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九十三章 十日横空

第九十三章 十日横空

就在宓妃施法送走杨朔时,叶小兰一口旱魃神火已经吐出。

但因为之前宓妃误判了那道刀光,并没有吐中蚩尤魔刀,因为直到此时,蚩尤魔刀仍然没有从地底冲出,叶小兰心念一动,引着那团火球凌空一转,朝刀光所出的地面落去。

与陆南风的太阳神火不同,旱魃之火并不会把沙石燃成岩浆,但却能将万物化成砂砾。

这是化沙之火!

旱魃神火落在地上,大地瞬间枯萎了,转眼间就变成了一片沙漠,而且开始朝着四面八方飞快扩散,看那趋势,若无人阻止,再给它足够时间,仅凭这一团神火就能将周围所有一切都化为砂砾。

与此同时,陆南风出手!

陆南风出手非常直接,这一次,他并没有用什么招数,也没再召唤出什么金乌凤凰,他只是身化大日,合身冲了下去。

义无反顾,势不可挡。

他恨极了蚩尤,恨不得将他生吃活吞了才能解恨。

与杨朔交战时,他一直有所保留,并非轻视,而是心有执念,不愿与杨朔同归于尽。

便是现在封若云情况已经有了转机,无论杨朔是否能救活她,陆南风都已经无需再忍辱负重了。

这些年,他活得实在太累,太苦了。到了现在,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死蚩尤,就算只是它的一截残肢。

宓妃送走杨朔和封若云,令他再无顾忌,而且没有杨朔在,少了这个帮手,他非但不忧,心里反而更加痛快。

他亟不可待的想要与蚩尤一战。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死蚩尤。

他不需要帮手。

他只想发泄。

杀!

杀!

杀!

陆南风杀机冲天,随着他化身大日,整个天地都只剩下了无尽的金sè光芒,灼热的气息炙烤天地万物,刚刚被旱魃神火化为砂砾的大地瞬间沸腾了起来,燃烧了起来。

荒凉的戈壁已经被滚烫的岩浆填满,整个天地都如同坠入了烈焰地狱,以陆南风为中心,无穷无尽的热浪朝着四面八方汹涌,就算在千里之外都能感受到那种灼热和高温。

“轰!”陆南风整个人砸入地底,同火山爆发一样,岩浆翻腾升空。

“就算祝融在世也不敢对吾出手,你好大的胆子!”一声厉吼从地底传出,紧接着,一道惨白的刀影浮现,瞬间斩开了岩浆汇成的海洋从地底一冲而出。

蚩尤魔刀之后,是一支巨大的黑sè手臂。

这只手臂很强壮,肌肉高高隆起,上面似乎纹绘着某种诡异的符纹,即使在陆南风的金光照耀下,也透着一股彻骨的yīn寒。

二魄合一,魔功大进,用的又是魔体,威力更是巨大。它刚一现身,就朝着下方一转,手臂上肌肉传出“嘎吱”的声音,狠狠朝下一斩。

“嗤!”天地一黑,像是被这一刀斩开了空间,无尽的岩浆和光芒朝着那刀光过处涌去,很快消失不见。

一刀破空间,一刀碎大地。

这不是法术,不是神术,也不是什么招式。

这是力量,纯粹的力量!

一条手臂,一把刀,斩开了空间,斩开了天地!

宓妃远远看着这一幕,脸sè急变,一招手,就卷着旱魃朝远方遁去。

尽管她已经尽量高估了蚩尤的实力,但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位纵横上古,仅有一败的大魔神!

她不知道陆南风会如何应对,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参与这种战斗的能力和资格了。

她只能走,走得很干脆,临走时还不忘带走旱魃。

宓妃的动作自然瞒不过蚩尤残魂,不过也不知是它没认出宓妃的身份,还是打心眼里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所以根本没有反应,只是再次扬刀,朝岩浆海洋消失后留下的深坑再次斩去。

“你该死!”

没等蚩尤手臂再斩出一刀,“轰”的一声巨响,一轮大日升起,刚刚变成大坑地面再次变成了岩浆海洋,无尽的火焰和金sè光芒肆无忌惮的朝着四面八方散播。

一滴滴金红的鲜血从大日上落下,滴落下方,岩浆海洋像是得到了补充,愈发沸腾了起来。

陆南风受伤了。

是刀伤。

他在流血,却根本不在意。

他只想杀了蚩尤。

“轰!”整个天地都燃烧了起来,空气在燃烧,熔岩在燃烧,太阳在燃烧,连火都在燃烧。

近丈长的蚩尤魔刀最先被点燃,这一次不同之前在地底时,刀身上不但燃起火焰,而且刀身也在融化。

蚩尤手臂上响起一阵滋滋的声音,肉眼可见的开始变红。

“太阳神火!”蚩尤的声音中透着惊骇,想也不想,就将手中蚩尤魔刀朝陆南风所化大日掷了过去。

他非常果决,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跟随他无数岁月的武器!

一分六合神刀投入大日,没有斩灭火焰,反而像是投油入火,激起了更加澎湃的火浪。

“唳!”大日中突然传出一声长鸣,一只三足金乌蒲扇着双翅从中飞出,金光一闪,就带着滚滚阳火落在了蚩尤手臂上。

“大日金乌!”蚩尤手臂厉吼一声:“你到底是谁?”             

