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三十四章 谶言

第三十四章 谶言

就在李世民在西苑里安排行动,准备出发时,李建成也得到了萧后的消息,大喜之余,也开始召集手下众人前来议事。

过了一会儿,薛万彻、韦挺等人已经赶到,随后没多久,陆南风和封若云也相携而来,但等了好一阵子,李玄霸和李淳风也未到,李建成不由皱眉,吩咐道:“来人,再去找一找玄霸和李道长。”

“是!”

一名近卫领命而出。

“殿下,可是有萧后的消息了?”韦挺看着李建成脸sè,犹豫了一下问道。

韦挺此人,是李建成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其父韦冲曾于隋时任民部尚书,从小受家庭熏陶,韦挺对粮草晌运之事颇为精通,而且其人相貌俊朗,风度翩翩,文才极佳,李建成对他极为信任。

“嗯,刚得的消息。”李建成眼中露出淡淡的忧sè。

一旁薛万彻马上起身,急道:“殿下,事不宜迟,咱们能得到消息,别人也能得知,还需尽快行动。”

薛万彻身为李建成身边第一大将,与韦挺一起,算是李建成的左膀右臂,同为武将,他对李世民的能力非常清楚,也更为警惕,既然太子能得知萧后的消息,那么李世民一定也能得,这让他非常焦急。

李建成自然明白他口中所说的别人是谁,脸sè一沉,点头道:“等玄霸来了,咱们商量一下,马上就行动。”

一分六合就在他们说话时,另一边,李玄霸和李淳风却在一座偏僻的营帐里对坐饮酒,相谈甚欢。

要说这二人,一个是不着调的道士,另一个是武力逆天,性情高傲的皇子,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二人怎么会在一起喝酒?

其实,二人的交往还是袁天罡的原因。

以袁天罡的本事,自然早算到了陆南风要下山入世,同样也算到了传国玉玺之事,当时袁天罡好奇传国玉玺的归属,就卜了一卦,不想传国玉玺因果太大,牵扯太多,他根本算不出其丝毫头绪,但事情就是那么巧,他没算出玉玺的归属,却无意中算到了杨朔会遇到一劫。

这一劫,是杀身之劫,而劫子就是李玄霸。也正是因此,他才授意李淳风跟着陆南风下山,以投靠李建成为名,目的则是借机接近李玄霸,伺机影响他,以便为天命之子挽这一劫。

在杨朔不知情的情况下,袁天罡这个貌似不着调的师父,其实暗地里做了很多事。李淳风也不负所托,加入了太子阵营后,很快就找机会跟李玄霸接触上了,渐渐的,二人交上了朋友。

当然,这对所谓的朋友之间,都各怀鬼胎就是了。李淳风的目地不用多说,而李玄霸则是想将李淳风收为已用,对他这种人来说,所谓的谋士智囊,根本不缺。可像李淳风这种有卜算之能的异人,却是稀罕物。

“李道长,你之前给我卜的那一卦,玄霸还是想不明白,你能再说说么?”李玄霸殷勤的给李淳风倒了杯酒,眼神里满是期盼之sè。

一分六合李淳风呵呵一笑,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笑道:“‘长浊染玄龟,水灵托大日’。殿下,这两句谶言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要看你自己怎么理解了。正所谓相由心生,此相说是相貌也对,说是卦象也无不可。不可言,不可说啊!”

李玄霸听得有些迷糊,脸sè微微沉了下来:“李道长莫不是欺玄霸读书不多?还是……你瞧不起我?”

他眼中露出怀疑之sè,若非当初李淳风一口说出自己七年前得了奇遇,以至大病痊愈且从那以后力气一日大过一日,李玄霸定会认为眼前这个小道士是个江湖骗子了。

李淳风眉眼通透,一看李玄霸脸sè,心里就一惊,想了想,决定还是让他安心一些为好。

李淳风摇头,缓缓道:“既然殿下非要贫道说上两句,那小道就说说看吧,不过这毕竟是殿下的卦象,就怕贫道理解有误……”

“无妨,道长直言即可,无论对错,玄霸绝不怪罪。”李玄霸大手一挥,脸上露出笑容。

原来这小道士一直不说,不是卖关子,原来是怕说错话啊!

一分六合李玄霸很享受这种被人惧怕的感觉,本来沉着的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矜持的微笑。

李淳风轻咳一声,压了压心里的笑意,脸sè一正,说道:“好吧,那贫道就说说,至于说得对错,就由殿下自己判断吧!”

“好,你且说来!”李玄霸也神sè一正,眼中满是期待。

李淳风一仰头,将杯中酒饮尽,这才眯着眼,摇头晃脑道:“依贫道看来,所谓玄龟者,龙之子,霸下也!指的应该是殿下!”

