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二十七章 再相逢

第二十七章 再相逢

李世民手下猛士显然都是百战之兵,战阵经验无比丰富,眼见有人来袭,他们马上反应过来,迅速戒备,一个个长枪在手,挺举如林,已经过了桥和尚未上桥的将士因为返身不及,则迅速摘下战弓,搭箭认弦。

但那刺客用的居然不是刀剑一类的武器,未免令这些战士有些意外,行动迟缓了几分,仓促之下,两个校尉模样的侍卫同时大喝一声,脱手掷出了手中骑盾,两面骑盾呜呜旋转着,堪堪迎到李世民身前。

两面骑盾盾沿一碰,铿地一声,爆出一团火花。与此同时,那两条火龙也到了,烈焰喷在两面骑盾上,滚滚火流竟都被那两面骑盾接了下来。

“当!当!”

两面骑盾落地,包铁犹在,烧得通红,里边的硬木却已在顷刻间焚烧成火,以至盾落于地,发出的声音甚是轻微。

可就趁着这双盾一阻的功夫,李世民已然提马后退,贴着一侧桥栏站定,“铮”的一声,腰间长剑出鞘,被他提在手中,另一只手也提了一面骑盾,神态依旧淡定冷静。

李世民久经战阵,其勇其猛不逊sè世间任何猛将,他虽然惊讶刺客竟能以火为武器,不同凡俗,心里料他必是江湖异人。

但既然已经交手敌对,无论对手是谁,李世民都夷然不惧。

“护驾!”

利用这刹那功夫,骑士们已经反应过来,近处者纷纷拥向李世民身前,以身做盾,远处的人则直接投出了手中的枪,长枪呼啸,射向身在半空的刺客。

刺客冷笑一声,腾空之势本已将尽,这时重心向下一挫,已然迅疾地落在地上,空中长枪俱都刺空,他则狠狠一拳击向面前一个骑士的战马。

刺客一拳击中马脯,那马哀鸣一声,打着横儿飞出去,马脯前已然焦黑一片,这人一拳击出,竟似也带着温度极高的火气。

战马打横,撞倒一片,空气中飘起一阵阵肉香。

拥到李世民身边的侍卫登时被撞得人仰马翻,那刺客脱手摘下斗笠,振腕向前一掷,斗笠呼啸如钹,直奔李世民的面门,而那刺客紧随其后,纵身向前一扑,一拳捣向李世民的胸口,随着拳势,又是一道赤红的火光窜起。

这一回,那火光却不是实体火焰了,而是真正的若隐若现的半透明的一道红光,可是看在人眼中,却能顷刻明白,这道火焰虚影的杀伤力,比方才那两道真正的人间之火只怕威力更大。

方才那两道火光便在刹那间毁去了两面铁盾,这一道焚焰怒火之下,李世民会不会变成烹熟了的“龙肝凤胆”?

李世民脸上变sè,身边的侍卫正被撞得东倒西歪,没倒的两个人也正在努力提缰,控制坐骑,无人可以援手,他心中一凛,但却并不退缩,只霍然举盾,将剑架于盾上,摆出了一个标准的防御姿势。

面对战斗,他从不畏惧,不论对手是谁,是什么人。

虚影的红sè火焰撞在了盾上,有若实质般,李世民的手臂微微一挫,又迅速抵住,但只刹那,他就大叫一声,弃了手中盾,因为那无形之火已经迅速烧透了骑盾,烫得他手臂焦黑一片,再拿捏不稳了。

盾一弃,中门大开!

一分六合刺客似早有预料,身形没有一丝停顿,一只拳头堪堪击向李世民的胸口。

一分六合方才,他只一拳就将一匹马的胸口烧焦,这时若是李世民捱上一拳,又该如何?

李世民已来不及闪避,更来不及多想,他唯一能做出的动作,就是将手中剑向对面的刺客奋力刺去,只求两败俱伤。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里不是狭路,但李世民已经无路可退,只能拼命。

萦绕着红光的拳头到了,离李世民胸口尚有半尺,突然在李世民胸口出现一道晶莹的玉盘。

那玉盘滴溜溜地旋转着,一股清凉之气冉冉升起,李世民只觉前胸一凉,不及多想,刺客一拳已经击中了玉盘。

令人惊讶的是,刺客那无可抵御的拳头,那炙热得无法想象的火焰,居然没有将玉盘破碎,只是将其向后退了退,卸去这一拳力道后,依旧滴溜溜地旋转着,不仅消摩着刺客拳头的力道,也在消耗他这一拳所蕴的“火力!”

“轰!”

李世民身后就是大石桥的石栏,石栏外就是滚滚洛河水。

这时水面之上轰然一声,一股巨浪掀起数丈之高,这时桥上百姓早就逃之夭夭,否则无知小民只怕要大喊妖怪了。饶是如此,这一幕把那刺客也是惊得一呆。

他本以另一只手的双指挟住了李世民刺来的一剑,那剑断时就被烧得弯了,这时吃惊之下,竟然松开了手。就见那巨浪腾空,并不原地落下,却似有了灵魂一般,在空中凝结成一个硕大的龙头,转眼间龙口大张,咆哮着向他扑了过来。

此时,李世民背倚桥栏,头顶一张水龙怒口,迎面刺客急退几步,双掌一翻,两道火焰合成一道,迎向那水龙之口。

水龙迎上火焰,高温与河水相撞,登时水气弥漫一片,仿佛桥头下了一场大雾,趁着这个机会,那些机警的侍卫早拉着李世民退下了大石桥。

“是谁?”

