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七十六章 伏羲水府

第七十六章 伏羲水府

经此一事,客栈是不能待了,再加上封若云的出现,令宓妃产生了危机感,所以二人决定马上行动,直接赶到了洛水。

一分六合二人入水后,宓妃带着杨朔在水中三转两转,来到一处稍微平静的水域。随后,一股莫名的伟力突然从天而降,笼罩了杨朔全身,他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旋转起来。

杨朔大惊,只能用力一抓宓妃的手,将她揽在怀里,紧紧护住。再回过神时,他已经来到了一处无比纯净的水域。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这处水域里到处都是纯净的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没有砂砾,没有石头,没有游鱼……

甚至没有上下之分,左右之别。

他只隐隐感觉到,就在身前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无形漩涡,好似门户,又好似一种通道。

一分六合杨朔抱着宓妃漂浮在水中,好一会儿才在宓妃的挣扎下回过神。

好在宓妃也是一位神灵,脱开杨朔的怀抱后,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一分六合杨朔心里微松,朝四周看了看,目光落在那无形的漩涡上,好奇的问道:“这里就是你爹的洞府?”

宓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抿嘴一笑,得意道:“才不是呐,那里是父亲特意设下的陷阱。谁要是敢触碰,马上就会吃个大亏。”

杨朔汗然,对这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岳父更为敬畏了。

宓妃将颈上一直随身佩戴的蓝宝石额链摘下,不知动了哪里一下,一抬手,将额链抛入水中。

水滴状的额链闪耀着淡淡的金辉,似乎被激活了的生命,在水中漂浮了几息后,悠的一晃,像是被什么东西拽着一样,朝着杨朔左手方向飞射而去。

“跟上!”宓妃叫了一声,拉着杨朔如同两条被发射出的鱼雷,“咻”的一声,朝额链追了上去。

一分六合这水域无边无际,根本看不到尽头,额链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飞出了二人视线,杨朔一惊,赶紧运转神力,刹那间与周围水域融合在了一起,像是传说中的瞬移一般,几个闪烁就追上了额链。

就在这时,身前疾飞的额链却是陡然一停,悬浮不动了。

“到了?”杨朔疑惑的看着周围,没有任何参照物,他也不知道之前走了多远。

宓妃脸上露出笑容,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直接伸手在蓝宝石吊坠上轻轻点了一下。

一分六合细嫩的手指点在湛蓝宝石上,像是触动了某种规则,杨朔眼前突然一阵扭曲,身前的水竟然泛起了道道涟漪。

水生涟漪并不出奇,出奇的是,一般涟漪是在平静的水面上,而杨朔明明在水中,哪来的水面?

难道又什么阵法?

杨朔脑中风闪出这个念头,水中涟漪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身上,他没有任何感觉,眼前一花,就已经来到了另一处所在。

这是一个如同仙境的地方,温暖如春,到处都是氤氲的云雾。

这里有高山,有瀑布,有浩渺的湖水,有茵茵的草地,竟然极是广阔。

草原上,是两座相邻的农家小院,两座院前都半亩左右的花圃,左边的花圃上长满了五颜六sè的花草,右边的花圃却空无一物,除了黝黑的土地,连一棵杂草都没有。

左边院子里,是一间样式古朴的木屋,与凡间人家不同的是,这间木屋竟是建在一棵巨大的树墩上。

而右边院子里,却更加奇怪,竟是一个种满了荷花的小小水潭,水潭中间,是一座通体水晶建成的屋子,这间水晶屋并不大,但却精致无比,好像并非真实存在,充斥着一种梦幻般的美丽。

重新脚踏实地,杨朔身上却是滴水不染,似乎之前的水域有某种限制,那纯净的水根本无法带出来。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一切,好半天都没回过神。

这一切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他不知道,这里是真的仙境,还是被传送阵送到了另外隐秘的地方。

阵法,空间,这些东西他接触的很少,根本弄不懂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洞府?”杨朔喃喃道。

一分六合“不,准确的说,这是洞天!”宓妃说了一句,沉默了下来。

看着眼前熟悉却又略显陌生的美景,她似乎看到了已经永远也不能再相见的父母。

她不开心!

