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六合

当前位置:一分六合 > 逆鳞 > 第四百六十八章、太过草率!

第四百六十八章、太过草率!

第四百六十八章、太过草率!

长龙飞转,香气冲天。

轰——

突然之间,花龙支离破碎,梅花花瓣片片降落。

神剑广场上空,下起好长一阵子的花瓣雨。

在这天空飞雪又飞花的时候,‘星空之眼’宋孤独的身体缓缓飘落。

灰袍猎猎,随风飞摆,看起来就像是这冰雪世界的一抹浓墨或者天空中翱翔的一只苍鹰。

“竟然是我们帝国的‘星空之眼’,国相老爷多年闭门不出,没想到今天也出来了——”

“宋家的老祖宗来了,这场大戏越来越热闹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宋老神仙也坐不住了——”

“止水老神仙死了,宋老神仙就出来了,宋老神仙说神州有龙——难道神州当真有龙不成?龙在哪里?”

因为宋孤独的到来,神剑广场四周议论纷纷。

坐在广场之上的李牧羊看得目瞪口呆。

绝世高手之所以绝世,之所以是高手,一是因为他们都是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来的对手。另外,他们出场的方式极其拉轰,世所罕见。堪称绝世。

木鼎一出来的时候,天空横挂瀑布,他当着万民的面从那巨瀑之中钻出来。

宋家这个老家伙就更厉害了,飞花如龙,香气摧城。他从那漫天花瓣中降落,就跟马上就要跟谁家的小姐成亲似的——

李牧羊曾经看过很多志怪小说,那里面的高手都极其低调,也极其简朴。不炫富,一件狗皮大袄都能穿上三五十年,正面穿脏了换反面。反面穿脏了再换正面。好像换一件衣裳就失去了高手派头似的。

不炫技,走起路来摇摇晃晃,踩上一坨狗屎都能够栽上一个大跟头的模样。出招的时候也是简简单单,没有劲气波动,更不会大声嘶吼喊出自己武功招式的名字——

可是,李牧羊今天连连遭遇了木鼎一和宋孤独这两位帝国顶级强者。他们和小说中所写的高手形象完全对不上号。

“这两个家伙是不是水货啊?”李牧羊不由得在心里生出这样的怀疑。

不过,他心里还是非常羡慕宋孤独的。

和木鼎一相比,他更喜欢宋孤独的出场方式。

漫天飞花,自己一袭白袍在空中缓缓旋转着降落——

风流潇洒,缥缈若神。

西风公子万万,有哪一个敢和我李牧羊比风仪?

一分六合宋孤独出场时撒的是梅花,李牧羊以后就撒桃花。

毕竟,人送外号‘桃花公子’,倘若不撒点桃花,简直都对不起这个雅致到极点的名字。

一分六合不过,宋孤独的出场方式是很酷炫,但是,宋孤独在这个时候过来却让李牧羊心中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他知道,木鼎一不喜欢自己,这个宋孤独也不喜欢自己。

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没招谁惹谁的,怎么就全世界的老头子都想要把自己杀掉呢?

自己是睡了他们的暧床小丫鬟,还是抢了他们的老伴——

一分六合呸呸呸,他才不愿意抢人老伴呢。

他要是当真干了这种事情,木鼎一宋孤独这些老家伙就是把他杀上百十遍他也不觉得理亏。

可是,他根本就没干过这种事情啊,就连想都没想过——就是想过一回杀他一次他都认了。

他们凭什么要杀自己啊?

你年纪大就可以耍流氓啊?

“来者不善。”陆清明盯着宋孤独到来的方向,沉声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李牧羊出声说道。

陆清明视线收回,朝着李牧羊看了过来。说道:“不要担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护你安全。”

“谢谢陆叔——”李牧羊笑着说道。“你们已经为我做太多太多了。”

“这还远远不够。”陆清明满脸的愧疚,沉声说道:“我们亏欠你太多。”

“陆叔——”

摘星楼上,宋晨曦对着神剑广场上的宋孤独招手,出声喊道:“爷爷,爷爷——”

距离那般遥远,宋孤独却像是听到了孙女的喊叫一般,对着她所在的位置点头微笑,一脸慈祥和蔼的模样。

宋晨曦高兴坏了,雀跃喊道:“爷爷看到我了,爷爷看到我了——”

宋洮和宋停云对视一眼,宋停云出声问道:“爷爷怎么来了?”

宋洮表情冷峻,只是居高临下的朝着观战台那边看过去,好像那里即将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三哥——”宋晨曦心思细腻,极其的敏感。她看着宋洮凝重的表情,说道:“爷爷过来——是要找李牧羊麻烦吗?”

一分六合“晨曦——”宋洮的视线盯着前方不曾转移,沉声说道:“爷爷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宋家好,为了我们好。不要阻拦,更不要埋怨。”

“是吗?”宋晨曦一脸的迷惑,说道:“可是,李牧羊也没想过要伤害宋家啊。为了宋家好,我们就可以随便伤害别人吗?”

