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二十三章 美人计成

第二十三章 美人计成

陆南风眉头轻蹙,上前一步挡在封若云身前,拱手道:“李师兄,你这是……”

李淳风苦着脸摆手道:“嗨,还不是师父,让我入世历练一番,我刚要下山,本来还想着叫上你呢,谁想到你先我一步走了,我只好追上来啦!”

一分六合陆南风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淳风,仔细端详了一阵,实在分不出他话里真假。

他想了想,侧身看向封若云。

封若云略一沉吟,微笑上前,盈盈一礼道:“小女子和陆大哥正准备去见太子,既然道长有暇,不若……咱们结伴同行?”

“哈,那正好,本来我也准备去找太子呢,同行,同行!”李淳风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陆南风见二人像是相交甚笃的老朋友,三言两语就定下了同行之策,他心里不由微微一晒,也懒得多想了,朝封若云点了点头,迈步朝前行去。

……

大军连营,星星点点,密密麻麻,像是无数蚁穴蜂巢聚在了一起,若是站在高处远远看去,密集恐惧症患者非得被恶心的犯呕不可。

十万大军,要多少军粮辎重?想想就是个天文数字。

一个比其它营帐高大几倍的大帐立于正中,此时里面正有一个脸蒙纱巾,身材窈窕的少女正在场中翩翩起舞。

这是一曲“绿腰”,节奏由慢到快,再由快到慢,灵动而轻盈,舞者的腰肢柔若无骨,身软如蛇,这少女显然是此中大家,就见她长袖翻飞,时而如翠鸟翩翩入云,时而如游龙婉约蜿蜒,时而又像垂莲罢溪,有时又好像塞外凌雪飘落南国……

仿佛天上仙娥坠入凡间,轻歌曼舞中令观者疑入天宫。

一分六合李建成面如冠玉,气宇轩昂,眉宇间透着一股淡淡的慵懒,他居中而坐,面前摆着一张几案,上边几道简单的佳肴和酒盏竹箸,虽然简单,但却不失体面。

以他的身份和出身,也的确不必用虚表之物来抬高身份。

李建成并未行跪坐之礼,而是如魏晋名士般袒衣侧卧于榻上,头枕着一个绯裳美人儿的大腿,双目微眯,一手在蜷起的膝盖上轻轻地击打着拍子,另一手搭在几案上,时而端起酒樽轻抿一口又放回,他两颊微晕,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洒脱而随意,怡然自得。

在他右侧下首另有一席,席后跪坐着一人,此人身材矮小削瘦,皮肤略显黝黑,尖嘴猴腮,面如病鬼。可是就是这么瘦小枯干的一个人,食量却似乎非常的大,在他面前,空着的盘碟堆放垒了尺高,不时还有下人上菜上饭,他吃管埋头大吃,对场中动人的歌舞视若不见。

此时他正抱着一只陶盆儿,盆中盛着刚刚煮好的几大块肥美羊肉,就用手抓着大嚼不止,吃得汁水横流,满嘴流油。

封若云领着陆南风和李淳风二人掀帘而入,他却恍然未闻,只管冲着盆中的羊肉使劲。此人当然就是那位拥有了山魈之力的天下第一悍将李玄霸。

李建成看见几人入帐,不由得目光一凝,微微坐起,双手啪啪啪三掌,两厢乐曲顿时停了,一众舞姬盈盈一福礼,便如云一般姗姗退下,他身边充作枕头的舞娘也知趣的盈盈而出,及至舞姬和乐师纷纷退下,帐中静了下来,只能听到那病鬼大口嚼肉的声音。

封若云神sè郑重,盈盈一礼,朝身旁陆南方一指,娓娓道:“殿下,李道长您是见过的,这位陆先生乃袁道长弟子,生有神异之能,可驾驭火焰……”

她这边介绍着陆南风的本领和来历,陆南风眼神在李建成身上一扫而过,却落在那病鬼身上时。

那个据案大嚼的瘦皮猴儿,已经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一分六合“这瘦皮猴儿似的家伙,似非常人?”

陆南风六识之敏锐已经远非常人可比,一进大殿,他就感应到那饭量奇大的瘦皮猴儿非同寻常,心里暗生警惕。

李玄霸依然头不抬、眼不睁地只管抓着肥美羊肉啃个不停,陆南风向他望去时,他却似乎陡生感应,猛地一抬头,一双黑眼瞳多、白眼仁少的凶睛,却是电一般向陆南风望来。

目光只是半空一碰,二人心中都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陆南风只觉那瘦小的身躯内,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力量。这个据案大嚼的年轻人虽然瘦胳膊瘦腿,似乎用力一拗都能拗断他的手脚,但他那筋骨,却似精铁打造,极为坚硬。

这是一个人形兵器!

