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一百零一章 魔念种子

第一百零一章 魔念种子

西北塞外,陆南风正在饕餮沉睡的上空徘徊,突然心有悸动,身形定在空中,转头朝着东方看去,好一会儿,他才喃喃自语道:“是杨朔么……”

他隐约感觉是杨朔在做什么,但他不懂占卜推算,也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再次将心思放在饕餮身上。

来此之前,他信心十足,以为只是弄一些饕餮鲜血,应该非常容易。可当他观察饕餮一阵后,他的心却沉了下去。

无处下手!

这就是陆南风的结论!

饕鬄的身体非常庞大,但是体表都被一层层岩石沙石包裹着,还长着许多植被,小动静或许无妨,但若是有大的异动,恐怕马上就能将它惊醒。

仅有那个巨大的山洞好像直通他的食道,但是给陆南风的感觉非常危险,似乎是一扇通往轮回的大门,生灵禁入!

陆南风在空中徘徊一阵,心里难以决断,再加上惦记着封若云,于是双翅一振,化做金光朝来处遁去。

回到山顶,陆南风第一时间就发现蔡甜晕倒在木屋前,他眼中火光一闪,没理会蔡甜,而是瞬间冲进了木屋。

“若云!”见封若云依然昏睡在榻上,陆南风心中稍安,不过他仍然紧张的用神念探查一番,直到确认封若云身体上没有任何问题,这才虚脱似的长出了口气,身体一软,坐在了木墩上。

历经多少艰难,多少磨难,忍辱负重十年,终于救了封若云,如果在这种时候封若云出了事,陆南风真不敢保证自己会否崩溃。

他无力的坐在木墩上,看着床榻上雪人似的女子,心底突然涌出一股酸意。

他很想哭,很想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

但是他不能哭,至少不能哭给封若云看!

无关尊严,无关所谓的男子汉颜面,他只是不想让封若云担心、难受!

他只想把所有压力,所有痛苦,都自己承受。

好一阵,木屋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陆南风浑身一紧,但很快放松下来,神sè间的一丝柔软恍若虚幻,再次恢复了冷峻。

他没有呼唤蔡甜进来,而是起身悄悄推开门走了出去。

“主人!”蔡甜怯怯的看了陆南风一眼,垂着头不敢直视对方。

陆南风淡淡看了她一眼,迈步朝前走去。

蔡甜连忙跟上。

二人走到山巅,距离木屋足有百米远,陆南风停下脚步,迎着山风,眺望着塞外风光,头也不回的冷声问道:“是谁?”

“是王仁则所化的刑天!”

蔡甜马上回道,不等陆南风问,她就连珠似的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主人刚走,夫人就醒了。我刚准备出去给夫人准备一些吃食,王仁则就来了。他打晕我后,进去跟夫人说话,让夫人教唆主人去弄醒饕餮,引发世间大乱……”

王仁则和封若云都不知道,二人以为的隐秘谈话,竟被蔡甜听得清清楚楚。

并非蔡甜装晕,而是她天赋不凡,既是千里眼,也是顺风耳,就算是晕倒失去知觉,也能将传入她耳中的声音存储在耳中一处独立的空间里,等她一清醒过来,自然就会听到那处空间里的声音。

蔡甜几乎一字不差的把王仁则和封若云的对话一股脑说了出来,本以为陆南风会勃然大怒,但令她意外的是,陆南风只是略一沉默,就挥了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了。”

蔡甜怔了下,微一福身,就退下了。

走了几步,她突然回头看去。

看着山巅上,狂风中,陆南风那孤独寂寥的背影,蔡甜怔了怔,眼睛突然莫名一酸。

以她耳目之灵,这些年陆南风做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中,这世上恐怕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个男人的心里有多累,多苦。

没人比她更清楚,陆南风那坚强的身躯下,那颗坚强无比的心脏,早已经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

陆南风痴痴怅立很久,才迈开脚步重新回到房中,在昏睡的封若云身旁坐下。

许久,封若云的眼睛微微张开一线。

“你醒了!”封若云榻前,陆南风半跪在地上,脸上眼中满是温柔。

一分六合封若云怔怔的看着陆南风,眼角突然不争气的划落两行轻泪,她努力伸出苍白的手,想要抚摸陆南风脸庞。这时的她,才是真情流露的她。

火可炼真金,掌握了火属性的陆南风,也看得出人心的真伪,他风鼻子一酸,伸手抓住封若云的手,将它按在自己脸颊。

“南风,南风……”封若云喃喃的叫着陆南风的名字,泪如雨下。

陆南风目光中满是柔情,伸出手指在封若云眼角轻拭,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呢喃道:“不哭,若云,别哭!你醒过来就好,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永远都不分开!”

封若云靠在他的胸口,抽泣的好不伤心。这些年她的所作所为,她当然还是有记忆的,此时想来,格外内疚。

她元气大伤,此时新躯连造血功能都尚未恢复,极是虚弱,这一恸哭,没多久,就疲累不堪,再度昏昏睡去。

陆南风让她的头枕在自己怀里,轻轻抚摸着她有些干涉的头发,过了许久,才在她后脑玉枕穴上轻轻一拂。

他看得出,封若云真是因虚弱而昏迷了,但为了保险,还是又加了一道保险。旋即,他的腰杆儿微微一挺,就这么怀抱着封若云,双目微阖,进入了定境。

一分六合陆南风的眉心闪起金光,随后一个金灿灿,浑身如同有太阳神火在熊熊燃烧的袖珍小人从他眉心一步迈出。

神魂出窍!

