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云穹之龙王觉醒 > 第四章 沧海桑田

第四章 沧海桑田

宓妃?

杨朔有点晕了,结结巴巴地道:“洛……洛水之神?”

面前静静飘浮于水中的美人儿依旧神情不动,带着一种神秘而美丽的静谧,但她传送到杨朔脑海中的轻笑声,却带着一丝顽皮的莞尔意味:“洛水之神?是你们给我取的名字吗?我只是喜欢住在洛邑,喜欢洛水。实际上,我可不擅长操纵水元素……”

“我精通阵法与占卜,我的战斗技能,是对风元素的操纵!也许,我该被称为风神!”

看到神女有些落寞的神情,杨朔心中一怜,急忙劝慰道:“你刚刚也说,传说……在我们人类悠久的传说中,很多历史的真相,会慢慢失去本来面目。也许,我们的传说里,遗失了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或许,你的父母还有黄帝,他们也因伤重而沉睡了。”

“不错!”

宓妃恢复了斗志,黯淡的声音重又变得柔和悦耳起来。

杨朔再接再励,道:“我杨某说到做到,一定会帮助你解脱封印,还望女神能指点我如何吸收水神的力量。”

“很好!放松你自己,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只希望,你能来得及救我!”

随着这句话,杨朔感觉到水流柔和地向自己涌来,他只是下意识地抗挣了一下,就听了宓妃的话,完全放松了自己的身体。那水流就像柔软的手指,解开了他的绳索,让他的双臂慢慢张开来,身体静静地飘浮在水中,仿佛与水完全融为了一体。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杨朔本想问问,这个过程需要多久,但是随着宓妃漫声轻吟,仿佛一缕微风轻轻地拂过他的身体,已经彻底放松了身心的他,迅速浸入了一副奇妙的梦境。

识海之中一片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自然景致,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地间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将世间万物悉数卷入,一时间天雷地火,山崩地裂,而他却仿佛置身事外,岿然静坐,不伤毫厘。

大火焚烧了世间一切,不多时,又万物复苏,草长莺飞,再度重现一派良辰美景……

随着识海中的景象不断的湮灭与重生交替轮换,杨朔周身经脉中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动着,时而缓缓潺潺如溪流,时而暴戾猛烈如洪水,时而寒凉刺骨如冰雪,时而又舒畅淋漓如沐春风。

无形的力量在他的皮肉下形成一道道波动起伏的纵横脉路,他脸上的青铜面具亦逐渐变化,形成一种逐渐透明的蓝绿sè的面具,仿佛要融进他的脸骨中。

杨朔逐渐的失去感知意识,进入非我无我的状态。

他并不知道,这种状态持续的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月两月,也不是一年两年……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

……

水中无日月,世间却是城头变幻大王旗。

攸忽之间,已到了隋朝大业七年。

杨广继位之后,就下令开凿大运河,命征北大总管麻叔谋为开河督护。左屯卫将军令狐达任开河副使。麻叔谋与令狐达领旨赴任,征调劳役民夫数百万人,又强行从百姓家中征调数十万妇女,负责烧火送饭。为防止贻误工期,又从各地调来骁骑五万军兵,监督工事。

一路之上,无论耕田用地,还是民宅墓穴,哪怕是山岭树林,一律开凿为河道。两人更是借机假公济私,中饱私囊。害得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惨死在河道之上的苦役不计其数。

中原大地,结束南北之争,短短数年的太平天下,转眼又成昨日花黄。到了大业七年,整条大运河几已全部完工,麻叔谋和令狐达兴奋不已,更是催促劳夫,日夜开凿。

这一日,开河队伍忽然挖到一个巨大坟丘,请示麻叔谋是否改道,麻叔谋惦记古墓之中或有珍宝,便下令挖掘。

不料动用许多民夫刨挖过去,却发现那并不是一处坟丘,而是一座宝塔,一座深埋地下的宝塔。这一来麻叔谋、令狐达更是兴奋,命人不惜一切也要挖开。不料动用十万劳工,竟然用了一个月,才把这座雄大无比的宝塔挖出塔基。

一分六合宝塔非石非土,不知以何物铸造,牢固无比,门户不开。麻叔谋看那门户古怪,似的河图洛书之示,便去请了一位大儒来,又破解了三天三夜,方才找到正确的开启之法。

当时已是深夜,令狐达担心这怪塔之中有什么古怪,与麻叔谋并不进入,只令一百战之将率五百虎贲举火把进入。大约三柱香的时辰之后,就见怪塔毫光大放,那员虎将领着十几个人失魂落魄地跑将出来,怪叫连连。

麻叔谋与令狐达吃惊不已,正要上前询问,就见那道道毫光逸出,化作几道蛇状闪电,倾刻间逸走于长空之中不知去向。旋即那宝塔中发出殷殷滚雷之声,竟然陷进大地,一时间刚刚逃出宝塔,未及爬出大坑的将士尽数被埋葬其中,唬得麻叔谋和令狐达落荒而逃。

是夜,有附近村庄的几位耆老听闻动静,各由家人搀扶,立于庭院中观看,听闻是山中古塔被掘,登时纷纷号啕于地。家人不解其意,连忙询问,几位耆老所言大抵相似:

一分六合故老相传,此山此丘,镇压魔头。万万不可动土,否则恐有灭世之灾!