此时陆南风心中已完全被杀意填满,哪有心情理会蚩尤说些什么?就见大日滚滚,很快又从中飞出了一只金乌,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一连飞出了八只金乌,算上他自己,再算上天上的那一轮太阳,已经是十日横空。

这八只金乌并非陆南风法术幻化,而是他精血神力所化,远比与杨朔交手时召唤出的那种小金乌要强大得多,危险得多。

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精血,陆南风也虚弱不少,可他根本不予理会,只不停的催动神力,令所有火焰燃烧得更加彻底,更加澎湃。

这是在拼命!

蚩尤登时反应过来。

不算天上那颗太阳,此时蚩尤已经被九轮大日包围炙烤,手中蚩尤魔刀也已不见,到了此时,他心中顿生退意。

但他虽然有把握就此退走,可心里却非常不甘心。

想他蚩尤是什么人,就算当初在神域中,也是站在最顶峰的大人物。到了这个世界以后,他更是纵横无敌,就算与黄帝单打独斗也不落下风。

当年他之所以被黄帝斩杀,固然是手段差上一筹,但其中也有被围攻的原因。此时,面对一个祝融的传承者,他怎能二话不说就跑?   

“陆南风,你天赋不凡,为何要与吾做对?若你愿意归于吾之麾下,等吾找回身躯,征服这个世界,吾蚩尤可封你为第一神君!”

蚩尤一边抵抗着九日灼烧,一边说道。既然二魄合一,这条手臂已经拥有了曾占据封若云身体的记忆,自然知道陆南风是谁。

“你找死!”听到这句话,陆南风登时想起这几年来,封若云被它摧残到什么地步,自己又是如何的隐忍苦痛,登时怒火冲天。

一分六合陆南风本性暴躁狂烈,最是受不得刺激,这些年为了封若云而一直隐忍不发,早已经到了极限,这时一恢复本性,更是狂躁得难以想象。

怒火一起,陆南风更不去想后果了,所化大日登时一阵翻涌,从中再次飞出一只更大了一些的三足金乌。

一分六合不同与之前的八只金乌,这只金乌现身时没有发出唳呜,而是如同虚幻般,朝前方一冲,就连着八只金乌和蚩尤手臂同时包裹在体内。

“合!”陆南风一声厉喝,九只金乌同时一颤抖,相互扑在了一起,最后化成一团精纯得金sè火液,一阵摇晃后,重新凝成了一只三足金乌。

而在九只金乌相互焚烧时,蚩尤手臂就已经被焚烧一空,此时已经连灰都不剩,彻底消失不见了。

一分六合“唳!”新生的三足金乌仰天一声长鸣,振翅飞天,在空中飞翔一阵,突然在陆南风头顶一顿,低下头,用一双灵动异常的金sè眸子,好奇的打量着陆南风。

这时再看,它哪还像一只幻化出来的神物?

其神其形,完全就是一只活物,那灵动的眼神,那真实的翎羽,那灼热却又诡异神秘的气息,分明就是一只活着的金乌。

陆南风一惊,心里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天空中传来一阵狂笑,陆南风转目看去,就见空无一物的半空突然一阵摇晃,一只持着蚩尤魔刀的手臂从虚空中浮现。

“你……”陆南风愕然。

“哈哈哈哈……”蚩尤手臂狂笑不止,好一阵后,它才隆隆道:“想不明白?想不明白这就对了!区区传承者,又怎知神魔的强大!连区区领域都看不透,还妄想杀吾?”

“领域?”陆南风怔住。

不同于蚩尤或宓妃这些神灵,无论是陆南风还是杨朔等传承者,对神魔实力的划分都非常模糊,也没有什么系统性。

一分六合在陆南风心里,谁强谁弱,只要对比一下大家的力量就行了,实在差距不明显的话,就打上一场,自然就能分出胜负高低。

而领域,这种东西别说看透,陆南风连听都没听说过。

蚩尤手臂已经融合了原本头颅里的残魂,虽然实力远比当初完整时差得远,但仅论智慧和记忆,已经接近完整了。

见陆南风沉默不语,蚩尤马上狂笑道:“哈哈哈,竟然连领域都没听说过,你这种没有完全觉醒的传承者还真是可怜啊!”

陆南风冷哼一声,也不去反驳,而是看向了那只灵动的金乌。

他能感觉到自己还能控制它,可是不知为何,这只金乌体内好像多了一股意志,一股仿佛苍茫天地般悠久而沧桑的意志,只不过这股意志很微弱,也很平静,好像正处于沉睡之中。

见他神sè,蚩尤又讥讽的笑道:“大日金乌乃星空神兽,就算是在茫茫宇宙当中,也是最顶尖、最强大的种族之一,其神其形天生近道。这种存在,实乃大道化身,岂是你一个小小传承者可以随意幻化出来的?真是无知!”

陆南风不理他,只是与那只眼中满是好奇的金乌对视着,也不知道在心里想着什么。

一分六合蚩尤手臂轻轻一晃,褪去一层被火焰烧毁的死皮,又传出了一阵隆隆的声音:“宇宙无限,神秘莫测……”

“闭嘴!”不等蚩尤说完,陆南风突然冷喝一声,抬手朝它扔出一道火箭。

蚩尤一晃躲过,怒道:“真是不识好人心,本神刚刚脱困,好心给你讲一讲……”

“闭嘴吧!”陆南风突然化为人身,背后双翅一振,朝蚩尤合身扑了过去:“什么领域,什么星空神兽,哼,不过是装神弄鬼罢了。”

陆南风手上一闪,两支火剑被握在他手中,一剑一刺,就朝蚩尤杀了过去。

而随着他的动作,那只略显诡异的金乌也是长鸣一声,朝蚩尤直冲而去。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三章 十日横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