊……”

宋征冷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他已经审问过了七叔公和九叔祖,最后才来找十四叔公。他双目幽深,已有yīn神神通发动,口中如天雷喝问道:“本官来问你,如实回答,或许有一线生机!”

十四叔公连忙点头:“老朽知无不言,大人请问。”

“冒用烈北涛名义的主意,是你出的?”

“这个……”十四叔公心里咯噔一下,却说道:“也不能都怪老夫一人,他们两个……”

宋征喝道:“是或不是!”

一分六合“是。”十四叔公一个哆嗦,又跪了下去。

“本官再问你,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可有人背后指使?”

十四叔公茫然:“背后指使?”

宋征暗中以yīn神之力助他回溯记忆,十四叔公一点点的回想,突然明白过来了:“原来如此,老夫愚蠢啊!”

“是谁?”

十四叔公叩头道:“那日之前,内乡侯家的一个老管事来找老夫,本来大家也只是见过几面,没什么交情。但人家是开国侯家里的人,老夫受宠若惊,便与他出去喝了几杯。

席间,他询问再兴宫的工程,烈家可有参与。老夫当然想参与,但担心北涛不肯帮忙。

他便对我说,你们烈家真是端着金饭碗讨饭啊,这么好的资源不用。烈北涛不好意思出面,你们就替他出面啊。

老朽这才有了冒用北涛名义的这个主意。”

一分六合宋征点了点头,在他的yīn神神通之下,可以辨识十四叔公没有撒谎。

他自牢房中出来,吩咐道:“这等蠢货,就不必活在这世上浪费修行资源了。”

十四叔公杀猪一般的惨叫起来:“宋征,你说了不杀老夫的!”

宋征淡淡道:“本官说的是或许,但现在本官改主意了。”

“啊——”

惨叫声从监牢内传出来,宋征走出了冥狱,道:“烈家牵扯此案的三十七人,罪不至死的十七人发配塞北充入狼兵营。

剩余二十颗人头,丢给烈北涛让他带回去。”

“是!”

……

宋征站在一家繁华的酒楼前,楼门上挂着一张匾额:念味楼。

这是十四叔公和内乡侯家的老管事宴饮的地方,宋大人现在施展了神通变换了相貌,也压制了境界,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世家公子。

他身后跟着两位老者,分别是齐丙臣和吕万民。自然也都换了容貌压低了境界。

念味楼在京中也是赫赫有名,不算是最顶尖的,但也只是略逊一筹而已。

酒楼中人来人往,想要在这里找到线索极为困难,但好在十四叔公本身生活奢靡,再加上因为要言情的人也很有来头,所以他那一天包下了后楼最昂贵的三个雅间之一的“念江阁”。

这里的消费极为昂贵,比肩京中最顶尖的那几家,比如揽月楼。所以这里很少有人来,宋征点名要了念江阁,进去之后像一般的客人一样点齐了酒菜,说是等客人来,将所有的侍女都赶了出来。

宋征升起虚空神镇,开始查找魂魄线索,果然不多时便有了收获。

他也不吃饭了:“走。”

……

内乡侯朱家乃是仅存的四大开国侯之一,他们比茅家和长孙氏更加低调,甚至在朝堂上,已经百余年没有出现过一位真正的朱家重臣了。

但是没人敢小看朱家,朱家有两个强项:第一,门中弟子天才辈出;第二,整个洪武天朝,经年老吏有四成以上,或多或少都和朱家有关。

前者,保证了朱家战斗力始终不容小觑,后者,保证了朱家消息灵通,若是需要,朱家大批中间阶层的官员,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上位。

朱家培养书吏是有传统的,他们在洪武各地有十几家学堂,专门招收寒门弟子,教导修行和衙门中需要用到的文案技能,成才之后派往各地,从最底层一步步做起来。

而不断诞生天才子弟,却有着诸多猜测,甚至有人怀疑,朱家暗中掌握着一处“灵境”!至少也是能够定期进入一座灵境。只有这样,才能够不断的获得天材地宝,培养杰出的弟子。

看网友对 第三八零章 蠢材坏事(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