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八十八章 旱魃

第八十八章 旱魃

京郊一处荒僻的水域,杨朔带着宓妃从水中一跃而出,身上连一滴水都没有。

宓妃牵着他的手,静静地道:“咱们要去哪儿?”

杨朔抬头认了认方向:“西北。”

宓妃大眼睛一转,就猜到了他的心思:“封若云去了西北?”

杨朔点点头,脸上笑容渐渐收敛:“之前我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后来应该是被陆南风发现,抹除了,不过当时她已经往西北走,咱们顺着方向往西北去找找看吧。”

一分六合西域,黄沙戈壁。

入眼一片枯黄,干燥而炙热的长风裹着黄沙席卷天地,呼啸的风声中,好像一块无边的天地磨盘正在打磨着生灵血肉,消磨着人心意志。

杨朔和宓妃此时正站在一个高岗上俯视着漫黄的天地,小萝莉又长大了些,这些天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成长着。人常说,女大十八变,杨朔每一天都在见证她的变化,此时她的模样,已然如一个豆蔻少女。

小宓妃纵目四顾,吁然叹息,宛如一个多愁善感的少女:“很多年前,我来过这里,那时候这里是一片大湖泊,那边的沙丘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现在,哎……”

杨朔感慨道:“李世民有一句话说的有些道理,时间能改变一切!沧海能变桑田,高山也能变深谷。这么多年过去,这里变化再大也很正常。”

杨朔说罢,缓缓闭上双目,神念透体而出,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如果陆南风他们就在附近,杨朔是能够感应到他们的存在的。

“咦?”

突然间,杨朔感觉到了什么,眼光一转,朝着正北方向看去。

“怎么了?”宓妃见他惊咦出声,也好奇的展开神念,顺着他的目光朝北方探去。

这一探索,宓妃也是一惊,在她的感应中,那漫漫黄沙之下的百丈深处,竟然屹立着一座古朴雄伟的地下城池。

二人对视一眼,都不再多说,一纵身,就朝着那地下城所在之处赶了过去。

从地面上看,这里与其它地方没什么不同,除了稀稀落落的长着几棵仙人掌外,其它地方要么是黄沙,要么就是被风沙侵蚀得满是孔洞的岩石。

二人神念涌入地下,那是一座雄伟的巨城,黑暗而荒凉,处处都是枯骨干尸,许多地方已经被黄沙填满,只有少许位置因为建筑等原因撑起了一些独立的空间。

一分六合“这是……楼兰国?”杨朔发现一座高大的石碑,上面刻着楼兰两个古字。

他游历人间时日虽短,因为他本是几百年前的古人,却也曾经刻意了解过一些以前发生的事。就在前几年,据说存在了八百年的楼兰古国一夜之间消失无踪,就连李世民都派出过人手去查找,想要找出原因,可是前后几波人都无功而返,没有丝毫线索。

没想到,它竟然已经沉入了地下,而且从地面上的情况看,好像它还是凭空消失,出现在地下的。

“这是怎么回事?”杨朔惊疑不定。

楼兰虽是小国,但戈壁上地皮最不值钱,其中建筑虽然远逊长安,但只论其城池规模,甚至比长安还大一些,这么一个偌大的城市,是什么力量将它凭空转移到地下的?

这不是摧毁,不是地面陷落,而是将其整体转移到了地下。杨朔自忖,换成自己绝对办不到,甚至他都想不出来是什么人或神能做到这种事。

杨朔在震惊,宓妃也同样如此,这种力量,就算是上古神魔中好像也只有少有顶尖大神才拥有。

盘古,夸父,黄帝,蚩尤……一个个名字在她脑中闪过,可到了最后也没想出来是谁。

“是谁呢?”宓妃眼神茫然,心里却有些种莫名的悸动,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超出了自己意料之外。

就在这时,杨朔突然又“咦”了一声,抬眼朝远方望去。

黄沙呼啸中,一个孤单的身影正从远方飞驰而来。

这是一个女人。

一分六合她的速度很快,比起奔马也不逊sè,在她身后尘土飞扬,卷起了一条土龙。

虽然距离还很远,但杨朔何等实力,从对方那窈窕的身姿上,杨朔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性别,而且他还能感觉到,对方身上似乎有着一种奇异的波动,好像在朝着四面八方散布着灼热的气息。

“难道,这又是一个继承了火神力量的传承者?”杨朔惊讶,心中隐隐猜测着。

这时宓妃已经回过神,她顺着杨朔的目光看去,也是一惊。不同与杨朔将对方误认为火神传承者,宓妃几乎是一眼看去,就认出了对方的来历。

“旱魃!”宓妃脱口惊呼。

“旱魃?”杨朔眼皮一跳,看了眼宓妃,又快速转过目光,望向那孤单的身影。

《诗经》有云:“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一名旱母。”

这就是旱魃?

杨朔并不怀疑宓妃的眼光,只是疑惑来人为何与史书所载不同,这哪是什么长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的怪物,这分明就是一个身材窈窕,盈盈玉立的女子。

距离还远,但二人能看出对方面上蒙着黑纱,让人看不清面貌,她虽然跑得很快,但从身形上来看,好像有些虚弱。

旱魃是神魔其一,所处之地赤地千里,若在江海之中,她或许会受到环境影响而虚弱一些,可是在这里,在大漠戈壁上,她怎可能会虚弱?

杨朔和宓妃对视一眼,都猜到了什么。果然,在二人的注视下,旱魃身后几里远处,又出现了两个黑点似的身影。

“陆南风!”

