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五十章 佛林定情

第五十章 佛林定情

一路奔逃,天sè已经放亮,朝阳升起的瞬间,陆南风体内神力马上得到了补充,开始飞快恢复。

二人纵横跳跃,遇山穿林,逢水萍渡,携手在荒野中穿梭,最终逃入了龙门石窟。

龙门,石窟。

这里的石窟开凿于北魏孝文帝年前,之后历经东魏、西魏、北——再至隋朝,营造出了长达二里,上千个窟龛,数万尊佛像,密布于伊水东西两山的峭壁上。

古阳洞石窟群,规模宏伟、气势壮观。洞中北壁刻有楷体“古阳洞”三个字。

一分六合这古阳洞是由一个天然的石灰岩溶洞开凿而成的,窟顶没有莲花藻井,地面呈马蹄形,巧妙地利用了天然地势。主像释迦牟尼,着双领下垂式袈裟,面容清瘦,眼含笑意,安详地端坐在方台上,侍立在主佛左侧的是手提宝瓶的观音菩萨,右边的是拿摩尼宝珠的大势至菩萨,表情文静,仪态从容。

此洞中其余大小佛龛多达数百尊,雕造装饰十分华丽,不过此时正是夜间,可就看不出其中的宏伟华丽了。

这时封若云内力已将耗尽,速度越来越慢。

好在陆南风已经恢复了七成神力,发现她的虚弱,当即接过了赶路的任务,带着她一路疾行,窜进了佛林中。

封若云的脸sè白得吓人,她武功不错,也受过地狱般的训练,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内力和体力双透支让她有些不堪重负。

陆南风心里微疼,但脸上却不显,左右看了看,他很快选中一尊立在高处,偏僻角落里的高大佛像,拉着封若云躲到了佛像身后。

一分六合二人靠着佛像后背急促的喘息一阵,陆南风这才小心地探出头去悄然窥视,就见远处影影绰绰几道人影,正在四下打量,领头之人正是王仁则。

此时的王仁则已经换上了一身华丽的汉服,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寻来,只见大袖飘飘间,神采飞扬,背负长剑的模样,像是一个古时的剑仙。

一分六合陆南风眯了眯眼,看着他的打扮,突然觉得有些眼熟。

是了,那模样,有些像李淳风。

李淳风就一直背负长剑,陆南风甚至能记起那长剑剑穗的形状。

只是不知,那位师兄的剑术如何?

陆南风念头飘了没多远就回过神,看向王仁则,蹙了蹙眉,眼中满是厌恶之sè。

“这人还真是yīn魂不散!”

他不知道王仁则为何一心追杀自己,也没兴趣知道。

或许,他只是看自己不顺眼?

不管他是什么目地,但既然要杀自己,就要有被杀自己杀死的觉悟。

陆南风神sè冰冷,打量一阵,收回了目光。

“你……”

陆南风转身想要说话,却不提防封若云正凑过来,两下里嘴唇一碰,陆南风顿时呆在那里,就觉得刹那间的一触,软软的、弹弹的、香香的、甜甜的,那是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滋味儿。

陆南风不是初哥,事实上,流落江湖的那几年他经历过不少女人,但那些女人都是烟花女子,就算同床共枕也只是逢场作戏,发泄一下生理需求罢了,像这种心动的感觉,他从未有过。

陆南风只觉得一阵头重脚轻,差点儿晕倒在地。

“谢谢你,南风!”

黑暗中,只能看到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可就只看那双眼睛,也看得出她的羞涩与娇美。

封若云的声音柔柔媚媚的,虽然羞涩,却不扭捏。

陆南风看着她的眸子,心里一颤,莫名的就知道,这不是误打误撞的亲吻,而是她有意的奉上香吻。

他神sè淡然甚至有些冷傲,但此时心中却是一阵激荡,仿佛一跤坐进了棉花堆里,一时不知天上人间。

“你……我……”

陆南风摸了摸唇,心中波涛汹涌,他直愣愣的看着封若云,心里突然生出一个想法,就是她了,这一生我要与她白头偕老,同生共死。

封若云目光并不躲闪,反而勇敢的看着陆南风,逃了一路,她脸上黑巾早已扔掉,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上布满了满是温柔的娇羞。

相处这么久,陆南风从未见过封若云这种表情。

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封若云,才是真正的她。

封若云利用自己,他不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

但是他不在乎。

陆南风的脾性很有些古怪,甚至有些扭曲。

在他的观念里,被利用并不可怕,也不可恨,那只说明自己有价值被利用。

但被利用,和真心喜欢,这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感觉。

口鼻间嗅着封若云身上传来的幽香,陆南风有些心猿意马。

好在他毕竟不是一般人,很快冷静下来,低声问道:“那人究竟是谁,为何追杀不止?”

封若云向外探看了一眼,娇嫩的脸蛋儿紧贴着陆南风的嘴唇,窘得陆南风脸sè一红,本能的缩了缩头。

封若云似无所觉,只恨恨地道:“那人叫王仁则,是王世充的侄子。他就是个无法理喻的疯子,以前没听说过他有不死之身,或许是发现你也与众不同,所以才要杀你后而快。”

“是这样么?”陆南风想了想,缓缓点头。

这种想法他倒是可以理解,远的不说,就说他自己,以前未尝就没有过杀死杨朔的念头。

毕竟,神虽贵,但多了,就不稀罕了!