陆南风神魂一出,就感觉到有yīn风吹过,小小的金人浑身一颤,身上火焰黯淡几分,金sè的光芒也弱上了一丝。

神魂属yīn,出窍最是危险,一不小心就会遭劫。

一分六合就算是陆南风有太阳神火保护神魂,但他毕竟不是专修神魂一道,仍然受不了阳间的风雷二劫,因此他不敢耽搁,再一迈步,瞬间就落在了封若云眉心处,如同一道虚幻的影子,瞬间沉进了她的灵台。

沉睡的封若云若有所觉,但只微微一蹙眉,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封若云的灵台布满了灰暗死寂的光芒,给人一种绝望的感觉。

陆南风金光四射的神魂一进入其中,瞬间就照亮了这一方小天地,可随后就有无尽雷霆在上空凭空出现,似乎要将陆南风这个堂而皇之闯入的入侵者劈成飞灰。

这是生命本能的自我保护。

陆南风的神魂透出一股凝重,但当他仰头看了一会上空雷霆,很快又放松了下来。

说来也是,连蚩尤那虚弱的残魂都能在这里随意出入,比蚩尤残魂还要强大的陆南风又怎会在这里受创?

那些雷霆看着吓人,但陆南风一眼就看出其中虚弱,别说是他,就算是一个普通人的神魂都不一定能摆平。

发现了封若云虚弱的本质后,陆南风不喜反忧。

她,竟然已经如此虚弱了!

陆南风心中一疼,当下不敢耽搁,马上开始四处寻找。

他在找封若云的灵魂,也在寻找蚩尤留下的后手。

他不相信封若云会因为蚩尤的影响而变得贪婪起来。刑天信,因为他本就是那种人,他也不了解真正的封若云,但陆南风知道,曾经的那个看起来烟视媚行的女刺客,其实是如何的自爱,如何在太子的威压下,保存着她的尊严。

他不相信,所以他料定,这一定是蚩尤留有后手!

陆南风对神魂一道并不精通,不知道自己的入侵会否伤害的封若云,因此他只能尽快行动。

陆南风很快就找到了封若云,就算在灵台中,她仍在沉睡。

一分六合她的神魂很小,与陆南风的神魂相比,只有他指甲大小,此时卷曲着漂浮在灵台中心,就像一粒还没发芽且正在缓缓枯萎的小豆芽,虚弱憔悴的令人心疼。

而在她旁边,一粒小若微尘的灰点,正在围绕着她微微起伏,不时亮起黯淡的黑灰sè微光。

陆南风眼中金光一闪,瞬间就认出了这粒灰点的本质。

一分六合这,竟是一粒还没发芽的魔念种子,从其气息上,陆南风马上认出,这是蚩尤的魔念。

而且看它样子,似乎正在吸收封若云神魂本能散发而出的精神力壮大自己。

也就是说,只要有它在,封若云的神魂每时每刻都在虚弱,而它则每时每刻都在成长。若是天长日久,它甚至有一天会成长到比封若云神魂还要强大的地步。到那时,也许是它发芽之日。也可能,是它鸠占鹊巢之时!

蚩尤!找回了他的魔之右手,犹自不肯放过若云!

陆南风心中怒火汹涌,身子一动,就出现在了封若云神魂旁边,大手一伸,就向将那枚魔念种子抓去。

一分六合此时魔念种子并未发芽,蚩尤投入其中的意志极其微弱,面对陆南风的大手,它连反应都没手,就被抓在手上。

陆南风本来打算将那枚魔念种子就此焚化,但就在他出手的一瞬间,他心中突然灵机一动,小心的看了封若云一眼,握住魔念种子,一个闪身,就离开了封若云的灵台识海。

外界,陆南风神魂突兀的在封若云额头出现,他左右看了看,不敢耽搁,一迈步就回到了自己的肉身,转而从眉心渗了进去。

一分六合第二天清晨,封若云缓缓醒来。

一睁开双眼,她就看到了陪坐在榻前的陆南风。

二人目光相对,都是微微一笑。

“早!”

封若云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一如十年前,二人初见之时的甜美。

陆南风心里酸楚,但仍回以微笑:“早。”

封若云的脸sè仍是那么苍白,但比起之前,却不再那么透明了,陆南风能隐隐看到她皮肤下的青sè血管,心中稍有安慰。

换在昨天,封若云的血管都是透明的,甚至在夜里,还有隐隐的月辉透出——那是杨朔留下的月华天水。

但月华天水虽然神妙,也不如封若云自己身体的血脉。她毕竟不是水神一脉的传承者。

此时她情况显然已经转好,陆南风由衷的舒了口气,终于卸下了心中最后一个包袱。

二人就那么深情脉脉的对视着,直到封若云肚子传来一声“咕噜”声,才打破了这种氛围。

封若云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转过头,有些羞意。

陆南风怔了怔,回过神后却是大喜,知道饿了,说明身子已经开始转好。这是好事!

一分六合他“唰”的一下站起身,大步朝外走去,口中道:“你等着,我马上给你做吃的!”

一分六合“嗯!”封若云微不可闻的应了一声,忍不住转过头,看向陆南风大步离去的身影,嘴角微抿,露出了甜蜜而安心的微笑。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一章 魔念种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