但她忍住了没有哭。

并非不想杨朔看到她流泪,而是她实在不想让这里染上她伤心的情绪。

这里,是她的家。

一分六合看着眼前似乎千万年都没有变化的家,宓妃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活泼天真的小女孩儿正被一个美丽温柔的女人抱在怀里。

那个小女孩很可爱,问的问题也很天真。

“娘,爹为什么要造两间房子啊,宓儿想跟爹娘住在一起!”

“乖宓儿,我们本来就住在一起啊,那间屋子是给你准备的,等你以后长大了,就能住在那里啦!”

宓妃不想哭,但眼泪却早已经落下。

杨朔幼年失家,也曾有疼爱自己的父母,此时被宓妃感染,他也想起了往事,心情不知不觉间也低落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宓妃首先回过神,看着一脸忧伤的杨朔,心里涌出一丝甜蜜。

“或许,爹爹早算到了今天,这才建了两间院子吧?”

宓妃举步走向木屋小院,这里一切都是那么普通,跟寻常人家的院子没什么太大的差别,若非要说不同之处,就只有一点,那就是实在太过古朴了。

院子里摆着几件农具,样式很古老,都是木质铸成,上面还有明显的使用痕迹,显然曾有人使用过它们。也不知是伏羲自己做的,还是从别处弄来的。

宓妃直接朝爹爹的房间走去。杨朔跟在后面,左看右看,倒是对什么都好奇。伏羲的屋子并不大,里面摆设都很平常,都是些远古时期的瓶瓶罐罐,只在墙上挂着一副画,上面画着一副八卦图!

伏羲演八卦的传说杨朔自然知道,他朝那八卦图看了几眼,发现并非宝贝,只是寻常事物,马上就转开了目光,开始在屋里四处寻摸。但宓妃进屋后,却是朝八卦图走去。

杨朔讶然,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

宓妃到了近前,并没细看八卦图,只是挥手招来一道轻风,将八卦图吹得高高漂浮起来,露出了后面墙壁。

杨朔微惊,原来另有乾坤。

墙上是一个明显的与墙壁不同的灰sè金属板,这个金属板有半人高,与墙好像融为一体般,毫无缝隙,上面还刻着一些形状奇怪的符文,杨朔一个都不认识。

宓妃只扫了一眼,就伸出小手按在一个眼睛模样的符号上,再然后,杨朔就听到一阵轻风吹动发梢的声音响起,那金属板“咔哒”一声,从里往外弹开,露出了里面的空间。

这么一个通体由莫名的金属打造的箱子,杨朔估计一下,若是自己来,恐怕累吐血也打不开它。大箱子里只摆着一件东西……一个稍小些的箱子。

宓妃上下打量了几眼,伸手朝箱盖一按,那箱盖似乎没有上锁,“咔哒”一声就弹了起来。

箱盖打开的瞬间,一颗青sè的珠子像是被无形的手托着,从箱中飘了出来。

“咦?这是何物?”杨朔好奇的看着珠子,这颗珠子模样很普通,通体青sè,黯淡无光,粗一看就好像一个由普通青石打磨而成的石珠。

但宓妃看到这颗珠子后,却是欣喜若狂,大叫道:“天呐!这是神晶,而且是最罕见的风元素神晶,只要我将它炼化,最多五天,不,只要三天,只要三天我就能恢复到巅峰状态!到那时就算没有河图洛书,我也有把握算出大劫根源了!”

杨朔一听,也是大喜过望,叫道:“那还等什么,反正这里没人,你就在这炼化它吧!”

宓妃嗯了一声,足尖轻轻一顿,脚下生风,朝神晶飞去。

正当她伸手抓向神晶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破空的厉啸。

这种声音杨朔和宓妃都不陌生,分明就是长箭破空的声音。

二人同时动了起来,杨朔没管自己,挥手就在宓妃身后布下了一道冰盾。

他有水化天赋,凡间兵器已经无法伤及他,是以一动起来,就先护住宓妃,至于他自己,倒是毫不在意。

而宓妃则是根本不管那背后来的长箭,一伸手就将神晶捞在手里,这才一转身,小手一扣,弹出了一条细细的风线,“咻”的一声,朝着箭矢来处射了过去。

不得不说,无论是杨朔还是宓妃,他们的反应和应对都是无可挑剔。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那迎面射来的,并非想像中的凡间弓箭,而是一支细细的火丝!

