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七十四章 神魔往事

第七十四章 神魔往事

杨朔和宓妃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关上房门,杨朔便走到桌前坐下,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似要吐出胸中久抑的烦闷。

一分六合宓妃换成了成年的模样,一袭衣裙似是神物,倒能随着她的身体伸缩。

宓妃斟了杯茶,将冒着热气的茶杯推到杨朔面前,轻声道:“每个人的想法不同,际遇不同,自然也会有不同的选择……,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取出我爹的遗物,推算浩劫的根源。其它的,以后再说。若此劫能过,一切都有机会了结。若是过不去,再说那些还有什么用?”

杨朔叹了口气,苦笑道:“阿宓,你说的我都懂,只是看着南风那模样,我这心里……不好受啊!”

说着,他低头拿起茶杯,不顾滚烫的热水,仰头一饮而尽:“阿宓,我有时候真不懂。李建成也好,李世民也好,还有陆南风,封若云……

这些人整天都在争来争去,可是他们争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就算把所有喜欢的东西都争到手又能怎样?李世民如今已经是皇帝了,但就算他权倾天下,可百年之后还不是一坯黄土?

陆南风不一样,他跟咱们是同一种人,我真不明白,凡俗中的那些东西对他还有什么用?”

宓妃罕见的沉默了,好一会儿,她走到杨朔身后,从后面轻轻抱住了杨朔的脖颈,喃喃道:“不要难过了,陆南风怎么想的不关我们的事,阿宓只要有你一直陪着就好!”

杨朔身体一震,一直以来宓妃都只叫他杨朔,这还第一次他叫朔哥哥,杨朔没有高兴,反而觉得心里一疼,暗暗后悔自己不应该胡言乱语,搞得她也跟着心情不好。

他正要说话,突然觉得肩头湿润,如今杨朔对水愈发敏感,不用看就知道这是宓妃的眼泪。他马上慌了,连忙转过身看向宓妃,慌乱道:“阿宓,阿宓,你别哭,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宓妃眼中晶莹,摇了摇头,闷声道:“不是你的错,是阿宓自己的原因!我只是,想到了爹娘讲给我的话。”

宓妃道:“遥远的天外被那些天外来客称作宇宙,宇宙很大,超出你想象的大。比起无边无际的宇宙来说,这个世界连一点尘埃都算不上!”

杨朔满脸震惊,根本无法想象宓妃口中所说的宇宙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

宓妃被封印了无数年,她心里当然也有无数的话想要找人倾述,以前之所以不说,是因为说了也无用,反而会乱了杨朔的心。但此时灭亡大劫近在眼前,再不说的话,恐怕就没机会说了。

不同与杨朔,宓妃是亲身经历过上古神魔大战的,用她父亲伏羲的话来说,那场席卷全世界神魔之战,顶多算是第三挡的劫难,虽然凶险惨烈,但并不是最可怕的。

但宓妃却清楚得记得当时的那种天崩地裂的场面,即使如今想来也仍历历在目,如果有可能的话,她绝不想再经历一次。

也正因此,她对未来是悲观,甚至是绝望的。就算自己能推算出未来的一角,又能如何?以自己和杨朔的能力,能挽救世界吗?

正因为对未来的悲观绝望,宓妃这才放开了心扉,打算把杨朔一直疑惑的事情告诉他,如此,就算大家都要逝去,也能了无遗憾。

“宇宙很大,孕育出不同的生命体,融汇成不同的文明,他们具备的能力和智慧是我们人类无法想象的。”

不理杨朔的震惊,宓妃接着道:“具体的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听爹娘说过…我也告诉过你,光明和黑暗部族的事情……他们其实是同一种血脉,后来,为了如何利用力量,他们才渐渐产生分岐,形成了两派。

两族大战的结果,你也知道……光明一族被打的七零八落,他们逃离故乡时,携走了一件很重要的宝物。为了这件东西,黑暗部族也追至这里……继承光明血脉的我爹娘和同伴,继承黑暗血脉的蚩尤及其黑暗军团,又为了各自的立场打的不可开交……”

宓妃轻轻吁了口气,垂下眸子,叹道:“因为分争,当初被注入血脉的初代异能者,已经没有几个还侥幸活着。而你和陆南风,封若云这些新觉醒的异能者同样有纷争,也许有一天,会重复初代异能者的老路……”

“等一下……”

杨朔惊讶的打断宓妃的话头,问道:“你说封若云是异能者?”

