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七章 偷鸡

第七章 偷鸡

“你说什么,你可以帮我掌握水神之力?”

袁天罡这次耗尽了元神之力,总算卜算的比较详细了一些,得到了一些比较明确的答案。按照卦像所示,天下将有大乱发生,这次大乱,不是帝王争霸,导致黎民受苦,而是将有魔头出世,毁灭人间,而唯一的变数,就在杨朔身上。

一分六合袁天罡毕竟是这个时代的人,受时代局限,对于天机卦象所示,不可能以科学的名词和方式来解释,不过他所推算的天下命数发展却是不假的。既然知道眼前这人是天下的救星,而且自己也从占卜中了解了一些引导这位上天降下的救星修炼之法,袁天罡然自然不遗余力。

他不知道杨朔究竟是哪一路神仙转世,只能试探着说出水元之力,果不其然,杨朔主动说出了“水神之力”。水神之力么?水神?究竟是哪一位水神?

自古至今,被人类尊奉为水神的曾经有许多神明,其中最古老的当然就是大神共工,但也因为他太古老了,袁天罡却未联想到他身上去。

袁天罡淡然微笑,能把导一位谪仙重新成神,这等成就,喜欢装逼的他哪能错过装逼的机会?

“真的吗?”杨朔惊喜,忽然又有些质疑,“你怎么知道我拥有水神之力,你该不会想利用我做什么坏事吧?”

一分六合袁天罡道:“等你掌握了水神之力,届时你要用那力量做什么,是我们能左右的了的吗?”

杨朔恍然,点点头道:“不错,也有道理。”

见杨朔还想发问,袁天罡肃穆地道:“为师我夜卜三机,算出不出十年,将有一位魔头重新世间,毁天灭地,消灭一切生灵。而你,就是拯救天下苍生的唯一机会,所以,当务之急,让让你该尽快掌握水神之力。”

有魔头苏醒?这说法宓妃所言不谋而合,杨朔登时信了,忙虚心请教道:“师父,那我该如何做?”

袁天罡略一沉吟,道:“方今天下大乱,各路诸候并起,大隋天下,岌岌可危。我看,我们就不要下山了,就避在这山中潜心修行,以应大变吧。具体的指导之法,我随后传授于你。”

杨朔急于修成正果,救他心中的女神出来,李淳风只要有饭吃,才不管是进城还是上山,两人自然都无异议,三人就此在山中暂居下来。

……

又是一夜山居夜,山洞外飓声已去,晓风残月弄花裁云,墨sè天地一片静谧。悬崖上披着月sè高歌的银狼,用力长啸完最后一声,便转身归队,与狼群消失在山林之中。

李淳风正慵懒随意的靠坐在一株老树的树杈上,借着清冷的月sè闲情逸致的眺望远处的夜sè。而袁天罡则在火堆旁,悠闲地阅读着一本书。

几日的相处,杨朔感觉到袁天罡和李淳风师徒二人都有点游戏风尘的性子,二人相处也亦师亦友,并没有严肃的师徒关系,跟他们相处,非常地融洽。

这几日,按着袁天罡的指点,杨朔也在尝试调用神力,因为经过几百年的汲取吸收,实际上他已经吞噬了共工的神力,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运用。

一分六合杨朔感到袁天罡教他的法子,似乎真的管用,不过杨朔又隐隐地感觉到,袁天罡本人是不会这些术法的,他甚至……都未必完全理解他告诉杨朔的功法,而只是在照本宣科。但杨朔照此练习,却真的颇见效果。

一分六合他当真能教自己如何掌握水神之力吗?不过……若没有他们,大千世界,仅凭他一己之力去历练,恐怕时间不够用。

十年,他只有十年,十年之内他必须变强。他们能轻而易举的识出他的身份,知道他拥有水神之力,至少不是俗人。跟着他们,应该不会错吧……

杨朔越想越困,昏昏沉沉的,渐渐的坠入梦乡……

正在火光下看书的袁天罡忽然抬起头,侧目凝向昏睡的杨朔,轻轻浅浅的笑了笑,往篝火上又加了几把柴,那火苗便应势窜了窜,燃得更旺了一些。他这才舒心继续看书。

杨朔,一个死而复生,身具水神之力的凡人,从他沉下漳河的那一刻起,他的命理就已在三界中终结。今后他的命运如何,谁也无法预知。

但从他于洛河之底一涌而出的那一刻起,天下的命数便悄然发生了变化。清夜缱绻,天下间多少暗流悉数掩藏在夜幕之中。在篝火旁熟睡的杨朔只是沉沉地睡着,并不知情。

……

翌日清晨,山sè空蒙鸟语花香。洞中篝火已经燃烬,只剩一堆灰碳。和煦的阳光穿过林叶斑驳的撒了一地,几只鸟雀在山洞前的空地上围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晒着太阳。

有一道调皮的光躲过树叶的遮蔽,晃晃悠悠的打在杨朔的脸上,照得他眉目如画,泛着软软的金光。

杨朔被鸟儿叫醒了,他揉着眼睛坐起来,发现外面一派好天气,欣喜之下正要感慨,忽然发觉洞中只有他一人,师父和师兄采摘野果去了吗?杨朔赶紧起身去洞外寻找。

这个山洞位处高山之上,放眼望去,一览众山小,可仍然不见他们踪影。

“他们去哪儿了?”杨朔望着脚下长林丰草,隐约看到有炊烟袅袅,不禁暗自惊讶:那儿有人?

