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二十四章 东宫急讯

第二十四章 东宫急讯

大军走的并不算快,此时正值梅雨季节,道路泥泞,加上中原地区山川林立,很多地方甚至只是羊肠小道,再好的战马在这里也只能用来代步,想要放开马蹄让坐骑任意奔驰,根本没有那个条件。

再者说,就算骑兵能跑,那些步兵和辎重马车也跑不起来。

走走停停,几日间才行了不过二百多里,按眼下的速度,至少还得走上五六天,之前说半月即回,说得倒是少了些。

李建成骑坐马上,被护卫们掩得严严实实,走了一阵,他突然抬头看向天空,就见前方的天上乌云汇聚,显然又要降雨。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不远处封若云和陆南风二人这几日举止愈发亲密了,虽无明显的逾矩之举,但看他们神情和眼神,却都是情意绵绵如新婚夫妇。

封若云长着一双水汪汪的丹凤大眼,狭长却不显凌厉,婉转间像是在轻声曼语的呢喃着悄悄话儿,那种自然而然的眼神却异常的勾人心魄,她的鼻子挺翘而白皙,腻如玉脂,粉嫩的嘴唇丰盈而饱满,如鲜嫩多汁的樱桃,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才肯罢休。

她,就像一朵富贵牡丹,娇媚却不柔弱,大大方方的展示着自己的美。

她的身材非常妖异,上身丰挺,腰肢纤细、丰隆的翘臀挂着一道迷人的弧度、那双修长的美腿笔直而纤细……无一不引人垂涎。

一分六合看到她,你就会明白所谓尤物的含义。

李建成冷眼观之,找了个机会唤封若云到身前,好奇询问道:“你……喜欢他么?”

封若云正sè答道:“只为太子效力,不做他想。”

李建成朝远处陆南风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脸上似笑非笑:“昔年红拂女夜奔之前,应该也是这么对她的主人说的吧!”

封若云脸sè微变,沉默不语。

李建成并不苛责,反而笑眯眯地道:“百炼钢就怕绕指柔,笼络着些,也好!”

“属下明白!”

事实上,封若云虽美,但李建成对她却并没有觊觎之心,甚至还有几分轻视。不提他如今太子之尊,就算是之前李家长子的身份,身边也少不了美人儿。

端庄的,贤惠的,娇媚的,活泼的,清冷的,热情的,惹人怜惜的,古灵精怪的……各式美人,从小到大他早见多了,就算一开始有几分新鲜,但就像是美味吃多了一样,时间一久自然就会生腻,从而兴致大减。

在李建成眼中,封若云只是一个手下,一个长得不错,身手还可以,办事能力令人满意的手下。

仅此而已。

类似封若云这种被李建成从小培养长大的手下,远不仅她一人。甚至严格的说,李建成自己都记不清,曾经培养过多少像这种“sè艺双绝”的女子。

相对于男姓死士,女人不但更容易操控些,最重要的是,可以靠着她们的美sè,轻易完成一些在男人眼里千难万难的任务。

美人计,自古以来,就是最容易实施的计谋,同样也是收获最值得期待的计谋。

骊戎曾以女乱晋。

荀息曾用美人计灭虢、虞二国。

齐国向鲁国献八十名美女,从而驱逐了孔子。

张仪也用美人计愚弄过楚怀王。

吕不韦移花接木,使异人还归咸阳,从而拜相。

匈奴冒顿单于以良马爱妻迷惑麻痹胡王,最后一举破灭东胡。

……这些还都只是《史记》记载的正史,若是再算上其它史料甚至野史演义,就更数不胜数了。

近几年来,这种手段李建成已经越来越少用了,并不是他不想用,只是自从他登上太子之位,就不得不顾忌一下身份,类似的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能不用,就尽量不用了。

当然,他不主动授意,可属下若是自愿牺牲,他也不会拦着。

下午时分,天边响起闷雷,紧接着,稀稀拉拉的雨点开始掉下来。

大家早有准备,提前半个时辰就已经在路旁的一个破庙前的空地上安营扎寨,李建成更是带着一队近卫进了寺庙里面歇脚。

这是一间供着韦陀护法的庙宇,虽然残破不堪,但里面竟然还有三个僧人留守。

眼下洛阳大战,周边百里之地,百姓们早跑得一干二净,这几个僧人竟然没跑,不由让李建成有些好奇。

一分六合三位僧人正好是老青少组合,但奇怪的是,三人中竟然只有那个小和尚的头顶烫着两个戒疤,反倒是老人和青年脑门儿铮亮,一个戒疤都没有。

“阿弥陀佛,两位师弟刚刚剃度不久,因家师外出求药未归,他们还未受戒。”小和尚名叫圆光,看起来十二三岁,身材消瘦,皮肤黝黑,满脸的愁苦之sè,看模样非常孱弱。

李建成恍然,朝另外两个和尚看了一眼,那二人连忙合什躬身,垂目不敢与他对视。

他现在一身明光铠,身边跟着十数人,俱是提刀挎剑,军卒打扮,这还不说,外面那一大片军营就立在那儿,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得出这是贵人出行。

