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五十一章 苏醒

第五十一章 苏醒

水波潾潾,晨风荡漾,湖面上涟漪处处,不时有水鸟野鸭在俯冲而下,或抓或衔,很快又带着收获展翅远去。

不远处,一条渔舟在水面上轻轻摇摆着,撑橹的是一位头顶蓑笠的白须老翁,在他身后的舟里,一个头顶冲天辫,身穿红布兜,六七岁大的小姑娘正在笑嘻嘻的逗弄着鱼篓旁的几只鸬鹚,鸬鹚不时扇动着翅膀,带起的水花落在小姑娘的脸上,小姑娘并不讨厌,反而更加开心,嘴里不时发出咯咯的欢笑声,在静谧的湖面上传得老远……

远处湖面上轻雾朦胧,不时有大鱼跃起又落下,打起一道道水花。

一分六合初升的朝阳停在远方的山峦上,阳光并不刺眼,反而温暖而柔和,淡红泛金的光芒洒落湖面,让水面上好似渡了一层淡淡的鎏金华彩,美得令人心醉。

摇摆的孤舟,撑橹的老翁,扇动翅膀,不时落入水面又飞起,吐出口中渔获的鸬鹚,脸上挂着纯净笑容的幼童……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安宁,就像是一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在无形的大手下,轻墨淡笔间,就勾勒出了人间一切的美好。

“爷爷,爷爷!”突然,小姑娘慌乱的叫了起来。

老翁急忙转头看去,就见小姑娘正抬手指着一侧的湖面上,脸上神情带着淡淡的惊恐之sè。

老翁顺着孙女儿的目光看去,瞳孔不由一缩。

那是一只灰翎灰羽,单足独立,停在水面上的山鹰。

老翁从小长在湖边的村庄里,对这座湖熟悉的仿佛自家庭院,以前他也见过鸟儿停在水面上,但那些鸟儿都是些湖鸭鹈鹕一类的水鸟,山鹰立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

阳光照在湖面上,光线略显刺目,老翁抬手在眼前搭了个凉棚,细看过去,不由惊呼出声。

一分六合原来在那山鹰脚下,还有一个半沉半浮的人影。

有人落水?

还是上游战死的兵卒尸体?

不过知道是死人,老翁反而不那么惊讶了。

这几年中原大乱,天下板荡,不知有多少势力扯旗造反,势力一多,必然就要打仗,而打仗就要死人。

老翁虽然身处穷山僻壤,但这里毕竟是中原腹心之地,传承久远,就算是一个普通渔民也懂得许多道理,知道天下一乱,必然烽烟四起,这种时候死多少人都很正常。

一分六合算上这具尸体,这几年里,他已经见过至少几十个死人了。

人活得久了,再慈悲的心肠也会变得冷漠,老翁很快恢复了平静,朝着自己孙女儿笑着安慰道:“妞妞,别怕,爷爷在这儿,大鹰不敢过来。”

小姑娘听了,心里稍安,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又朝那只山鹰看了几眼,才扭着脖子看向爷爷,脸上露出乖巧的笑容。

“爷爷,妞妞不怕。”

老翁呵呵一笑,夸道:“妞妞真乖,等爷爷起完网,回去给你买糖人吃。”

“糖人?”小姑娘眼睛一下子亮了,瞬间把那只山鹰扔在了脑后,焦急的叫道:“那爷爷快起网,快起网,妞妞要吃糖人!”

老翁笑道:“好好好,妞妞别急,爷爷这就起网。”

说着,他转过头,用力撑了几下船橹,小舟很快飘到了一处水面,在一个灰sè的浮漂前停下。

前两日他在这里下了一个挂网,一晚上应该能捞上几十斤鱼,差不多可以换十几枚大钱,虽然近几年来生活愈发艰难,但拿出一枚大钱来满足一下小孙女儿的小小愿望还是没问题的。

老翁捕鱼几十年,对在哪里下网哪里收网早已经了然于心,等舟一停,他马上放下船橹,从身旁捡起一个两头带钩的长棍,朝着水面上的浮漂捞去。

“呦呵,这网鱼不少啊!”他刚一勾上浮漂,马上就从手上触觉感觉到了沉重,心里不由一喜。

一分六合他试着抬了抬手,发现这网鱼最少也得一百多斤,这么重的网,他虽然能拖动,但船却很容易被坠翻。

好在他打渔多年,对这种情况自然有应对的办法,当下将手中长棍另一头的钩子挂在船头,自己拿着船橹走到另一边,开始回返。

等船到了湖边码头,再重的网也能拽上来,到时自然不怕翻船。

一分六合小姑娘虽然才六七岁,但毕竟自小生在渔家,一看爷爷的动作,马上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当下欢喜的叫道:“爷爷,爷爷,是很多鱼吗?”