这条火丝极为凝聚,而且高温也极为内敛,杨朔的冰盾在它眼前如若无物,它甚至连顿都没顿一下,就穿盾而过。

“咻!”火丝和风丝迎面撞在了一起,就听“呼”的一声响,风线非但没有起到阻挡作用,反而助燃了火势。

刹那间,火丝爆发,整个大殿里都铺满了火光。杨朔也是多次经历战斗了,反应很快,身体一震,身上出现一层冰甲,迈步朝外冲去。

到了这时,他岂能不知道来人是谁?面对陆南风,尽管他有化水能力,也不敢轻易变身,因为那样很容易会被他的神火浸入体内,就算不被烧成灰烬,也会让他遭受重创。

于是他也不化身神刀,或是幻化成其它东西,只罩上一层冰甲冲了出去。

而宓妃却不同,她不但没往前冲,反而朝后飞退,人在半空,就见无数狂风涌现,助涨了火势,但也护住了她的身形。她在火眼之中,但火却在风之外。

真正认真起来的宓妃,远比杨朔更冷静,而且她毕竟是从神魔年代活下来的人物,战斗经验之丰富更是远非杨朔能比。

她刚一见到火丝,就已经猜到了许多事。陆南风是怎么进入洞天的,用火烧?肯定不是!那么,他一定会有帮手。别的帮手,宓妃无惧,但对封若云,她却不得不顾忌。

以她风神之名,论速度,所有神魔都加在一起,也只有鲲鹏和金鹏等少数几人比她稍快,一般情况下,就算打不过,她也一定能逃走。可事实却是,蚩尤轻易就抓住她,并将她镇压。

她退的很快,而且动念间,就已经在身前身后布满了狂风,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蚩尤复生,她也自信不会被偷袭。

可就在这时,宓妃耳中突然传入一阵尖锐刺耳的吱吱声,像是无数只老鼠在同时尖叫,不等她用神力护住耳膜,就见电光一闪,紧接着,她身体就是一僵一麻,已经被雷电击中。

换了凡人,被雷电击中,除非运气逆天,否则基本就是一个死字。可是对神灵来讲,雷电也只是一种普通的能量,虽然具有麻痹的特性,击中神灵后,顶多是弹指的工夫就能恢复正常,若想以此重创甚至斩杀神灵,却是千难万难。

只是,宓妃刚一被雷电击中,心就是猛然一沉。她已经看到,在那雷电之后,还跟着一只巨大的黑sè拳头。这是蚩尤之拳!宓妃心神大跳,若非身体僵强,她恐怕会尖叫出声。

无他,蚩尤给她留下太多yīn影了。蚩尤虽强,但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唯一强悍的就是他的肉身。他的肉身已经修炼到了自生神通的境界,一拳一脚打出,甚至能镇压法则。

当然,以封若云的实力,是万万达不到那种程度的,可就算她只能发挥一成的蚩尤之力,对宓妃来讲,都是一种天大的麻烦。眼下情况就是如此,黑sè的拳头如影子一般半虚半实,亦如影子一般风吹不散。

宓妃全身僵硬,只能惊恐的看着那拳头似慢实快的朝自己胸腹打来。

“轰!”宓妃胸口中拳,整个人像是皮球一样被打得倒飞,而那拳头也更显虚幻,似乎消耗了许多力量。

一分六合只是,虽然虚幻,却并未消失,只见它一击之后,猛的朝后一退,竟然又被封若云收了回去。

一分六合这时,宓妃虽然凌空倒飞,但她脸上惊恐之sè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了无尽的冷笑。

一分六合同是蚩尤之拳,相差实在太大。宓妃被一拳打中,马上就感觉到了其中的虚弱。

若用数字化来形容,真实的蚩尤之拳力量是一万,那封若云这一拳,顶多就是三。

蚩尤万分之三的力量,就想要镇压风神?真是笑话!

对封若云,宓妃罕见的生出了杀意,她根本不屑去说什么狠话,直接双手一展,就见天地变sè,整个水晶宫,不,应该说整个洞天都黑了下来。

到处都是狂暴的风,无孔不入,但却诡异的不伤一草一木。

这是神风!

若没有手段防护,就算是蚩尤复活,黄帝现世,也会被吹得魂飞魄散。

因为宓妃的风,是针对精神力,甚至针对法则的攻击,对于肉身反而并没有什么伤害。

一分六合也就是宓妃心正,否则若换个心性邪恶的人拥有了她这般力量,恐怕一阵神风就能将世间生灵俱都吹死。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六章 伏羲水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