水龙落地,依旧化作河水,整个大石桥跟雨浇过了似的,水流滚滚。

那刺客被淋成了落汤鸡,双手握拳,站在桥头怒吼。

“是我!”

杨朔强抑激动,一步步地迎了上去。

刺客转头看去,眼中马上浮现两团怒火。

果然是你,杨朔!

他沉默不语,双目如电,与杨朔双眸在空中一碰,其中恨意隔着几丈远都让杨朔全身一寒。

陆南风!

陆南风一见到水镜和水龙,第一时间就知道是杨朔来了,而杨朔也是同样,他一见那火焰腾空,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这世间,除了陆南风,他还从没遇到过第二人能驭火的。

只是此时二人都有所顾忌,杨朔不想当着李世民的面说出来陆南风的名字,陆南风既然蒙面,自然也不想暴露身份。

“杀!”

“杀!”

真的好有默契,只看了杨朔一眼,陆南风就双目一狞,双臂一振一合,一股怒焰就向杨朔猛扑过来,半空中烈焰成形,仿佛恶虎之口,甚而带出了股股腥风的感觉。

杨朔此时就站在桥上,桥下就是河水,水是用之不竭的,当真是有恃无恐,他并不想杀陆南风,心里反而一片欢喜,想借机跟他再切磋一番。

想到这里,杨朔双拳一握,脚下用力一踏,两道水流“轰”的自河中冲天而起,从桥栏左右两侧呼啸而至,蛇一般缠上他的手腕,再汇聚到一起,凝成蓝蒙蒙的一条水龙。

水龙一个盘旋,但如有灵性般朝前一跃,迎向了烈火之虎。

火之虎被水之龙一口吞下肚去,映得那水龙登时红彤彤的,烈焰在透明的龙腹中左冲右突,意图破腹而出。但那水龙昂首向天,盘旋呈升龙之姿,将那烈焰挤压至全身各处,突然收缩,同归与尽。

烈焰被水消灭了,水龙也因烈焰而消失。

一分六合水火交融,蒸汽氤氲,桥头仿佛下了一场大雾,二人站在雾中大战,只能影影绰绰时而看到两道虚影在交手,但敌我之间却是一时难辨。

二人竟然不约而同的朝对方动手,而且手段之玄奇,之诡异,更是远非外人能够理解。

水火相克,二人不相上下,一时间打得无比精采,只见滔天浪从桥下升涌,朝雾中淹去,可那迷雾中却不时升起熊熊火光,将水浪全部蒸发,很快,桥头上竟然现出了一条迷离的彩虹,美得令人心颤。

当然,此时留在附近的人谁都没有心情去欣赏彩虹,李世民被手下拦在后面,一排侍卫在前,搭盾为墙,长矛架起,尤其是弓箭手,俱都认弓搭弦,死死地盯着现场,只等那刺客露出身形,就要乱箭齐发。

“不行,我得走!”

打斗中,陆南风察觉到周围杀意凛然,而杨朔身上反而没有杀意,出手威力也越来越小,不像是在跟自己比武,倒是在套招切磋,他怵然一惊,猛然反应过来。

杨朔不想杀自己,甚至想要放自己走,但是那些侍卫们则不一样。

陆南风对自己的本事非常自信,但自信并不等于自负,否则何必蒙面偷袭,直接强杀不就完了?

他有自知之明,以他的手段,若是正面对上军阵,就算自己手段强绝,最终能杀死李世民,可自己的下场恐怕也不会太好看,九成九会被军阵所杀,顶多算是同归于尽。

一分六合特别是现在有杨朔在场,李世民有他护佑,自己明显已不能成功了。

此念一起,陆南风顿生去意。

趁着杨朔水龙被蒸发,再次唤水之际,陆南风猛地大喝一声:“恕不奉陪了!”

一句话撂下,他纵身一跃,就从那桥上跃到了桥下小船上,船舷一沉,他又已腾空而起,借着小船一沉一浮之力跳得更高,远远落在岸上。

这时箭羽追踪而至,锐啸生风,但他几个起伏,就已冲入河道一侧的密林中,逃得无影无踪。

杨朔站在桥头,茫然看向陆南风逃走方向,慢慢地吁了口气,心里隐隐生出追上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但紧接着,他又把念头强自按下。

就算追上去了,又能如何?

杀了陆南风?

他不想杀,也杀不了。

问问陆南风为何要杀李世民?

杨朔觉得这个问题毫无意义,以陆南风的脾气,就算告诉自己答案,自己又能如何?能劝他回心转意?

另一方面,不得不说杨朔对这个时代没有归属感,虽然感觉李世民人不错,但也只是不错罢了,就算自己会帮他,但也绝不会为他舍生忘死的拼命。

这时李世民已经认出了杨朔,也看到了站在桥边,一脸淡然,脸上还挂着悠闲笑容的袁天罡。

李世民剑眉一扬,伸手推开身前侍卫,举步朝二人走去。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 再相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