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苍穹之上 > 第三二五章 幕后(下)

第三二五章 幕后(下)

赵东家快要哭出来了:“两位爷,您们就饶过小的吧,你们也知道这场子不是我的,我就是个看门的,闹将起来,我吃不了兜着走啊。”

宋征敲了一下桌子:“行了。”

茅正道和烈北涛都安静下来,看着宋征。

赵东家倒真是意外了,他以为烈北涛是要请茅正道,这个从来没见过的年轻人估计是个陪客。或者也可能是这个年轻人刚来京师,搭上了烈北涛的线儿,想要通过烈北涛结识真正的顶尖纨绔茅正道——这种事情经常有。

却没想到这个原本他以为最不起眼的年轻人,一句话就让两个暴躁的勋贵子弟安静了下来。

他立刻扑到了宋征面前,连连恳求:“爷,求您给说句话,对面不懂事,但咱们是京师的人,咱们得大度啊。”

茅正道气呼呼的坐下来,他不是给赵东家面子,今天还有宋征在,宋征来赴他的约是给他面子,但明显不愿意张扬,他这一闹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了。

烈北涛也看着宋征:“宋……少,您说这事怎么办?”

宋征摆摆手:“分给他们两个又何妨?”

茅正道一听就明白,奇怪问道:“你不要?”宋征心中已有人常住,不愿意沾染这些风尘,笑着摆手道:“我不要女人,我好好酒。”

赵东家立刻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有!我揽月楼有好酒。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快些把酒窖最下面一层的千年份的灵血酿全都给三位爷搬过来!”

外面的龟奴们连忙答应着去了。

赵东家暗中察言观sè,发现宋征脸上露出满意之sè,终于擦了一把冷汗,心中道了一声好险,今天遇到这一位大度的,真是自己的幸运。

这事情不怪赵东家不懂事,跑来跟茅正道商量这种事情落他的面子。对方能随手拿出一个亿,天知道这是什么跟脚!

哪怕真的对方只是个暴发户,可这么有钱的暴发户也让人畏惧。她能随手拿出一个亿买笑,就能一怒之下再拿出一个买他赵东家的人头,他岂敢怠慢?

龟奴们都知道里面三位惹不起,以最快的速度搬来了十坛灵血酿——赵东家说的什么全搬出来,当然是不可能的。真的全搬出来,回头赵东家就把他们沉了河。

四位花魁春兰秋菊各有殊胜,不论才艺,单凭容貌也是人间绝sè。她们在茅正道发火的时候嘤嘤而泣楚楚可怜,让人不由得怜惜。

一分六合现在看到事情有了转机,其中一位盈盈而起,从水袖中伸出白玉一般的素手,亲自为宋征斟满了酒:“大人请用。”

赵东家在一旁道:“这灵血酿,乃是千年之前一代大师半醉叟亲手酿制,乃是他临终之前最后一批制作,堪称绝唱。

用了九种九阶荒兽的精血,陈年千载。不是老夫吹嘘您就是在皇宫大内,也喝不到这么好的灵酿了。”

宋征尝了一口,满意点头:“的确不错。”

世俗间的好酒,过上百余年,大都气味散尽不复醇厚。但是修真界的灵酿却能够保证哪怕是上千年也能有着极佳的口感,像灵血酿这种,不到千年药力反而不能完全激发出来。

茅正道也哼了一声:“今天是宋兄给你面子,不然一定不与他们善罢甘休。”

他一口饮尽了面前的美酒,冬灵笑吟吟的在他身边落座,细心地伺候着。茅正道瞧见了她,顿时眉开眼笑,不老实的动手动脚。

若是往日,冬灵必定表演一出欲拒还迎,今日却不敢拿姿作态了。

烈北涛在另外两位花魁中选中了春水姑娘。宋征摆了摆手,对身边的秋镜姑娘和另外一位夏花姑娘说道:“你们去吧。”

赵东家千恩万谢,带着两位花魁去了。

等他们出去了,茅正道哼了一声:“你也是好脾气。要让姓赵的知道你的身份,别说对方砸出一个亿,就算是砸出十个亿他也不敢过来聒噪。”

宋征一笑,不言不语的品着酒。

冬灵和春水陪着,心中却是惊澜大起:这位到底是谁?!

……

柳成菲气哼哼的坐着,老鸨和几位姑娘想着法子逗她发笑,柳成菲却铁青着脸。石中荷专心对付面前好吃的点心,劝说道:“你们别惹她了,真把她惹火了明日你们东家就得流落街头。”

一分六合几个人噤若寒蝉,不敢再胡乱说话。

忽然脚步声传来,赵东家满脸笑容进来:“来来来,这位贵客,老朽为你介绍我揽月楼的招牌,这两位花魁是夏花、秋镜……”

柳成菲一下子站了起来:“那边只留下了两个花魁?”