村民闻讯,也自惊慌。

翌立天明,麻叔谋等人返回观看,唯见地上有一天坑,便使人填平了,继续自其上开河前行。

可是,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天下乱了。各路豪杰跟商量好了似的,开始纷纷起兵造反,灭了这个又出那个,砍了那个又出这个,一时群雄并起,乌烟瘴气。

……

日升,月落……

如此,又是七年……

洛水深处,杨朔依旧静静地定在水中,对面一汪幽蓝之中,是一个美丽的仙子。

无数岁月已然化去了杨朔身上的衣服,凝结了许多的水藻,此时的他此时看起来就像一座类人型的珊瑚礁。

不知岁月,不知生死……

然而,实际上杨朔此时浮沉于水中,却仿佛一个未生的婴儿,安祥地沉睡在母亲的体内。无人无我的先天之境,令他浑身畅快,血脉通透,仿佛清晨一觉醒来,即时沐浴在金sè的阳光之中。

水流滑过他的身体,每一寸肌肤感觉到的都不再是随意变化难以捉摸的液体,而是有形有质,微小到肉眼无法看到的物质,这种物质凝聚成水。这些物质同时也感受着杨朔的意识,精神的力量与水融会贯通,形成一个整体。

对面的宓妃仙子,依旧是一尘不染,飘飘若仙。

实际上,她本来就是仙。

不知过了多久,杨朔忽然从沉睡中苏醒,那双眼睛睁开,就像人型的珊瑚礁突然生出了一双眼睛。也亏得依附他而生的这些水藻,否则这许多年下来,他身上的衣服早就烂得一丝也无,就得在令他心仪的女神面前赤身露体了。

杨朔感觉脸上轻了,缓缓抬起挂着水藻的手一摸,那副青铜面具果然没了。

“融为一体了?”

杨朔惊喜不已,抬眼一望,却是怵然一惊。

宓妃依然静静地浮在水中,一如他初见她时的惊艳,但她的气sè明显不比当初。

“宓妃!”

杨朔用意念紧张地唤了一声,片刻之后,宓妃那依旧优美空灵但显得有些虚弱的声音欣然响起:“你……终于醒了。”

杨朔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欢喜地道:“我已融合了水神之力,我救你出来!”

杨朔说时便摆好架势,凭空出掌,却只是掌贴结界,并无影响,也并无神力出现,不禁疑惑望着自己的双手:“这……”

他再三尝试,却仍然无效,宓妃悠然叹息道:“你现在只是吸收了共工的神力,将它蓄入你的体内,但尚未掌握如何运用,如何发挥,必须经受历练,将水神之力化为己有,才能运用自如。”

一分六合宓妃的憔悴令杨朔不由自主的感到心疼,两个人对面而立数百年,数百年间,他虽未睁眼,可意念之中却一直记着,咫尺之外有个她,这片幽蓝之内,只有他和她,心理上早已不是那么陌生,而是无比的亲近。

“那你告诉我,如何才能救你出去?”

“依你现在的情况……”

宓妃的声音充满无奈:“恐怕无能为力……”

杨朔心中无比焦灼:“我想救你出来!”

宓妃幽幽地道:“我本想等你吸收了神力,再教你运用之法。可惜……”她的意念叙述到这里,似乎就有些疲惫了,声音变得虚弱起来:“可惜,我低估了蚩尤之力,它……在吞噬我的力量,我越来越弱,而它却会越来越强,此消彼长,比我……原来预料的速度……更快。我……没有力量教导你了。”

杨朔焦急道:“那怎么办?”

宓妃虚弱地道:“去人间……历练吧,我……还能再撑一阵,可是用不了多久,蚩尤的魔气便会将我彻底吞噬。”

“好!”

杨朔定定地望着宓妃那美丽的容颜,一句话哽在喉头,却没有勇气说出来。大约是因为碰巧捡来的力量,所以他一直没有勇气表白,但是这个时候不说,他怕成为终生遗憾。

“宓……宓妃,你信不信一见钟情?”

杨朔终于鼓足了勇气,宓妃的意念似乎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句最艰难的话终于说出来后,杨朔反倒觉得胸中坦荡,勇气十足了。

他娘的,有谁向神表白过?

我!

杨朔坚定地道:“不管你信不信,打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你了!等我,无论如何,我一定救你出来!我要你,做我的妻!”

这一句表白,简直是石破天惊,可宓妃依旧静静地浮在水里,仿佛睡着了。

杨朔等了很久,眼中渐渐露出失望的神sè,这时宓妃的声音忽然又在他脑海中响起::“我感应到,有一处上古神魔大战的遗迹被打开过了,已经有更多的人掌握了神魔之力,其中有的是上古时期沉睡的神魔苏醒过来,有的则是和你一样,机缘巧合下继承了某种神力,你千万小心。”

一分六合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杨朔有些难过,只能顺着宓妃的意思答道:“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会勤修践学,纵不为苍生,也为你!”

水在他的脚下渐渐旋转起来,形成一个越来越大的漩涡,托着他的身体冉冉升起。

一分六合杨朔凝视着宓妃,她那美丽的身影,依旧定在洛水深处,越来越远,渐渐成为深渊水底的一个小点……

忽然,宓妃的声音在他耳边再度响起:“自己小心,阿宓……会等你!”

“阿宓?她对我自称阿宓?”

一股喜悦顿时涌遍了杨朔的全身,脚下旋动的水流更加剧烈。那水流呼啸着,翻卷着,上升着,仿佛一道龙吸水,直上长空……

看网友对 第四章 沧海桑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