“至于我……”

封若云脸上露出淡淡的歉意,垂眸道:“他或许是想用我来牵制你吧?南风,是我拖累你了。”

封若云这番话倒是出自真心,王仁则之所以朝她攻击,本意就是为了牵制陆南风,不让他肆无忌惮的催动神火,就算他有不死之身,但那种烈焰焚身的痛楚还是令他难以忍受。

这是大敌!

王仁则虽然张扬嚣狂,心思却非常缜密,陆南风的能力令他非常震惊,这种驱火之能,实在是超出了世人的极限能力。

不死之身虽强,但若在战场上被围攻,还可能力乏被生擒,但像陆南风这种能力,根本就是无人能制。再多的人,他只要一挥手就能尽数焚尽,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

一分六合人的野心和能力是成正比的,以前的王仁则虽然心高志远,但顶多也只是想辅佐叔叔登上皇帝宝座,自己则做一个从龙之臣,一个权势滔天的王爷。

但自从他发现自己的不死之能后,心态马上就变了。

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一分六合自己有不死之能,显然是天意眷顾,既如此,为何自己就不能登上那至尊之位?

也正是因为这种念头作祟,王仁则不愿意看到这世上有能威胁到自己的存在,因此才对陆南风孜孜以求的追杀不止。

毫无疑问,在他眼中,陆南风就是那个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

“搜!”

王仁则负手站在释迦牟尼的佛像前,神sè冷肃的挥手下令。

远处,一尊破旧的佛像后,陆南风听了封若云的话,沉默不语。

他听过王世充的名字,但对王仁则却很陌生,不过无论对方是什么人,敢追杀自己,那就是生死大敌。

陆南风不是良善之辈,对敌人,他心里绝没有宽容饶恕的念头。

封若云似乎知道他对王仁则不熟悉,抬眼目光炯炯的看着陆南风,恨声道:“那个禽兽,比他叔父还狠,倒是跟李世民相似。他为了激励士兵替他卖命,便指使部下杀大户、掳钱财,不知多少人家被他祸害得家破人亡。”

说到这里,封若云有些激动,脸上涌起一丝嫣红,急促的喘息了两声才平复了心情。

陆南风沉默一阵,突然道:“你……跟李世民有仇?”

封若云点头,声音中隐隐带上了一丝啜泣哽咽:“我家本是崤县富有人家。李世民的人为了筹措军饷,诬栽我父为匪,杀我全家,还有一个军校玷污了我的亲姐姐,致使姐姐羞忿自尽!我与他,不共戴天!”

古时即便军纪最严明的军队,也只是相对而言。李世民治军,治下的军队同样良莠不齐,而在征战途中,当他们凭着手中的刀剑,拥有神一般对凡人的裁决之力时,许多人心中的兽性就会无限放大。

封若云所说的事,也不过就是无数个悲剧中很寻常的一幕。

陆南风一怔,没想到在自己身前温柔开朗的封若云,竟然有这么悲惨的经历,而且双方的经历虽然不同,但也相差无几,这让他不由感同身受,对封若云更加怜惜。

同样是家破人亡,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有神力傍身,当初都过得那么凄惨。

而封若云一个弱女子,可想而知,这些年她都经历了什么。

陆南风缓缓点了点头,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意,他伸手握住封若云柔夷,轻声安慰道:“放心吧若云,我会帮你报仇的。”

他的声音并不如何激昂,但听在封若云耳中,却是让她心里一烫,眼睛瞬间就红了。

一分六合封若云能感觉到陆南风淡淡语气中的深沉关怀和怜惜,这种被人保护关爱的感觉,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一分六合“南风!”封若云眼眶发红,泪光闪闪的看着陆南风,被握住的小手也紧了紧,反抓住陆南风的大手,似乎再也不想放开。直到这时,封若云才真的对陆南风心动了。

“如果君不嫌弃,妾愿侍奉终身。你……”

封若云泪光莹莹地看着陆南风。

陆南风先是一呆,继而狂喜。

他也只是个颠沛流离的苦命人,彼此相近的命运,一样家破的经历,两个寂寞孤冷的心,这一刻贴合的无比紧密。

男女之间,那份情愫,有时候就是一张窗户纸,一旦捅破,立时就是心意相通,蜜里调油。

两人激动的对视着,陆南风轻轻握紧了她的手,郑重地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是一生的承诺,也是陆南风一个男儿愿意对向他托付终身的女杀手发出的誓言。二人执手相望,那种心灵相融的感觉令二人都有些沉醉。不自觉的,两个人越靠越近,渐渐唇齿相触。

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时,封若云因为心情激荡,身子微微一动,碰到旁边一块风化松动的石头,细碎的石子簌簌而落,静夜之中,声音显得异常清晰。

正在地上左顾右盼、逡巡不去的一众杀手霍然抬头,其中一人戟指一点,大喝道:“上边!”

一分六合刹那间,七八个高手便纵跃如飞,蹬踏着一座座石窟和佛像,仿佛纵跃在绝壁山崖间的一群岩羊似的,矫健无比地扑了过来!

“喝!”

见已经暴露,陆南风干脆也不再躲,他生怕对方伤了尚未完全恢复的封若云,遂先发制人,口中大喝着从佛头上纵身跃出,人在空中就双拳一扬,拳锋上陡然探出两条蜿蜒的火龙。

火龙身上烈焰汹涌,如神兽临世气势惊人,晨风吹过,发出呜呜的声响,好似正在高声咆哮怒吼着。

一分六合两个持剑的杀手人在空中已经来不及躲避,二人同时一惊,瞬间拔剑朝火龙斩去。

看网友对 第五十章 佛林定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