“封若云!”

二人几乎同时叫了出来,当下再不迟疑,微一对视就纵身朝前掠去。

杨朔发现了陆南风,陆南风自然也看到了杨朔。

他身形一凝,封若云马上感觉到了,停下身形。

一分六合“为何停步?”此时的封若云一身霸气,举止间如女帝临世,就算与陆南风说话,也带着股居高临下的趾高气昂。

陆南风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这种态度,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凝重的看着前方杨朔的身影,沉声道:“是杨朔!”

“杨朔?”封若云眸光一闪,朝前看去,满是威严的凤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又是他,又来坏我好事!”

陆南风摇头:“他应该是来找你的,你抢的那颗珠子是宓妃必得之物,不得手,杨朔是不会罢休的。”

一分六合封若云知道陆南风在隐晦的劝自己将风神晶归还杨朔,也不应声,只冷哼道:“先拿下旱魃,别的事情以后再说。”

陆南风叹了口气,一纵身跃上高空,人在空中,身上火光一闪,身后两张巨大的燃烧火翼就伸展了出来。

“唳!”一声嘹亮而凶残的鸣啼声传出,陆南风已经化为金乌之身,双翅一振,只一个闪掠,就已经出在旱魃头顶上空,随后一只燃烧着的巨大火爪从天而降,朝旱魃抓去。

旱魃大惊,反应过来抬头看去,眼中登时露出了惊骇绝望之sè。

就在那火爪距离她头顶只有不足丈高时,只听“嗤”的一声,天上突然闪过一道湛蓝sè的刀光,撕裂了空间一闪而逝,那巨大的火爪被那刀光斩过,只微微一晃便散成了无数火星,如火雨般朝着大地洒落。

陆南风的火焰何等灼热,火雨落地,瞬间就将大地灼烧出无数孔洞,连沙石土壤都熊熊燃烧了起来,呼吸间,大地成了火海,沙石如同岩浆般开始沸腾了起来。

一分六合这是一种近乎超越人间界限的高温巨热,令旱魃心神大颤,即使是同样的能操控高温的她也不敢触碰,可如今她人已在火海中,根本逃无可逃,退无可退。

不过她毕竟也是神魔传承者,能够被陆南风追杀,没被他一见面就抓住,显然也有自己保命的本事。

她的应对很简单,只是用力的一跺脚。

“轰!”大地隆隆,震颤中,沙石如波浪冲向四周,无尽的黄沙像是听到了她的呼唤一样,从四面八方飞快涌来,很快就将所有火海覆盖,虽然不可能扑灭那金sè的火焰,但却可以将那种恐怖的高温暂时压制住一些,而趁着这机会,旱魃拔腿就跑,而方向正是杨朔和宓妃所在位置。

陆南风没再去追,既然杨朔已经出手,就算他能将旱魃擒下也不可能将她轻易带走了。

一分六合此时旱魃已经到了二人身前,杨朔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就见她眉眼清秀,身材娇小,身上带着一股柔弱的气质,仅论样貌或许比不上封若云宓妃,但她却有二人所没有的那种小家碧玉的温柔和乖巧,让人一眼看看她,就隐隐生出心疼的感觉。

杨朔看了她几眼,朝宓妃使了个眼sè,就不再理她,大步朝陆南风走去。

“两次了!”杨朔声音传入陆南风耳中,让陆南风一阵羞愤。

一分六合他知道杨朔在说什么,一次是孟津客栈中双方言和,可随后他就毁诺带着封若云等人突入了伏羲洞天。

而第二次是他曾亲口答应的洛阳之约。

如今杨朔当面指出,陆南风羞得无地自容。而要说愤,他恨的却不是杨朔,而是他自己。

其实把他牵绊在封若云身边的不是其他的任何力量,而是他自己。如果他想走,随时都能走,但他能走么?

一分六合为了那颗风神晶,其实他和封若云争吵的近乎决裂,但是眼看陆南风要不为所用,受魔头神念控制的封若云便向其他几个受招揽的异能人示好。

她的功夫并不比那些人强多少,之前能收服他们,靠的是陆南风的力量,此时她想招揽这些人,所能凭恃的除了她的美sè,还能有什么?

陆南风的人生虽然还短暂,但他游历天下,却是经历多多。他能看得出,当年在石窟之中,封若云与他的一番海誓山盟是发自真心,他也清楚,此刻的封若云之所以如此不择手段、不知羞耻,完全是因为她的识海本性受到了控制。

陆南风能弃她而去么?

也许有一天,当她醒来,发现自己所做的种种不堪,她马上就会痛悔自尽。而陆南风更是没有办法坐视她堕落下去,所以他只能忍耐,只能留在她的身边,防止她铸下大错。

但这一来,他对杨朔,就只能一而再地毁弃承诺了。

“别让我找到能对付你的办法,否则,我一定会叫你生不如死!”

陆风南牙齿咬得格格响,在心底深处,对封若云识海深处的魔头神念发下了重誓。

封若云赶到,怒指杨朔,喝道:“杨朔,我不去找你麻烦,你却一次次来寻我的晦气,你究竟要怎么样!”

杨朔蹙眉看着她,心里有些奇怪,封若云这话说得毫无道理,明明是她之前先抢了宓妃的风神晶,自己来找她不是很正常吗?可是看她样子,却好像错的是杨朔一样。

这个女人,已然不可理喻到了如此境界么?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八章 旱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