老翁哈哈一笑:“今天运气不错,这一网最少有一百多斤,回头扯块布,给妞妞做一件新衣服。”

小姑娘高兴极了,兴奋得小脸通红,脆生生的叫道:“还有奶奶,还有奶奶,给奶奶也做一件新衣服!”

一分六合“好,给你奶奶也做一件。”老翁喜笑颜开,连连点头。

……

当杨朔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对亮晶晶的大眼睛。

杨朔怔了怔,目光迷茫的看着那双大眼睛。

“我……”

他刚要说话,那双大眼睛就露出了怯意,转头就跑。

“爷爷,奶奶,你们快来呀,大鱼哥哥醒啦!”

杨朔怔怔的扭头,看着小姑娘一溜烟跑了,心里仍然有些恍惚。

他还记得,自己被追杀,中毒后沉入湖底的事,但后来的事情他就记不得了。

一分六合他试着动了动身体,发现没什么问题,只是脑子有发沉,体内神力前所未有的充沛,但虽然流转不休,却有种滞涩之感,调动起来非常吃力。

一分六合这种感觉,自他融合神力以来,还从未出现过。

杨朔心里有些恐慌,难道那些毒烟如此可怕?竟然会影响神力?

事实上,杨朔是多想了,之所以他现在有这种感觉,其实说来也很简单,是他内伤所致。

当初他被李玄霸打飞,以致体内骨肉俱伤,最严重的是他的五脏以及经脉都被震得错位,经脉是神力运转的通道,错位后自然会有些不自然。五脏错位,又令他身体机能出现问题,就好像后世所说的生理紊乱。

对于神力在身的杨朔而言,这些都是小问题,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自然就会恢复。

说起来,出现眼下这种情况,也是杨朔修为粗浅所致。若是他能将神力与血肉骨骼等完全融为一体,令神力形成本能,举手投足间就是神灵之威,到那时,别说这种小问题,就算真的骨断筋折,甚至断手断脚,他也能轻易恢复。

就在杨朔沉浸在自己体内的神力时,小姑娘已经带着两位老人赶了过来。

这两位老人明显是一对夫妻,二人虽然面容苍老,但精神还算健硕,他们一进来,杨朔马上回过神,腰一用力,就从床上坐起。

“唉唉……小道士,别急着起来,你这身子还得养呐!”

一分六合不等杨朔说话,老太太已经急急的说道:“现在这天儿呀,水里凉着呢,别看你现在年纪小,身体棒,可在水里泡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没病,身子骨也虚着呢,赶紧躺下别起来,等我给你煮点药,再炖碗鱼汤……”

“行啦,老了老了这么唠叨?”不等老太太说完,老翁已经开口打断,朝老太太瞪了一眼,这才转向杨朔。

他朝杨朔上下打量一番,严肃的点了点头:“嗯,看着白白净净的,身子骨倒是挺不错。”

“那还用你说,换成你在水里泡那么长时间,早烂了。”老太太不乐意的白了老翁一眼,也不知是怨他打断自己的话,还是习惯了这么说话。

老翁哼了一声,不服气道:“废话,你不看我多大岁数了,我要像他这么大,在水里呆三天都没事儿。”

“吹吧你,还大水里呆三天?那是王八!”老太太嘴有点毒。

“我吹?你不信问老栓,那时候我们一起下水……”

“你别提老栓,那老家伙比你还能吹。”

“你不信他,那去问老何头儿,他说话你总信吧?”

“老何头都躺半年了,说话都不利索了,能说什么?”

“你这老太太……”

杨朔愣愣的看着两个老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不由目瞪口呆,他几次开口欲言,可话到嘴边,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老两口虽然吵得凶,但感情却非常好,虽然有时候说话难听,甚至话里还带着脏字儿,可他们谁都没生气,似乎这二位平时也是这么说话的。

无奈,杨朔只能把目光转向穿着红肚兜的小姑娘。

妞妞早习惯了爷爷奶奶之间的交流方式,并不理会,只怯生生的望着杨朔,眼里满是好奇,见杨朔看过来,她像是受惊的小鹿似的赶紧躲到爷爷腿后,一边拽着爷爷的裤角,一边偷眼瞧着杨朔。

杨朔被她的小模样逗得一乐,搞怪似的朝她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微笑。

妞妞愣了愣,突然有些脸红,一闪身躲到了爷爷腿后,不敢露头了。

妞妞从小长在湖边,这里是一个隐蔽的山坳,周围只有十来户人家,除了偶尔来卖货的货郎外,她还从未见过外人,更别说长得像杨朔这么好看,这么白的人了。

此时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大鱼哥哥长得可真好看。

不知为何,想到这个好看的大哥哥,妞妞就有些脸红,有些不好意思。

至于为什么管杨朔叫大鱼哥哥,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是被爷爷从网里捞出来的,跟鱼一起被捞上来的。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章 苏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