若是纯粹的和尚还好,就算道行不深,但也是了却凡俗的出家人,不太在意身份高低。

可这两位显然是刚刚剃度的,没准儿就是附近山民,因惧战乱,又不想背井离乡,所以在寺庙临时做个沙弥,至于将来是还俗,还是接着做和尚,就要看这仗要打多久了。

得知了他们的身份,李建成也就不当回事儿了,至于圆光说他师父外出求药,其中内情他也没兴趣了解,随意的点了点头,就在手下的安排下,进了后院唯一一间不漏雨的客舍休息。

几名亲兵随李建成一起去了后院,贴身保护。其它人则在前面韦陀大殿里直接升起了篝火,众人围坐一圈,取出干粮肉干,一边取暖,一边趁机填饱肚子。

李淳风坐在陆南风身侧,这一路上,他没怎么言语,算是随波逐流,此时到了休息时,他马上找了一个靠柱子的地方坐下,懒洋洋的靠在了柱子上,哼哼唧唧地喊累。

看到他的模样,太子的护卫们纷纷面露鄙夷,也不去理他。倒是陆南风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但没说什么。

只有封若云不知想到了什么,凑过去坐在他身边,轻笑问道:“李道长,你占卜神妙,不如趁此闲暇算上一卦,看看咱们此行可还顺利?”

李淳风半眯着眼睛斜睨了她一眼,本不想理她,可紧接着,就看到陆南风眼神瞟了过来。

李淳风无奈,点头道:“不用算了,我早算过,此行必然无功而返。”

比起袁天罡,李淳风卜卦功夫差得远,很多时候是时灵时不灵,但那也得分事儿,大事儿不一定灵,但只是推算一下此行运程这种小事,还是非常简单的。

“无功而返。”

李淳风话一出口,周边护卫们的眼神都变得不善起来,倒是封若云若有所思,沉吟片刻后请教道:“不知道怎么个无功而返,道长可否详细说一下?”

李淳风连连摇头:“算不出来,我只算出来,好像跟玉有关,具体的就不行了。嘿嘿,功夫不到家,见谅,见谅!”

封若云有些无语,功夫不到家,你还有脸说?而且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毫无愧sè?这什么脸皮啊?

一旁陆南风脸也黑了,毕竟是同门师兄弟,大师兄丢脸,当师弟的也抬不起头啊!

“跟玉有关?”封若云半信半疑,低声嘀咕了几句,也不再多想。

若是李淳风算得准,前面自然会碰到,若是他算不准也没什么,反正要往长安去。

这时,庙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马蹄踩在雨水中,少了轻脆,但却好像闷雷在不断接近。

“戒备!”护卫们不知谁叫了一声,一个个都站起来,从篝火前离开。

“急报!”外面传来声音。

留守在大殿里的一名伙长站出来,他叫张辉,年约三旬,生得像个矮树墩子,非常厚实。

虽说是急报,但他仍然非常沉稳,只是守在门口朝外看去。

“张辉?”门外传来一声惊叫。

张辉听着声音有些耳熟,微微一惊,上前几步,站在门槛上朝外看去。

这一看,他就愣住了,细雨淅淅沥沥,来人刚刚翻身下马,同样身着鱼鳞两档铠,头顶护耳连颈兜鍪,腰挎战刀,手持长戟,同样也是一副禁军的装扮。

来人看到张辉,马上快步进了过来,大笑道:“老张,是我啊,何六。”

“老六?”张辉愣了下,放松了下来,往里让了让,朝外招手道:“快,进来说。”

大唐禁军多数都是李家的老家底,最早都是家丁出身,就算不认识也能混个脸熟,而张辉和何六本就是老相识,这一见面自然显得亲切。

何六也不矫情,马上迈步进了大殿,他左右看看,脸sè凝重:“先说公事,我这有消息要面见殿下,你先去禀报。”

张辉知道轻重,当下一点头,说了声稍等,紧接就快步朝里小跑而去。

没一会儿,李建成带着手下从里面快步出来。

“什么消息,是父皇旨意吗?”李建成边走边问道。

何六连忙上前见礼,从怀里掏出一封蜡封的秘信,双手递上,同时回道:“并非圣旨,是东宫长史差小人送来的。”

东宫?

李建成脸sè微变,拿着信想了想,并没有当场拆看,而是转身往后院走。

他记得很清楚,出行前,他就已经交代过东宫,不遇大事,不得胡乱联系自己。

太子,可以算得上是天下最难坐的位置了。就算是家里想要联系自己,他都要考虑隐晦顾忌,生怕被人借题发挥,在父皇面前参他一本。

回到后院客舍里,李建成挥退了护卫,只独自一人留在屋子里,先是小心检查了一下蜡封,见没有损毁,这才从怀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小心的划开信封。

信纸只有一张,上面写着一行行书,字迹潦草,显然书写着时非常着急,来不及平心静气。

李建成凝目看去,就见纸上写着:“宇文化及杀杨广,萧后携杨政道逃离出宫,其携带传国玉玺。”

看网友对 第二十四章 东宫急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