“——”

如果说在西风帝国,有一个人在民间的影响力比木鼎一还高,那个人一定是宋孤独。

如果说在西风帝国,有一个人在官场的影响力比楚先达还大,那个人一定是宋孤独。

所以,当宋孤独突然间出现在岚山之上,神剑广场上空之时,在场诸人神情各异,却又不得不做出迎接的姿态。

西风君王楚先达快步走向宋孤独,关心的说道:“宋老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情,吩咐家里的小辈们去做就行了。哪能劳您大驾?外面天寒地冻的,可要注意身体啊。”

“不碍事。”宋孤独云淡风轻的说道。

“见过宋老。”

“见过国相大人——”

在场众人纷纷上前向宋孤独问好请安,更远一些的人没资格上前,都是躬着腰背,远远的行鞠躬拱手礼。

崔洗尘看来和宋孤独交情颇厚,热情的上前寒暄,笑呵呵的说道:“恭喜宋老,贺喜宋老。刚才见到香阵冲天,花开满城——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一定是宋老再次破境了吧?多少年了,咱们天都城没有见到这般的繁花似锦盛况。今日得见,实在是与有荣焉。”

宋孤独点了点头,说道:“有所感悟,所以就想着出来看看。”

“宋老是应当多出来看看。”崔洗尘出声说道:“天都城日新月异,英雄少年层出不穷。我每日得见,都情不自禁的在心里生出感怀之叹,这天下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应当殆养天年了。”

“老不在年纪,而在心态。”宋孤独说道。“心不老,人便不老。枯荣之境,返老返童。不就是因为心情舒畅,胸怀宽广、意念通达,气血流畅——所以,方可以胜过那日月星辰,天道纲常。”

“受教了。”崔洗尘躬身行礼。

陆行空虽然不喜欢宋孤独,但是宋老头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他还是上前拱了拱手,说道:“见过国相大人。”

一分六合宋孤独若有所思的看着宋孤独,良久,说道:“行空最近收获颇大,看来修行路上又有突破?”

陆行空心中微惊,他已经努力的掩饰掉所有的痕迹,却没想到仍然瞒不过这个老家伙的眼睛。

他的表情平静,从容说道:“小有收获而已。和国相大人一脚踏入神游之境相比,实在是相差甚远。萤虫之光,安可与皓月争辉?”

一分六合宋孤独摇了摇头,说道:“每一次的进步都是进步,每一点的收获也都是收获。不积跬步,何以至千里之外?”

“国相大人所言甚是。”陆行空沉声说道。

宋孤独的视线看向福王,福王满脸的恨意,眼球充血,对着宋孤独拱手行礼,说道:“见过宋老。”

宋孤独看着楚浔被挖掉的双眼,皱眉问道:“所为何事?怎么一言不合就挖人眼球?不过就是一个孩子而已。”

“宋老——”福王像是遇到了知音似的,语带哭腔的喊道:“宋老,你要给我们做主啊。陆行空这个老匹夫欺人太甚,楚浔不过是言语上冲撞了他而已,他就动手挖人双眼——他以武欺人,持强凌弱,只有宋老能够替犬子讨回公道了。”

“所为何事?”宋孤独出声问道。

一分六合福王稍微犹豫,还是如实回答着说道:“楚浔怀疑李牧羊的身份,说他有可能是一头恶龙——结果陆行空老匹夫便勃然大怒,动手伤人。”

“福王所言差矣。”陆行空反击说道。“是小王爷有言在先,说测验之后,倘若李牧羊不是龙族,他就自戳双眼谢罪——在场诸公,皆是人证。难道福王忘记了吗?”

“童言无忌,岂可当真?”福王怒声喝道。虽然他不是只有楚浔这一个儿子,但是心里最宠爱的却是楚浔。而且,这是他选定好的接班人选。现在被陆行空给挖掉双眼,简直等同于斩断他的命#根子,让他‘断子绝孙’。

“童言无忌?”陆行空狂笑出声。他指着坐在神剑广场上的李牧羊,说道:“小王爷年岁几何?李牧羊又年岁几何?李牧羊和小王爷同龄之人,却在你们的逼迫下和木鼎一这般的对手决战。伤痕累累,死里逃生,才刚刚有了一点点喘息之机,你们就跳出来诬蔑他是龙族,想要将其赶尽杀绝,不留活路——这就是你们对待同龄人的态度?你们家的孩子是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

“既如此——”宋孤独转身看向李牧羊所在的方向,出声问道:“李牧羊到底是不是龙族?”

“宋老有所不知。”楚先达出声说道:“我命钦天观的数位真人吟唱《屠龙歌》测验,李牧羊不曾有任何的反应,更没有表现出丝毫龙族特征。李易风道长亲自做出鉴定结果,李牧羊不是龙族,而是我们人族——”

“李易风——”宋孤独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然后轻轻叹息,说道:“实在荒谬,事实真相还不清楚,却已经挖人双眼,毁人声誉。太过草率啊。”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看网友对 第四百六十八章、太过草率! 的精彩评论