赵东家连连陪笑:“那边有一位贵客很是大度,不然老朽今天可真要大难临头啊,贵客,为了满足您的要求,老朽可是提着脑袋过去商量的呀……”

柳成菲美妙的眸子转了转:“可是最俊美的那一位没有要?”

石中荷被噎住了,连忙抓起酒杯灌了一大口,好吧,情人眼里出潘安。她不敢去招惹柳大人,老老实实的继续吃着。

赵东家八面玲珑,毫不犹豫的点头:“正是。”

一分六合柳成菲的小眉稍上都荡漾着欢喜,她身旁的老鸨都能感受到,这位贵客身躯舒缓下来。

但是柳成菲接下来一句话让他们的心又提了起来:“这两位,赎身费用多少,本……官要了。”

一分六合赵东家当然不愿意做一锤子买卖,愁眉苦脸道:“贵客,这事老朽做不得主……”

“那就去找真正能做主的。”柳成菲毫不留情将他们赶了出来,留下了两位花魁。夏花和秋镜阅人无数,早看出来这两位都是女子,乖巧的坐在两人身边。

一分六合柳成菲咯咯一笑:“早就想尝试下调戏女子的感觉了。”她轻佻的用手指勾起秋镜的下巴,后者很配合的做出欲拒还迎的娇羞模样,白生生的小脸上飞起两团红霞。

“哈哈哈!”柳大sè··魔开怀大笑。

石中荷摇头不已:“你要为她们赎身?为什么?”

柳成菲哼哼道:“带回去送给大人。”

石中荷又被噎住了,完全跟不上柳大sè··魔的飞跃节奏:“你不是……为什么又……”

一分六合“哼!”柳成菲不解释。

……

宋征喝着酒,询问烈北涛:“托你带话的人是谁?”

“你也见过,嗯,你还揍过。”烈北涛说道:“是秦史。”

“他?”宋征回忆起秦家的态度,费解道:“他想要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秦史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现在算是自立门户。他真的很看好大人,宁愿和家中决裂,也要追随大人。”

宋征端着酒碗,哂笑道:“就像你刚才所说的,世家豪门两边下注罢了。”

烈北涛也明白,反正他只是个带话的,宋征是否接受,他才懒得去管。

一分六合“让他明天来衙门找我。”

“好。”事情办成了,烈北涛也挺高兴。

一分六合茅正道举起酒碗:“来,干了!”

一分六合三只酒碗刚刚碰在一起,外面忽然一声大喝:“滚开!”门口守着的两名龟奴哎哟哟一声被甩飞了出去,砸碎了一旁的博古架。上面的瓷器哗啦一声摔碎满地。

有人闯进了外堂,茅正道和烈北涛的脸sè一下子变得难看无比,两次了啊。

宋征看着茅正道:“这就是本官为什么不愿意来这种风月场所,麻烦真多。”

两人面上发烫,宋征却只是淡淡一声:“扔出去,不要打扰我们喝酒。”

两位花魁还没反应过来,外面忽然出现一道身影,抱着胳膊拦在了闯进来的人面前,而后伸手一拿一提,那人腾空飞起,从哪来又飞回哪儿去,哗啦一声砸进了一座包厢。

紧跟着就有叫骂声响起:“狗奴才瞎了眼,你知道老子是谁!”

宋征一下子笑了,敢骂一位巅峰老祖“狗奴才”,这不是找死吗?

一分六合果然外面的齐丙臣勃然大怒,压着怒火朝内室躬身问道:“大人,老夫可否恣意而为?”

宋征爽朗道:“咱们何时需要忍气吞声了?”

“遵命!”齐丙臣毕竟老成,担心形势,所以回身问了一句。有了大人的命令,立刻大步而去,他走的是直线,也不管什么楼梯、回廊,只要拦在面前的东西,还未靠近他的身体,就被灵元炸得粉碎,一路闯进包厢,捉小鸡一般的捉住了刚才叫骂的那狗才。

他的护卫一拥而上,齐丙臣把手一推,那些明见境大修、命通境天尊,便好像狂风中的稻草一样,被吹得不见了踪影。

赵东家连连叫苦,怕出事怕出事,结果还是出事了。

齐丙臣已经将那狗才拎着脖子高高举起,一用力将他的魂魄从身躯内逼得退了出来,这种“离魂”的状态跟死去非常相似,吓得那人一瞬间屎尿齐流,骚臭难闻。

齐丙臣一声冷笑:“废物!”他把手一松,那废物摔在地上,魂魄再次回到了他的体内。

他吃了这一吓,变得痴痴傻傻。他的那些护卫却疯了一样冲回来,不顾身上的伤势围在主子周围连连呼唤:“少爷、少爷您怎么样了?”

“你死定了!”护卫首领是一位天尊,他极为笃定道:“连你的主子都死定了!”

看网友对 第三二五章 幕后(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