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苍穹之上 > 第三六七章 你死我活(上)

第三六七章 你死我活(上)

宋征心中计算着,此地距离同州已经只剩下五千里左右的距离,以两人的修为,全速飞遁大约两天就可以一个来回。

他很想回去看看——哪怕是不能进入皇台堡的范围,只要远远一望,可以用心灵感受大家的存在也是温暖的。

可是几经犹豫,他一声长叹:“走吧,回京。”

他很冲动,但是不敢。

他恐惧,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只有他这样经历过的才明白天火究竟多么可怕。天火将自己的“势力范围”限定在皇台堡,但是以宋征对于天火的了解,恐怕它真正能够掌控的范围不仅是皇台堡。

最直接的证明就是密旨,它可以将封爵者投放到洪武天朝任何一个地方,而封爵者仍旧无法逃脱。

若是他出现在同州境内,天火会不会一怒之下重新将他拘禁?他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他压下了心中的冲动,决然的返身往京师去了。

……

虎狼营最近很热闹。

北山大营在秦史接掌之后,基本已经废掉了。想要重新成军,需要的不仅仅是大量修真物资的投入,还有最为宝贵的——时间。

京师附近,几只重要的军事力量,禁军始终掌握在皇室手中,九门提督手下的九千“城营”负责整个京师的防御,是首辅大人的麾下。

虎狼营就成了各方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不管他们还有多少战斗力,总能壮个声势。

任长野进出大营,都有亲卫营随行,前呼后拥只是表面现象,事实上是因为任长野越发感觉到了危机,要将自己最信任的力量带在身边保护安全。

周寇跟随在他身边,他一向沉沉默寡言,配合着脸上的伤疤,越发显得yīn森恐怖。哪怕是在强者如云的亲兵营中,也没有人敢招惹他。

一分六合这一天,任长野先是去了大营以西九十里的一片荒山,和一位来自京师的古老勋贵世家的家主游猎,回来之后他的神情变得凝重。

进入大营之后,他直奔自己的军衙——哪怕是在大营中,他也缺乏安全感。

关上了军衙厚重的包铁大门,他忽然喊住了周寇:“小周,你来一下。”

其他的亲兵安生羡慕,周寇只是一脸淡然,身着仙甲,跟着任长野走进了后堂。任长野的一名心腹军师已经在等候着,看到任长野身后跟着的周寇,军师明显有些意外:“将军,选他?”

任长野点点头,指着椅子对周寇道:“先坐。”

而后,他对军师道:“小周虽然跟随本将军时间不是最长的,但是为人沉稳可靠,值得托付重任。”

军师迟疑的点了点头:“尊将军之命。”

周寇仍旧闭口不言,没有毛躁的主动询问。任长野看在眼中,暗自点头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

“小周,”任长野道:“你可知道本将军怕是命不久矣。”

周寇看看他,又看看军师。军师并不解释,似有考校之意。

周寇道:“可是因为马牧野?京师权贵最近和将军走动十分频繁,应当是想要取得将军的支持。将军可以待价而沽,但若是迟迟没有选择,那些人怕是等不得,要换一位逐鹿将军了。”

一分六合任长野满意点头,看向军师:“本将军眼光如何?”

军师心悦诚服:“将军法眼如炬。这任务单有忠心也是不成的,需要睿智并且能看清朝堂形势。”

他对马牧野行了一礼,然后对周寇道:“太后和首辅的人都来过了,许给将军诸般好处,但是京师三大势力中,指挥使大人那边始终没有动静。”

周寇眼神平静,心中却有波澜扬起:书生已经是京师三大势力之一了啊,想当年大家一同巡边,他最喜欢的就是爬上七首妖龙最高的那一只魔角,遥望神烬山,模仿着北征大帝一剑扫平七杀部……

一分六合他似乎距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了呢。

“你刚才说的不错,将军要待价而沽,实际上也是我虎狼营需要待价而沽。朝廷将有大变,一个不好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将军需要一个人,主动去和宋大人接触一下,问一问宋大人的价钱。”

军士说完,任长野才道:“老夫准备把这个重任交给你。”

一分六合周寇想了想,起身来跪倒在地,重重叩首:“寇、万死不辞!”

任长野满意点头:“小周,你可知道这次任务的分量?”