宓妃疑惑的看着杨朔:“是啊,虽然她现在还不算绝对的强大,但我看得出来,她拥有很强大的潜力,如果全部得以开发,要比你和陆南风都强!”

杨朔倒吸一口冷气,封若云什么时候得到了神灵传承,难道是自己沉睡那几年里发生的事吗?

封若云居然也成了传承者,她和陆南风赶来这里做什么?当初她因缘际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帮太子拿到传国玉玺,现在呢?

杨朔的脸sè凝重起来:“阿宓,你说他们出现在孟津,会不会是为了岳丈大人的洞府?”

宓妃一听,脸sè也变了。

她倒不担心洞府被凡人发现,就算发现也动不了。但那些异能者却不同,一座空置了无数年,无人主持的洞府,恐怕随便来个手段不太弱的异能者就能破开!

之前宓妃还真没往这边想,此时被杨朔一提醒,马上也急了,道:“咱们不能再拖了,马上动手。万一真让他们得手抢先就糟了。”

“好,我们马上出发!”杨朔说着,抓住宓妃的小手朝外走去。

一分六合他刚一拉开门,还不等迈步朝外走,耳边就传来了宓妃的尖叫声:“小心!”

二字未及入耳,杨朔就觉心口一痛,一截剑尖已经穿过了他的心脏。

刺杀!

绝杀!

这是比声音还快的一剑!

不,比那更可怕,因为这一剑根本就没有声音!

直到这时,宓妃的“小心”二字才传入杨朔耳中。

可是直到这时,杨朔也没看到出剑的人。

“咻!”

一缕细微的风声响起,杨朔身前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身着儒衫,手持细剑的年轻人。

章希羽!

之前封若云虽然摒退他,但话里话外却是将杨朔的出身能力都点了个通透,最后又说章希羽不是杨朔对手,让他不要去招惹杨朔。章希羽怎能不知这是封若云在激将,在暗示他出手?

于是他就来了!

他若装做没有听懂,当然可以不来,可封若云抓住了他的心理——骄傲!

章希羽非常骄傲,封若云身边的人,他是唯一一个文武双全的人,容貌也是俊逸英朗,再加上得到了神灵传承,觉醒了神灵血脉……

换成谁有他的本钱,同样都会骄傲!

骄傲的人最受不得激,就算明知封若云不怀好意,他也愿意走一趟。而且,章希羽心里清楚,就算他不想来,封若云也会逼着他来。

“啪”地一声,杨朔整个人变成了一滩水,水摔在地上,在地面来回蠕动几下,重新汇聚融合,眨眼间又组成一个人,杨朔重新出现了,完好无损,身体外缘直接幻化成了衣服,他的衣服业已是身体的一部分,一如宓妃。

章希羽吃惊地看着他,杨朔手一抬,一缕水箭就射了出去,可不等水箭射中,章希羽的头颅就朝前一歪,“扑通”一声,摔落在地板上。

一分六合杨朔一怔,转头看向宓妃,就见宓妃手上青光缭绕,隐隐有一条由风组成的细线在飞快的游荡。杨朔突然想起之前听到的那声“咻”的风声,眼中露出恍然。

风刃!

很明显,自己遇刺,宓妃就出手了。

他终于想起,这个可爱的女神,是从上古时代活到现在的风神!

纵然她再如何自谦,或者不以战斗见长,依旧拥有着强大的力量。

杨朔向宓妃微笑了一下,看着地面的尸体:“这家伙好像能隐身,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宓妃冷笑:“还能是谁?”

“你是说,他跟陆南风是一伙的?”

杨朔反应过来,却蹙眉,显然不太相信:“陆南风若要杀我,应该会自己动手……”

杨朔说着,声音渐小,很快脸上露出了怒sè:“一定是封若云!”

宓妃点头:“应该就是她了!”