李玄霸原本旁若无人,可陆南风向他望来时,却让他有一种被人逼视着无所遁形的感觉。这抬眼一望,目光一碰,虽然感觉此人似乎也不是多么强壮的汉子,可那目光中却隐隐然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味道,天生能够压制他的感觉,这种气息让李玄霸很不舒服。

他是李渊第四子,身份高贵,李渊如今已然称帝,他就是尊贵的皇子。而且自从七年前他拥有了某种奇遇之后,他就拥有了一身铜筋铁骨,更兼力大无穷,如今俨然是天下第一武将,各路豪杰虽能人辈出,单打独斗他却未逢对手,如此一来,就更养成了他目中无人的心态。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却似乎对他天生就有种压制的力量?

以前,只有一个人面对李玄霸时,他才有这种感觉,那就是他的父亲李渊。

面对自己的生父,李玄霸纵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不能忤逆不孝,对父亲不恭。李渊是因为父子天性,因为生身血脉的关系,才能压制李玄霸的狂悖。

这个人凭什么?

李玄霸的目中露出了凶光,慢慢地放下装肉的陶盆,缓缓站了起来。

“四弟,这三位道长是袁天罡仙长和他的两位徒弟,是我的朋友!”

李建成见四弟站起,直勾勾地盯着李淳风和陆南风的位置不放,还以为李玄霸疑惑于三人的身份,忙向他介绍了一句。

李淳风和陆南风都向李玄霸和气地一笑,李玄霸犹豫了一下,向二人冷冷地一点头,没有发难。

太子礼贤下士,招揽重用。

其实也难怪李建成愤懑,李建成论麾下文武精英之众,比不过李世民么?当然不是。

他是太子,这就是先天的优势,此时李世民尚未建立天策府,封天策上将,秦王麾下的文武精英,远不及李建成。

李建成本人文谋武略不及李世民么?也不是。

做为李家的长子,李建成从小受到严瑾的教育,不管是文韬武略还是内政外务,莫不专精。当初在太原时,与几个兄弟平素里演兵布阵,李建成从来胜多败少……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他都算得上是真正的人中之龙。

但是,他是储君!

李渊自太原起兵,占领关中,自立为帝,册封李建成为太子。做为太子,国之储君,他能冲锋陷阵,带兵打仗么?当然不能。他得留守长安,跟着父皇李渊学习经国治世之道。

事实上李世民在前方领兵做战,屡立战功,声威赫赫,是少不了后勤辎重的支持的,而这些事是谁来操作的?就是李建成!

一分六合只是,这些事情,你做的再有条理,再有章法,却并不彰显。天下人看到的,永远都是那个操戈跃马,啸傲沙场的大英雄。

一开始李家兄弟也是齐心协力,并无芥蒂的,但是作为太子,眼看着民间也好,朝中也罢,人们言必称秦王,甚而许多都是他呕心沥血、苦心运筹才建立的大功,也无人提他一句,李建成的心中又如何能够平衡。如此一来,两兄弟便越来越是生份了。

当然,李世民心里对他这个大哥,也不一定服气,同样是儿子,长子和次子地位悬殊。同样是皇子,太子和秦王自然更不可相提并论。自己立了那么多战功,但将来继承天下的,却还是大哥,太子。

李世民会甘心么?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在民间或许常见,纵在世家大族,或是门阀中亦不可多得,至于皇室之中,这种事几乎就是传说了。

无他,唯利也!

那张龙椅,就是天下最大的利益,但凡有机会争一争的,谁不心动?

……

陆南风和李淳风这就算加入了太子麾下,没有职位,暂时充做幕僚。

众人盘桓几日,大家也相互熟悉了一番,李建成决定回一趟长安,处理一些后勤事宜。

临行前,他叫来了四弟李玄霸,仔细嘱咐道:“四弟,我此去最多半月就回,你要小心看守粮道,若是遇敌,不要贸然出击,以防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当然,若真有那主动寻死的,你也不用留手,只要谨记粮草不被所趁就行了。”

李玄霸认真点头:“放心吧大哥,洛阳现在被二哥围得死死的,就算有些散兵游勇,我随便派几个偏将也就打发了。”

李建成对这个弟弟的武力是绝对相信的,唯一有些放不下的,就是怕他莽撞,中了调虎离山计,见他认真应了下来,也就放下心来,随意收拾一些随身物品,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了。

回长安途中,李建成自然不能轻车简从,除了身边幕僚和一营骑兵护卫外,还带着五个营共万人的正兵,押送着之前清扫洛阳外围时的一些缴获。

当然,陆南风和封若云两员爱将,是一定带在身边的。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 美人计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