杨朔认准了位置,便向那炊烟冒起处赶去,一路穿越丛林,惊飞无数林鸟。

跑着跑着,他突然感觉自己身体格外轻盈,若不是脚还沾着地,他会误以为自己是在飞。他果然不是一般人了,经神力洗涤,筋骨都不一样了!

杨朔这样想着,卯足了劲儿,尝试地往前一冲,纵身一跃,竟能跃出十丈远,杨朔又惊又喜,如此不断尝试,仿佛翱翔于林梢的一只飞鸟。

不料,这样一折腾,杨朔却迅速体会到了饥饿的滋味。本来这几天只靠馒头泉水野果度日,他就觉得饥饿,这一来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一分六合无奈之下,杨朔只好放弃做空中飞人,降落地面行走。他记得在洛河河底静修时,眼睛一闭一睁几百年就过去了,可现在却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那辟谷的神通,当真是一顿不吃也要饿得慌。

杨朔飞不动了,捂着瘪瘪的肚子在林子里瞎晃悠,循着烟火找人户。心中不住的抱怨:师父也真是的,好歹我也是你徒弟啊,就这么把我撂那儿饿着,李师兄呢,他就走哪儿带到哪儿。都是一个窝里的崽儿,咋就厚此薄彼呢。

杨朔抱怨着抱怨着,一阵咯咯咯的鸡叫引起了杨朔的注意。啊!有鸡!已经几天……不!已经几百年不知肉味儿的杨朔,还是几百年前被投入洛水的前一天,才啃过一只鸡腿,这时迅速忆起那鸡肉美味,登时口水直流。

一分六合他迅速追着声音找去,脑子中已经过了无数遍关于鸡的吃法。待他追着一只鸡蹑手蹑脚追出十几丈远,正想猛地一扑,将那母鸡抱住时,却愕然现……前方竟是一个掩映在林中的小山村,那只鸡并非野鸡,而是有主的。

一位大婶正抱着一个小簸箕在撒糠喂鸡。杨朔迅速蹲下身子,悄悄观察着外面情形,这时身旁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你谁啊?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做什么!”

杨朔扭头一看,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那位大婶也抱着簸箕赶过来。杨朔登时有些发窘,他馋的……确实是动了偷鸡的念头,可偷不用跟事主打照面啊,这回脸对着脸儿,他可拉不下那个脸子当强盗,用抢的。

杨朔灵机一动,当即挺直了腰背,摆出一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潇洒姿态,单掌竖于胸前,张口宣道:“福生无量天尊!小道李淳风,行脚天下,游历各方,初来宝地,这厢有礼了。”

杨朔自以为学得有八成像,要是手里再有一柄拂尘的话,那就像足了十成十。奈何那村中汉子可不懂这番风雅,大声嚷道:“你上我家后院做什么!”

杨朔一脸天真无知的瞪大眼睛:“后院?”立即拱手赔礼,“恕在下莽撞唐突,误以为这是前院,十分抱歉。兄台别误会,在下只是想讨杯酒水解解渴。”

“没有!”汉子直言拒绝,十分嫌恶的摆摆手,“装模作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去去去!”见杨朔原地不动,汉子便上前去赶他。

不像吗?杨朔心中疑惑,回想了一下李淳风的模样,确实模仿得不像,李淳风也就是长了个玉树临风的斯文模样,实则败絮其中,徒有其表。娘娘们们的,哪有自己有男人味儿。

就此离开,想到烤鸡的美味儿……

杨朔咽了口唾沫,只觉胃里都流酸水了,不管了,无论如何,一定得把这鸡弄到手,反正,他现在叫“李,淳,风”~

……

日暮黄昏,李淳风和袁天罡才回来,李淳风背着半口袋米,袁天罡提着些油盐酱醋,行至村中,突然听闻妇人大骂。

“李淳风你个杀千刀的!长得人模狗样尽干缺德事,还出家人呢,连老娘养的小母鸡都不放过,那才几两肉,都不够你拉一泡屎的……”絮絮叨叨的骂着,旁边还有个粗汉劝说着,似乎骂得已然有些时辰了。

李淳风听得一脸茫然,被袁天罡鄙夷的眼神一看,连忙解释道:“你看我做什么?这么无聊的事情,我从十岁起就不干了!”

看网友对 第七章 偷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