这句话刚出口,忽然一声冷笑直接在两人的识海中响起。

杨朔和宓妃脸sè一变,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神sè,确定了那声冷笑不是自己的幻觉,杨朔立即闭上双眼,将神念覆盖了整个客栈,几乎是马上,他就感觉到一股幽暗yīn冷却透着狂暴的气息正在飞快接近。

到了此刻,杨朔顾不上惊世骇俗了,蓝光一闪,他身上已经披上了一层冰甲。神念动处,客栈里包括厨房在内的所有房间都传响起一阵阵“啪啪”的脆响,随后就是无数缕或大或小的水线朝杨朔所在方向飞射而来。

惊呼声四起,但杨朔已经没心思理会,一伸手掌,所有水线在他掌上凌空汇聚成一团,然后飞快的旋转起来,呼吸间就被凝成了一滴眼泪形的水珠。

观音泪!

杨朔已经感觉到来者气息正是封若云,刚被刺杀,心里正憋着火,此时他根本不想说话,直接一挥手,将手中观音泪朝着气息来处飞射出去。

“轰!”半边客栈轰然倒塌,一个如神如魔的身影站在那里。

令杨朔震惊的是,封若云一掌前举,竟然将观音泪攥在了掌中。

一分六合观音泪虽小,但何其重?

杨朔心念一动,它就化成了无数水箭冰箭,向四下溅射。

但若云哈哈一笑,手掌狠狠一攥,竟将观音泪的剧爆扼杀在了手中。

杨朔大惊,什么时候,封若云竟然这么强大了?

比他更吃惊的是宓妃。之前宓妃还只是察觉到封若云体内有神力流转,但上古神魔何其多?她根本猜不出那是谁的传承,直到此时封若云大发魔威,那股子无法无天的魔焰冲宵而起,宓妃才脸sè大变。

蚩尤,这是蚩尤的力量!

若说这世上谁对蚩尤最了解,除宓妃外不做第二人想。千万年的镇压,蚩尤之力在侵蚀她,她也在了解蚩尤之力。

宓妃正要说话,可紧接着又闭上了嘴巴。蚩尤多强,她再了解不过,虽然封若云只是传承者,但即使如此,也不是杨朔能轻易对付的。对方显然没有得到蚩尤的记忆传承,因此没有认出自己,这种情况下,不能点破。

一旦让对方明白自己拥有的是何等力量,显然就更有助于她来掌握这力量。

封若云站在废墟上,青丝飞扬,狂暴的气势,引得周围天地都在变sè。

如杨朔一样,她也能影响天像,但或许是因为神力属性不同,她只能在尽情释放心中杀意时,才会引来风起云涌。

一分六合半边客栈已经成了残垣断壁,之所以被搞成这般模样,完全是封若云不管不顾的撞了进来,直接将承重的梁柱给撞断了的缘故。

一分六合这次出现,封若云并没有戴斗笠,也没有披着那件灰sè斗篷,而是如陆南风似的身着血神衣,比起陆南风身上那件暗红sè的邪物,封若云身上这件显得更加鲜艳,更加血腥。

甚至她只是站在那里,就有淡淡的血腥味传出,令人闻之欲呕。

她仍然如九年前那么美丽,不同的是,以前的封若云就像一颗最耀眼的珍珠,妩媚妖娆,光彩夺目,任谁看到她,都会生出“这才是女人”的感慨。

可此时的封若云,尽管同样美艳无边,但那种惹人怜惜,引人犯罪的女人味已经完全不见,只剩下无边的霸道和狂暴,这样的她,甚至会让人忽略性别和容貌。

杨朔注意到,封若云的眼睛已经完全黑了,不是瞳孔,而是连眼白在一起,全都变成了漆黑一片,就好像一双微型黑洞,连周围的光线都被碾碎吞噬。

“杨朔,出来受死!”封若云第一眼就看到身头两分的章希羽,不由大怒。

杨朔一句话没说,直接冲了过去,随着他一起冲出的还有无数冰箭。

九年前的一次陷杀险些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刚才的刺杀又差点要了他的命,时隔九年,两次朝他下杀手,杨朔不是泥捏的,怎能没有脾气?

此时陆南风不在,无他相阻,正是杨朔报仇雪恨之时!

杨朔冲前几步,陡然一纵身,人在半空就身形一晃,发动了水化天赋,十分之一个刹那不到,他就变成了一把蓝光闪耀的巨大冰刀,其形其状,竟与鲛人王刀一般无二。

“嗤!”蓝冰神刀刚一成形,就毫无顾忌的朝着下方封若云狠狠斩了下去。

看网友对 第七十四章 神魔往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