“霸下?”李玄霸眼睛一亮。

是啊,龙子霸下,自己不但是龙子,还占了一个霸字,可不就是说我吗?不过紧接着,他又疑惑起来,传说中霸下是龙之六子,可自己分明就是老四啊?

李淳风眯着眼,刁了他一眼,又道:“至于长浊,若贫道所猜不错,应该是指黄河。”

李玄霸一愣,疑惑不解。

李淳风心里暗笑,脸上却一本正经道:“黄河又有浊河之称,传说霸下曾帮禹王治水,治的就是黄河水患。而染字,又有沾染结交之意。如此说来,长浊染霸下,依贫道猜测,应是指殿下你于黄河或是黄河附近会结交到贵人。”

李玄霸听得一愣一愣,他自幼体弱多病,倒是看了些书,可黄河又名浊河,这种典故除了一些喜欢研究古史的学者,或是生长在黄河边上的人家外,很少有人知道,他自然也不清楚。

后来他得了奇遇,身负神力,以至于力大无穷,他的精力也都放在了武功和战阵上了,对书本不说弃若敝履,也很少再触碰,自然不知道大禹治水里还有霸下出力的典故。

至于染字的解释,李淳风就更牵强了。

事实上,这个染字,是贬义词,有玷污之意。但黄河有浊河之名,本就是污浊之水,用在这里也堪堪能用。

李淳风故意给他这么一个谶语,特意用了染字,本来是想让他自己提出疑问,然后李淳风再给解释。这就好像撒谎骗人一样,九真一假中有些似乎显而易见的漏洞,可实际上却早准备好了弥补的办法,专门用来打消对方的疑心。

不过他没想到,这种明显的错漏,李玄霸根本就没看出来。

从这一点一看,不得不说,没文化就是不行啊!

一分六合李玄霸愣了愣神,算是明白了,按李淳风的解读,是说自己在黄河上会结交贵人。

他虽然有些心思,可跟李淳风哪比得了?根本没想到为什么一个染字,就代表自己能碰上贵人?

换成李建成或是李世民那种人,一定会疑惑,可他却偏偏没有。

不但没有疑惑,反而信以为真,当下兴奋的问道:“那水灵托大日呢?”

李淳风脸上略一犹豫,假做期期之sè:“这个,这个么……水灵我也不太清楚指的是什么,不过托,应该指承托,辅佐之意!至于大日,说的应该是太阳吧!”

李淳风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脸sè却变得有些苍白,似乎被自己的话吓到了一样。

李玄霸看着李淳风脸sè,也没有多想,只当他真的不知水灵之意。

不过“托大日”三字,却让他心里微跳。

承托,辅佐。

这种词可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用的。

一分六合能被辅佐的……大日?

难道说,这个水灵就是辅佐大日的关键?

大日煌煌,高高在上,独一无二,指的是什么,就算李玄霸再没文化也清楚它的寓意。

“水灵,水灵……”

一分六合李玄霸喃喃几句,眼中闪过一丝波动,难道这个水灵,就是自己的那个助力,能让自己成为大日的贵人?

他突然反应过来,李淳风之所以期期艾艾的不肯明说,恐怕是不想把话说透,毕竟这种事儿实在是太犯忌讳了。

李淳风见李玄霸看向自己,眼神马上躲闪开,同时伸手取酒时,一不小心还险些打翻了酒坛,他慌慌张张的将酒坛扶稳,给自己倒了一杯,大口饮尽。

见他失措模样,李玄霸不怒反笑,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时,帐篷帘子被掀开,一名李玄霸亲信近卫走了进来,禀报道:“殿下,太子殿下传讯,有急事,请您速去商议。”

一分六合李玄霸一皱眉,不悦道:“知道是什么事吗?”

近卫犹豫的看了李淳风一眼。

李玄霸一摆手:“无妨,李道长是自己人。”

李淳风轻咳一声,没有动作,似乎默认了自己是自己人的说法。那近卫见李玄霸如此说,也只能点头道:“虽然太子没明说,可此时韦挺大人和薛将军再加上陆先生等人,都已经到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萧后有消息了。”

“嗯?”李玄霸眼睛一亮,蓦的起身:“走,去看看。”

一分六合说着,他看向李淳风:“李道长,一起过去看看?”

李淳风跟着起身,脸上有些犹豫,可看到李玄霸的眼神,他无奈的点了点头,强笑道:“贫道听从殿下吩咐。”

李淳风这句话似乎是在客气,可听在李玄霸耳中,却又有其它意思——这是在隐晦的表示效忠!只是听起来,李淳风似乎是因为得知了李玄霸的秘密后,迫于怕被灭口的无奈才表态效忠他,但李玄霸却根本不在意。

一分六合——反正都是效忠,管你是主动还是被动呢。

看网友对 第三十四章 谶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