“明白。”周寇言简意赅:“虎狼营三十万同袍,将军的身家性命——重若万钧!将军能以此重任托付,乃是以国士待我,寇必以国士相报。”

任长野点头:“老夫没有看错人。”

周寇起身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若是平日,寇必不多嘴。但此次寇需要问清楚,将军为何看好宋征?京师三大势力,人人相传龙仪卫乃是最弱一支,始终在苦苦挣扎,随时有倾覆之危。”

任长野和师爷相视一眼,嘿嘿笑道:“那些鼠目寸光之辈,只看得到镇国强者。他们都以为太后乃是最强,可是别忘了,太后镇压了乾和太子、镇压了肖震。这两位都是镇国强者,一旦他们脱困,太后首当其中会被消灭。”

任长野对自己的眼光很是自得:“所谓烈火烹油,太后现在便是这种状态,一个不好黄天立圣教数万年的积累都要赔进去。”

“至于首辅大人,他虽然已经成就了文修镇国,可是他是朝廷老臣,一步棋前看三步、后看三步,往往犹豫不定少了决断。

一分六合看起来老谋深算,却难成大事。”

“而宋大人乃是三人之中最为锐意之人。实力虽然有所欠缺,可是潜力巨大。

龙仪卫本就有两位镇国强者,尽管这两位远远离去,似乎并不打算继续支持龙仪卫,但老夫是不信他们真的就此撒手不管。

何况肖震一旦脱困,龙仪卫便有三位镇国。宋大人本身堪称镇国之下无敌,这等潜力比黄天立圣教还要雄厚,更是远远胜过了黄远河。”

他又嘿嘿一笑:“还有一点,宋大人手下斗兽修骑几乎无敌,咱们要是投靠了别家,恐怕就要跟他的斗兽修骑对上,必死无疑啊。”

一分六合周寇点了点头:“寇明白将军的心意了,这就去了。”

他一拱手,转身离开了大营。

他走后,军师问道:“将军觉得他有几成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一分六合任长野嘿嘿一笑:“本将军也不知道,但至少让宋征感受到我们的善意。”他慵懒的靠在交椅中伸了个懒腰:“劳心劳神啊,这三家,本将军谁也不想支持,最好一直这么谈判下去,等到他们分出了胜负,也就没咱们什么事儿了。”

军师眼神一闪,却也并未多言。

……

周寇站在虎狼营的大门口,他有任长野赐下的令牌,在大营中通行无阻。

一分六合他面目冷肃,心中却有一种天地大悲怆的感觉:难道真的是天命?!躲也躲不开?还是说天火早有预料,所以密旨上似乎并无“逼迫”——只等着命运将自己送到书生面前?

他出营之后一路狂奔,六十里之后闯入一座空旷的山谷,仰天一声咆哮!

……

宋征不在的时候,现在都是替身坐镇衙门。好在他这一次出去的时间不长,很快就回来了。

一分六合但是这几天他总是有些心神不宁,可是天机感应和未卜先知却都没有任何反应。他稍作思索就明白,恐怕是有什么力量“蒙蔽天机”了。

“针对我的?”他心中一阵疑惑,表面上一切如常,暗中却多加了小心。

这一日,窗外有黑影落下,低声禀报道:“大人,盟约达成。”

宋征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不必再多说什么他已经心中有数。黑影随即消失不见。他和首辅大人之前达成默契,七日后大计划发动。

而后,他起身来从密道去了摘星楼。

林震古一群老怪物还在埋头苦干,甚至没有人有功夫搭理指挥使大人,他接连吃了闭门羹,只好苦笑着来到了星老的柴门前。

还未敲门,星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大人请进。”

他将修云起留在了外面,独自走了进去——这是星老的规矩,除非是镇国,否则一切随从都留在院外。

星老正在烹茶,为他准备了一杯:“大人尝一尝,七种灵药炮制,最能静心凝神。”

一分六合宋征喝了一口,淡淡道:“星老已经感知到了?”

星老一笑:“大人人是静的心却是乱的,可是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情,需要老朽的建议?”

宋征轻轻摇头:“并非难以决断,而是已经决断,却不知前途如何。压上了整个龙仪卫,一旦失败万劫不复,所以难免心中忐忑。”

星老停下了手里的事情,看着他问道:“你必须这样做吗?”

宋征叹息:“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我们还能拉到黄远河帮手。过了这段时间,变数增多,恐怕再难找到这样的好机会了。”

星老沉吟片刻,道:“那就放手去做,不必患得患失。”

宋征苦笑:“道理谁都懂,能做到的有几人?”

星老看着他,不在劝说,只是一抬手:“喝茶吧。”

看网友对 第三六七章 你死我活(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